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破除邪恶 理智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在十二年的反迫害、救众生、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我深刻体会到正念的重要作用。下面是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破除邪恶,理智证实大法的几次经历和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正念破除恶人送我去监狱精神病院迫害的阴谋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因散发真相传单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处十年重刑。在监狱,我牢记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时时用正念正视邪恶,邪恶自灭。恶狱警对我无可奈何,就企图利用我曾经被某脑科医院非法收留为由,将我送進监狱的精神病医院進行迫害。当我事先得到这一消息后,决心用正念破除这一阴谋。我一边请师父加持,高密度的发正念全盘否定它,一边准备坦坦荡荡的向监狱精神病院医生讲真相。我镇定从容的应答精神病院医生提问的同时,不失时机的、智慧的对他讲真相。讲修大法之后我身患的乙型肝炎、失眠和多种妇科疾病不治而愈的情况,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也讲信仰无罪等,使接收我的医生明白了真相。最后,医生确诊:无精神障碍。并对监狱领导讲:此人精神非常正常,医院不予接收。

正念破除恶人逼迫我“劳动改造”的阴谋

送我到精神病院迫害的阴谋没有得逞,恶警又生出逼迫我劳动改造的伎俩。监区教导员找我谈话,搬出所谓“监狱法”中的“犯人進监狱就必须劳动”等来恐吓我。我回答她说:第一,严正声明我没有犯罪,信仰无罪,对信仰真善忍的人判刑是非法的,所以我要申诉,申诉到底;第二、我在外面正常工作时为国家为社会贡献的利税足够我吃一辈子,根本不存在什么“不劳而获”的问题;第三、我在血压超过(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四十的情况下逼迫我劳动,这是违法的。

在我强大的正念下监区教导员无话可讲,气的她上气不接下气,命令包夹我的人员:“拎来马桶,将她封闭在号房里。”

在号房,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不少的人心。从此,开始静心背法,《转法轮》从一天只能背一讲,渐渐能背二讲,后来一天能背三讲。夹控我的犯人八个人轮流值班,我就给她们讲真相。这些包夹明白真相后,逐渐的由监管到陪护,又由陪护到保护,最后成了我在炼功时的哨兵。狱警害怕包夹被我转化,于是就不停的换人。这样,我接触了许多常人犯人,在女子监狱三年的非法封闭关押中,前后有八十多人看守过我,其中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认同法轮功,在大法中不同成度的受了益;有不少在监狱就开始了学法修炼,也有的刑满释放后走入了大法修炼。

正念破除监狱对我生活上的各种设限

邪恶长期非法封闭关押并没有难倒我,反而有不少犯人跟我学了法轮功,恶人们就又设法从生活上来迫害我。我就堂堂正正的利用监狱现有的规章制度全盘否定这种迫害,一做一个准。比如不让犯人和我说话,我就问狱警:哪条规章讲相互之间不能说话?又如不让我洗澡,我就说:监狱法不是规定犯人要定期洗澡、勤换衣服和被褥吗?他们不让我订购正常的生活用品,我就用监狱现有管理办法的矛来戳它们的盾,它们都无理可辩,只好认错。渐渐的犯人都很敬佩我,对我说:“你真有本事,这么多人,数你最不听警官的,可她们对你却最客气。”我说:“不是我有本事,是我师父在保护,是大法的力量。因为我修炼的是法轮大法,信的是‘真善忍’,这是宇宙中的最高最正的法,所有宇宙中的不好不正的生命和物质都会被大法归正。”因此,她们都很认同大法。我利用所有的机会证实大法的神圣。

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堂堂正正的回家

今年六月二十六日傍晚,我陪同修甲到同修乙处去学装电脑,被非法蹲坑在同修乙家的市国保大队的恶警非法劫持。当时我包里有一百多份真相资料,是准备晚上在回程的路上散发的,还有不少真相币和护身符。国保大队和“六一零”的恶警说:“就凭包里这些东西,判你七年以上,决不会少。”我发正念解体他们身后的邪恶因素,并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事由师父作主,师父说了算,他们说的不算!我不去看守所,不去劳教所,更不去监狱。邪恶要绑架我,我就平静的质问他们:“你们身为政府工作人员,就这样对待一个合法公民的?其它的我先不说,仅就从年龄上讲,我该是你们的父母辈的了,能如此对待我?!”他们指着那些真相资料反讥我。我很平静,但话语带着威严,说:“平时我想找你们都找不到,今天我们有缘能碰到一起,这些资料是无价之宝,是救人命的,你们既然要,那就拿去好好看看吧。我的师父要求弟子要多救人,多救人。你们要是能够明白真相后‘三退’,得到救度,这是我最大的愿望。”这些人果然平静下来了。他们中有几个是十年前曾参与过对我的案子的审理,认识我,说:“你十年牢狱之苦还没吃够吗?”我说:让你们明白真相,能得救,这是我的愿望。

晚上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由于师父的保护和我正念否定,一到看守所,值班警察就以我血压高为由,拒绝接收。他们又把我带回原来地方。这些人毕竟是明白了真相了,想往后退缩。就叫来x区“六一零”人员,企图把我交到我户口属地的区去处理。我拿定一个主意:不管什么人来,就是讲真相,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结果x区警察提出“按肇事地域管理”为由,不接收我。于是市“六一零”又叫来g区”六一零”,g区提出:“按户口属地管理”为由拒不接收。我在给这些人讲真相的同时,又让家人把我的申诉书拿来发给他们看。这样,市和两个区的“六一零”了解了我的情况后都哑口无言,面面相觑。最后都改变了,说:“你的申诉是对的、合法的。”甚至有些人还想和我交朋友。

几日后,市“六一零”的头跟我谈话,我仍然是请师父加持,发正念、讲真相。这个头目不着边际的讲了一堆闲言之后,要我写一份当时的情况。我明确表示:不写。这样经过几个来回之后,他反而态度温和象是求我似的。突然间我的慈悲心出来了:何不救他?!于是我答应写。他高兴的叫人拿来笔和纸,说写好直接交给他。随之走了。

我给他写了一封信,写了我在大法中的获益,写大法的美好,写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写“藏字石”,写奇书《九评共产党》的横空出世与退党大潮,也写了古今中外诸多的预言家的预言等等。

七月十日,我正念解体了邪恶迫害,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我深切的体悟到正念的威力。

正念助我考岗过关

从监狱出来以后,我以前的待遇全叫邪党非法取消了,工作一直没有着落。同时我也意识到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和条件下都应该是最出色、最能干的,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于是决定考岗,报考和自己原来专业有关的执业药师岗位。那里有自己昔日的校友和同事,可以更便利的接触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但自己毕竟脱离专业十多年了,对自己能力有所怀疑,能行吗?此念一出,我即觉不正,是旧势力干扰。正念解体,全盘否定。只要基点是在法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当我面对亲朋送来的一大摞考岗复习资料时,我并不为此所动,依然把主要精力放在做三件事上。直到临考只剩下两天时间了,我才准备复习应考之事。由于师父加持,念正心纯,把考场作为修炼的场所,考试顺利应答,一举过关。

事后,主考官说:你是所有参考人中年龄最大的,又是所有答题归结起来,答的最理性的。我的亲朋说:你是我们中的佼佼者,有你这种精神,没有干不成的事,大家为你骄傲。听到此话我流泪了,凭我一个弱女子有何德何能?都是大法给我开智开慧,是师父给我的威德,是正念的威力。正念使我们成功,正念能使我成为神。

事后还认识了这方面的有缘人,我都利用机会讲了真相。

自己经历的许多事情使我认识到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念对我们是多么重要和关键。用人心就会失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