放下安逸心 到农村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二日】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条路中,走过了十二个春秋。今天,我不想谈过去,因为我是走得跟头把式的,比起那些正念正行、堂堂正正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的同修,实在是惭愧。特别是在邪恶酷刑迫害中,由于缺乏正念,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我想把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在深刻反省、总结教训后划上句号,让它变为历史。

今天我除了感激师恩浩荡外,就将自己如何回老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决心勇猛精進,弥补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我是一九九七年一月份有幸得法的。自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被中共恶党迫害九年,二零零八年元月份才从邪恶黑窝出来。整整八年没有好好学过《转法轮》,师父后期讲法绝大部份也没看过。回到家中,又经过近四个月的生死挣扎,最后在师父慈悲呵护与同修耐心帮助下,我终于挣脱了旧势力的魔掌,回到大法中。我深感与同修的差距,于是在我一步步归正自己的同时,如饥似渴地读了师父的全部讲法,不到一周,刚从监狱出来时的那种沮丧、悲泣、力不从心的状态,就被师尊的慈悲与博大法理一扫而光。很快又恢复到得法初期的那种感受。感到生命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心里充实有说不出的喜悦。内心对师尊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唯有以加倍学法、坚持实修、勇猛精進,弥补所造成的一切损失。

当前,师父要求我们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大法弟子的史前誓约,不负众生厚望。于是,我决心在这方面下功夫。具体做法就是除了在市内做好“三件事”外,一定要挤出时间回老家讲真相,救世人。

知难而進 同修配合

我十九岁参加工作,离开老家已三十多年了,修炼前我又很少回家;家乡横竖几十里地没有大法弟子,又是四县交界之处,人口密集,地方大,环境复杂;我先后两次蹲牢房,成了家乡远近闻名的“人物”,在邪党毒害下,父老乡亲对我产生很大的误解,可想而知,对我讲真相非常害怕,这就是我回老家讲真相面临的局面。

面对这些我沉思默想:“怎么办?那是我的责任区呀!”为此,我找同修切磋,大家共同讨论后都认为去我家乡讲真相要从三方面做好:一,解决以我父亲为首(大多是邪党党徒)的亲人问题,想办法叫他们明真相;二,给当地政府、派出所、亲朋好友及有影响力的人寄资料写真相信;三,先将周边两个镇与本镇的资料发放到位,然后再对乡村逐家逐户劝“三退”与发资料,这样会有效的救度那一方众生。

计划确定后,我开始陆续往家乡寄资料与书信。找机会回家看父亲,给他老人家讲大法的美好与大法洪传全世界的盛况;揭露邪党独裁、暴政、人权、信仰迫害、贪污腐败等等。父亲受邪党毒害六十余年,对邪党不敢说一个“不”字。虽然不反对我的信仰,但拒绝真相,几次交流不见效果。我心想,这次我一定要吸取过去讲高与操之过急的教训,时刻牢记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决定将父亲的问题先搁下,而把几个镇的资料发完再看情况。

我所在城市离老家有八十多公里,每次我将大量资料整理好,对资料说:“你们一定要让无缘人看不到,恶人碰不着,有缘人一传十、十传百……”。然后乘末班车,在离老家几里地的地方下车,将大包藏在可靠处,挎个小包象休闲人边走边将资料放在每家的合适处,一直发到下半夜,再将大包资料发到人口密集的市镇及单位。记住这次发南边,下次发北边。每次发完时正好是凌晨四点多钟。这时我赶紧整理衣着,边发正念。边等车,不管开往哪里的车,只要是第一趟我就上。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每次都在不慌不忙的情况下,准时搭上了返回市里的第一趟班车,上午九点多就平安返回家中。

感恩师父救了我的命

记得有一次,邀了市里一位同修回老家镇上发资料、贴不干胶。那晚十一点多,同修在街那边贴,我在这边贴,突然三、四辆摩托车从夜幕中朝我们冲来。为了不让对方发现,我随即挨墙往后退了一步,不料一下掉進一个又深又大的化粪池。池内四处都是水泥磴与铁丝网,当时我一点也不害怕,掉下去的第一念就在心里喊:“请师父快救我!”随之,我在化粪池漂了一圈,师父将我托回不到一平米的出入口。上来时我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是污水与粪便。神奇的是我脚上鞋子还穿着,正准备贴的不干胶还紧紧握在手里,打开的挎包资料完好无损。我惊喜,连忙谢师父救命之恩。

既然脱离了危险,心想暂时什么也不管,赶快将资料发到位要紧!于是我接着不急不忙、挨家挨户贴着、发着救人的资料。当我将一份资料放進一家门缝时,突然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我刚发的资料跑出来,一把抓住我的包,一看原来是镇上的邪党书记――我的家兄,我连忙叫哥哥。他见我这副模样吓一跳,抓住我的手呆呆地站着,又不能拉我上他家(他家有外人),又不敢送我去隔壁派出所,只好将我拖往离街大约二百米远的老家,将熟睡的父亲叫起来,责令父亲严加看守!这下我急了,心想此时同修安危要紧,我必须立即出去找同修。急忙中我再次求师父解危。

老父亲在灯光下见我深更半夜,浑身污臭的闯進家中惊呆了,我连忙解释,并说明我还有一位同修正在街上发资料,她见不到我会着急的。请哥哥、父亲赶快放我去找同修。哥哥怕别人发现,坚决不肯,说他马上出去帮我把同修找回来。我说:“同修为了安全决不会见你的,还是我赶紧将资料发完和她一起离开这里,这样对大家都好。”哥哥无奈只好顺从我的意愿,并嘱咐我在天亮前必须离开。

闯出家门,我把所有资料全部发完时,已经快凌晨四点了。碰到同修她也正好发完。这时我的头发。衣服都干成壳壳了,我向同修说明当晚所遭遇一切,并请同修陪我去父亲家洗澡更衣,必须赶在天亮前离开这里。那时正是农历三月份,天气还很冷,心想:“哪里有这么多水洗呢?怎么办?”突然想起父亲门前的摇水井。回到父亲家,我透过窗户看了他一眼,没有進屋,父亲也没睡,也不敢亮灯,不安地坐在被子里。我请父亲将妈妈(已逝世)留下来的衣服找一套给我,请同修帮我摇水冲洗。约洗了近十桶水才洗干净。我换上妈妈的衣服走進屋里,这时父亲早已泡好了茶在等候。我与同修急忙喝下热茶,在慈悲的师尊呵护与安排下,在天亮前平安离开了老家,来到另一个管辖区,准时搭上了第一趟开往市里的班车。

大约半个月后,我回去看望父亲、感谢哥哥时,顺便到那个化粪池看了一下,原来化粪池上面是一栋约二百平米的三层楼房与一个养猪场。池的出入口大约只有一平米,被水泥板严严实实的盖着。心想,那晚为什么没盖呢?我意识到那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与迫害。我反复向内找,发现那段时间的确把回家讲真相看得太重,整天就是想着如何使自己家乡人得救,而忽视了学法。发正念。好长一段时间都是这个状态,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若不是师父保佑,那晚我很可能掉進化粪池再也上不来了或被邪恶绑架,真的太可怕了!此经历使我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又一层内涵。一个大法弟子无论在哪里,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别说做证实大法的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也使我更加认识到:学好法、发好正念对稳定做好“三件事”是何等的重要。偏离了法就会有干扰。在此,我再次感谢师尊救命之恩!感谢师尊慈悲呵护!

父亲终于醒悟了

经过近一年多断断续续往家乡发资料,贴不干胶,大路两旁的市镇基本发遍了,剩下的大部份是乡村,那里人口更多,是更需要去的地方。为此,去年下半年,我决定在回老家看望和陪伴父亲的同时,开创面对面讲真相的环境。回去之前,我对老家加大力度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另外空间阻碍父亲及所有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父亲背后的所有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

几天后,我回家与老父商量,我说:“这么多年,邪党对我非人的迫害,开除工作,几次抄家,各方面都造成很大损失,特别是九年的(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提前两年走出黑窝)牢狱迫害,更使我雪上加霜。还有几个月要过年了,我也想攒点钱改善一下生活。”我告诉父亲我决定去進点乡下必备的小商品回来住一段时间,顺便下乡做点小生意,走走亲人什么的。”老人非常同情、理解,并表示随时欢迎我回去住。我很开心,终于心想事成,真的感谢师父啊!这么多年我一直受迫害,父亲更是惊弓之鸟,最怕的就是我回家做证实大法的事,搞得派出所找他问这问那的。

随后,我邀请一位下乡讲真相有经验的同修带带我,同时请她给我父亲讲讲真相。同修马上答应。我们带了两纤维袋“商品”,还特意为父亲买了一个mp3,住進了父亲家。每晚等老人上床后,我们就准备第二天出门的“商品”,我们把各种资料放在商品底下,带上方便面,第二天发完早上六点正念,开始挨家挨户救度众生。

在慈悲的师尊呵护下,第一天我与同修很顺利的当面送了近四十分资料,劝退了二十七人,还卖出去一百七十八元的商品,获得利润近六十元。下午四点我们就回到家了。

当天晚上,我们与老人围着整理商品,同修利用机会给父亲讲真相,同修讲得很好,父亲很乐意听,我在一旁正念解体干扰父亲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效果很好,父亲基本接受真相。

第二天大早我们晨炼后商量,今天不出门了,就在家里学法。发正念,同时安排父亲听《九评共产党》。同修非常赞同。于是我们吃过早点后,我就对父亲说:“您就什么也别管,一切都让我们来,您就坐这听国际新闻吧!”说着将耳机往老人耳朵里塞,老人乐呵呵的坐那听,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我有意问他:“听得懂吗?讲得怎么样?”他笑着说:“很好懂的,讲得都是事实,只是一般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现在人家都敢广播了,共产党看来真的要倒台了,这是天意啊!”一天下来,老人听了《九评》中的四评。

第三天父亲主动叫我给他调五评,三天听完后,高兴的对我说:“共产党的确太坏了,太不象话,!法轮功一定会平反,你们那些被害死的都会成为烈士,没有死的都是英雄。”并连忙向我声明说:“我在各次运动中从不按照上面去整人家,没有做过过份的事。”听了父亲发自内心的感叹,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您的洪大慈悲终于使一个受邪党毒害六十多年的老人觉醒了,谢谢师尊,我父亲有希望了!”

为了让父亲多了解真相,接下来我叫他听《解体党文化》等,然后又安排他听师父的《济南讲法》。父亲根基不错,一听就懂,就连师父说的佛呀,道呀,神呀,还有六道轮回呀,修心性等等他都能接受,也能理解。从此以后,我在父亲面前可以公开讲真相,来人就讲,每谈到“三退”时,父亲就帮腔,过后还悄悄的问我:“他退了吗?”父亲的觉醒,给我开创了良好的救人环境。

放下人心 救度更多的世人

去农村讲真相劝“三退”是件非常神圣而有趣的事,也是一件苦其心志的事。这期间,我真的什么样的人都碰到过:有撵你走的,有骂人的,有不理不睬的,有横眉冷对的,还有认为你是行骗的,有举报到派出所、到家兄那找我的, 还有家里的群狗凶猛扑面而来咬破我的腿的,当然绝大部份是迎進送出、千恩万谢甚至是留吃、留住的。

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把它当作提高心性的好事,都能坦然对待,不惊不乱。不断发着正念,向内找。哪里讲错了、哪里做错了?及时归正自己。遇到撵走的、骂的、横眉冷对的、要举报的,我就记住师父说的:“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的法理。这时我不会急忙离开,我会顺着对方讲几句好话缓和缓和气氛:“您不要这样,我真心为您送福音来的,现在天灾人祸多,法轮功传出是救命的。您是好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保佑您全家平安得福报……”这时就是最狠最凶的人,也会转变,就算他不愿多听也会说:“好了,谢谢你,你走吧。”这样对方也听真相,我也避免了后患。

农村人绝大部份纯朴、善良,一般都能接受真相。一天,我路过一个宽敞的平房,里面坐着近十个男女老少,有吃饭的、有干活的,一看就是来这里闲聊的,我心想这里适合送神韵晚会光盘。我赶紧叫卖着走了進去,老太太热情招呼我,叫我吃饭。我说:“谢谢您,我有方便面,向您讨杯开水泡泡就行。”老太太连忙将水递过来,我泡好面放在一旁,其他人都围上来看商品,我借机对身边年轻嫂子说:“你家有dvd吗?我送你一套‘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是世界最好的舞台艺术,洪扬中华民族五千年神传文化。”年轻人惊喜地接过光盘就往家跑。不一会又跑回来说:“阿姨,太好看了,谢谢你!我特意煎了个土鸡蛋给您吃。”说着把蛋往我面里夹。这下大家都伸手找我要光盘。我想他们都在一起住,不必人人发一套(当时包里也就有二十套左右)我说:“这是赠送品,数量有限,暂时给你们几套轮流看吧,明年有机会我再来送。大家看完后再传给亲朋好友,谁看神韵谁得福报。”有趣的是,他们接过光盘也都跑回去找吃的又送来。东家老太太也一个劲叫我吃菜。我当然会谢绝他们。

这样的事有时一天会遇到几次。面对此情此景,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开始去农村讲真相时,我有一个心理障碍,不愿碰到熟人,更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与地址,这障碍了我向那些本与我有很大缘份的人讲真相。

反思自己,修到目前为止,除了暴露出来虚荣心、怕心、爱面子的心、证实自己的心外,最突出的还有显示心、安逸心、贪心、嫉恨心、妒嫉心等等。正因为还有这么多肮脏的心没彻底去掉,所以,在处理许多人与事时慈悲心不够,做事不够成熟。甚至习惯讲假话,误认为这些假话“无伤大雅”,同修指出我也不重视。我决心去掉这些肮脏的人心,让自己每个细胞、五脏六腑都无条件的同化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

虽然花了近两年时间断断续续的回农村讲真相,可是没得到大法资料的还是大多数,“三退”的人数比例还是微不足道,还有大量工作有待于我去做。我一定会抓紧时间在修好自己的同时,继续抽时间回老家农村救度世人,完成师尊赋予我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