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英雄担道义 中共邪党害忠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齐铁环卫站工人潘本余,是一位名符其实的救人英雄。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骑自行车刚走到火车道口,由于火车突然鸣笛,二人一时发懵,撞在一起,双双摔倒在铁路上。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两个孩子早已六神无主。潘本余见状,冲向前去,迅速将他们扔出铁轨。列车风驰电掣般驶过,潘本余的衣服也被疾驰的火车挂破。火车没影了,心有余悸的潘本余脸变得煞白。

潘本余还曾在齐齐哈尔浏园先后救起过四个溺水之人,其中一个是建华厂三十来岁姓张的职工。此人在江对岸岸边深水处溺水时呼喊“救命”。潘本余去救他时,却被他死命抓住胳膊不放。大家知道,救溺水之人时,是不能让他抓住自己的,因为溺水者在惊慌失措间往往抓住什么都不丢手,很可能连救人者都有被溺毙的危险。潘本余被他死死抓住了胳膊,把他托出水面一点,自己就得沉下去;等自己挣扎着露出头来喘口气,还得再顺势将他往起提,以免溺水者被呛死。就这样起起沉沉,潘本余拼尽全力才将那人拖上岸。上岸一看,自己胳膊上已经被溺水者挠掉了一块肉。此人得救后,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潘本余说:不用谢,能见死不救吗?

象潘本余这样见到他人有危险就舍身搭救的人,现在已经极少见了。潘本余为什么能如此见义勇为?这和他修炼法轮功很有关系。法轮功的经书《转法轮》中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那么当他看到有人出现生命危险时,自己能不出手搭救吗?

潘本余是一九九九年七月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修炼以后,他时时处处用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对不相识的世人都能如此出手相救,那么,当法轮大法遭受诬陷、和自己有着同样崇高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遇到危难时,潘本余又是如何做的呢?

法轮功被中共恶意构陷,作为法轮功的一名修炼者,他担当起了道义的责任。而中共地方当局也早已瞄上了这位铮铮铁汉,所以迫害之初,他就被非法绑架了两个月。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为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他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潘本余在劳教所遭受了极为惨烈的迫害,在齐铁碾子山劳教所一中队,恶警姜佰利指使犯人踢他“窝心脚”,把他多次踢昏过去;用凉水浇,把他冻得抽搐成一团;用烟头烫;每天都用塑料管打他的头,头被打的肿得老大,脑子都被打傻了,连简单的查数都不会。

可是他为法轮功担当道义的责任并没有被邪恶的迫害阻挡。他一清醒就向联合国及人权组织、国际法院控告中共恶党对自己的迫害,明确控告迫害他的恶警姜佰利,以及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

他不只是用笔墨对恶人控诉,在富裕劳教所,当恶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时,潘本余毅然冲出监舍制止。这种为了正义挺身而出的事迹,正是他见义勇为担当道义的另一种体现。

潘本余就因为控诉劳教所对他的迫害,以及他制止恶人的行恶,而被地方当局强行从劳教所劫持到看守所,图谋对他进行更恶毒的迫害。可是在看守所,他又亲自见证了两位法轮功修炼者被折磨致死的惨况。

法轮功修炼者张晓春绝食抗议超期羁押至第十天,富裕看守所刘副所长说:“看守所没有钱给你灌食,不吃就整死你。”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九时,刘副所长给张晓春灌浓盐水,当场把他迫害致死。

还是这个刘副所长,见法轮功修炼者王宝宪在上诉书里写了在看守所遭迫害的事实,恼羞成怒,对王宝宪进行毒打,把王宝宪肝、脾、肾打坏,于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八日将王宝宪活活打死。

面对同修的惨死,潘本余没有沉默。他在法庭上堂堂正正地说:我喊“法轮大法好”是制止恶警贾维军让犯人往死打法轮功学员!

为了掩盖罪恶,中共公检法竟联合枉判了潘本余四年徒刑。潘本余针对非法判决提出上诉,可是上诉被邪恶的中共驳回,维持原判。

在北安监狱,潘本余写申诉控告看守所迫害死两位大法弟子的罪恶,再次将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写到申诉状里。

副监区长张铜鑫见潘本余如此为同修鸣冤,特意布置五个犯人不让他睡觉。然而连犯人都知道他是好人,不肯加害于他,他们宁可不睡去为潘本余站岗。张铜鑫气急败坏命人把他抬入小号,锁到地环上。

省司法部的人来监狱检查工作,巡察到小号,潘本余高喊“政府官员害死大法弟子,怕暴露犯罪事实,掩盖真相,判我四年徒刑。申诉就被关押小号,戴刑具,想折磨死我!”

在小号,潘本余曾向监狱的主任冯某说:不给我被褥被冻得尿血了。冯主任开口就骂:“你吓唬谁,尿血你给我喝了。”潘本余说绝食都吐血了,他说“该!”潘本余要求打开械具上厕所,他就说往裤子里拉。潘本余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么害我?冯某说“不给你锁的贴皮了锁你干啥”(贴皮就是瘦得象骷髅一样)。

潘本余这一次在小号被摧残了七十多天。因为双手是被拉背铐锁在地环上的,造成胳膊不过血,手腕、胳膊上的肌肉都烂了,膀子骨缝里长出了肉芽,疼痛难忍。

最后潘本余被折磨到什么程度?将械具卸下时,他双臂仍是被锁的姿势,已经不会动了。血压高六十,低压三十,整日昏迷,随时可能死去。他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八日获释。

走出监狱的潘本余完整地把自己所遭受的迫害揭露了出来。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警察到他家砸门,他被迫流离失所。同年十二月八日,他在父母家被绑架。在派出所,铁锋区“六一零”王队长将他铐在暖气管子上毒打他,用皮鞋踹他肚子,他被毒打致昏迷,拉血。这次毒打造成他心、肝、肾衰竭,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齐市第二医院抢救。

随后潘本余竟又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泰来监狱。潘本余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心脏病、肝腹水、心肌梗塞、吐血、头部肿大、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在他奄奄一息时,才通知家人将他接回。

随后的两年间,无论是被监狱骗走,还是被当地警察骚扰,潘本余的身体一直很差,浑身瘙痒,全身抽筋,身体大面积浮肿,每天都是不停呻吟,肚子很大。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七月八日,潘本余在齐齐哈尔市第三医院被抢救期间,来了几个公安暗中调查潘本余的病情。后来发现潘本余住院期间的鉴定被改写。潘本余于七月十七日半夜一点多停止呼吸。

这就是一个救人英雄在自己的信仰遭亵渎与同伴被迫害致死时的正义选择,以及因为自己的选择所遭受的不公对待。看看这个中共肆虐的世道,连如此救多条人命的好人都横遭如此不公!

在当今的中土大地,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无私地给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美好和遭受迫害的真相,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民众被中共的谎言毒害,敌视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当天理报应来临时,他们将可能面临和中共一样的悲惨命运。为了他人的幸福,他们冒着遭受迫害危险也义无反顾。

我们不难发现,潘本余的救人与法轮功修炼者讲真相救人是一致的,都是担当道义、义不容辞的体现。见到陌生人溺水,他出手相救,那么见到同修遇难以及自己的信仰遭到诬陷,他要为其大鸣其冤。潘本余为道义担当的路何其艰难!虽说他在迫害中离世,可是他担当道义的精神却长存于世。

中共真正恐惧的不是他这样一个救人的英雄,而是他代表的那种精神。这种精神正是所有法轮功修炼者所秉持的。这种精神放射出的光芒正在驱散乌云,普照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