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阿姨鸣不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好几年没在街上转转了,现在逛起街来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切都是新鲜的,在街上我碰见了我的昔日牢友阿姨——李光芝。我特别高兴,我说:“阿姨,还好吧?”她说:“还好啊,就是警察经常到家里去骚扰,并且还逼着街道的、单位的人经常到家里‘看望’……”

我因为犯了罪而被关押在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看守所,后来判了七年刑,因为我变好,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我相信了法轮功好,心里经常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知道如何做好人,所以减了刑,提前回来了。

那是二零零八年的春天,我被关在罗山县看守所里,没白天没黑夜的做着苦工,生活苦极了,真是没法提。那里边大多数是些年轻人,还有一些十几岁的少年抢劫犯。因为生活太苦,我们年轻人 脸上 、身上、腿上、脚上都有些浮肿。每天定任务,完不成得加班,干不完罚款。一天夜里大概十一点吧,我们刚加完班,牢门突然哐当一声打开了,警察把一位六十来岁的阿姨投进了牢房,我们都用惊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于是我问:“阿姨,你为什么进来的呀?”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虽然我犯了罪,但我对炼法轮功的人还是挺佩服的。因为我年前也接触过炼法轮功的人,她是信阳市人,叫杨成云,是个非常好非常好的人。在牢里,我经常喜欢和这位阿姨攀谈。

她说:“我这是第三次进看守所了。”我惊得目瞪口呆,啊,这么大年纪了,还第三次呀,真了不起!她说:“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恶警李国安、李旭辉带着一帮警察、教育局的,单位的近二十余人到家里进行抄家。抄家是很残酷的,翻箱倒柜,那些恶人恨不得掘地三尺。搜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影带、收录机、放像机各两套,价值几千元,然后把我带到公安局审问,一帮人象文化大革命开批斗会一样围攻我,审了一天一夜,之后就把我押进大牢关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期间,恶警李国安、李旭辉经常提审,使我受到了精神上、生活上的残酷折磨。一个月之后把我折磨的连路都走不了了,人已经肿得不象样了。恶警李旭辉、李国安等人逼着家里人拿5000元放人,不然就劳教。我丈夫说,现在经济紧张,孩子还在上大学。结果拿了4000元才把奄奄一息的我放回家。”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六年,因为她的同修受不了恶警的威逼利诱,把她供出来了。恶警李旭辉又领着一帮人到阿姨家里抄家,象上次一样,把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把人绑架到公安局,审问了一天一夜,之后把她送到潢川看守所关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期间,恶警李旭辉经常提审。那年的三月十八号,恶警李旭辉及其随行人员一天提审她三次,要她供出上线、下线是谁?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谁给她的?经常跟谁联系过?不然就劳教她。这一天把恶警自己都折腾的精疲力竭,坐在椅子上打着哈欠说,哎呀,我真受不了了。我赶紧问阿姨怎么样了,她说她有师父在,有师父的法身保护着我呢!正念正行,就不怕那些邪恶了。我说,阿姨你真行。她说她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了,和同修们比也差得很远呀。这一次又逼着她丈夫拿了5000元才把她放回去。

第三次就是这次我们同居一室了。她说,又是恶警李旭辉领着一大帮象土匪一样的抄家。然后把人绑架到公安局审讯了一天后又被关进了牢房。恶警李旭辉等人经常提审她。回到牢房后我问她:“阿姨,你说了没有?”她说,跟这些没人性的人没啥好说的。记得有一次对阿姨的提审的时间特别的长,我们全号的人都在担心着,突然牢门打开了,看守把阿姨送回了牢房。我担心地问:“阿姨,怎么这么长时间呀?”她说:“政法委的人来了,他们逼着我交待,硬说我的问题没搞清楚,逼着交待清楚罗山县还有哪些人炼法轮功,逼着我说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了。我不能不炼呀,我的生命是从法轮功中捡来的。政法委的主任看我这么坚定,就又让我劳教了。”

我说:“阿姨,你怎么这么固执呀?你就说不炼了,不就可以出去了吗?出去了你还继续炼呀。”她说:“不能说呀!我的一身病全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这十几年我没吃一分钱的药,没打一分钱的针。一个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人能昧着良心说话吗?法轮功这么好,我能不炼吗?”

我明白了阿姨的心思,就不再说什么了。

我们干着又苦又累的活,阿姨也和我们年轻人一样的干着。因为休息不好,活又太重,还加班加点的干,我们身上痛极了。我问阿姨:“你身上痛吗?”她说:“有点痛,但不象你们痛的那么狠。”我说:“为什么呀?”她说:“我有师父在,有大法,有师父的法身保护着我。只要你们诚心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也会是这样的。”

我们的腰、腿痛的没有办法,就试着念了。结果还真灵验,真的不那么痛了。一天上午正在干活,一个犯人突然双手捂着肚子跪在地上,肚子疼的她满脸汗珠直往下掉。阿姨说,快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个犯人嘴里不停地念着,不到五分钟,就不痛了。她高兴的说,法轮功真神奇呀!我们干活的时候,看守经常巡视,邪恶的看守经常用非常难听的语言讽刺、侮辱、挖苦着阿姨,每当这个时候阿姨就给看守们讲真相,我们也为阿姨鸣不平,齐声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看守只好灰溜溜的走了。有一个看守的叫任强,还是阿姨的学生的呢,看见阿姨炼功就说真是死不悔改,在牢里还炼法轮功。

当夜里干完活休息的时候,阿姨就教我们背李老师的诗。我很喜欢诗,阿姨就把李老师写的诗背下来抄给我们看,全牢房的人都看。阿姨说,师父有两本诗,我都给你们抄下来了。一有空我就如饥似渴的读着。阿姨还教我们如何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犯了罪要改,要从新做人。阿姨不仅善良还很无私,牢里的生活费,没有菜吃,有菜要用高出市场几倍的价钱来买,阿姨每次买来的菜都和我们大家分着吃,她自己只留一小点。由于阿姨慈悲、善良、无私,我们都很尊敬她,都喊她叫阿姨。看守们听见我们喊她阿姨,就恶狠狠的说,不准称兄道弟。尽管他们很嚣张,但是我们不理他们。

就这样阿姨被关了一个月,家里人被勒索了5000元(说是不劳教)放出去了。后来还是被劳教了一年。她出去的时候还给了我300元钱。后来我被判了7年刑。因为我相信法轮功是好的,炼法轮功的是好人,阿姨是冤枉的,我经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也知道了如何做好人,做好人的重要,我被减刑了。

今天我看见阿姨,她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我特别的高兴,我说:“阿姨,还好吧。”她说:“还好啊,就是警察经常到家里去骚扰,并且还逼着街道的、单位的人经常到家里‘看望’。去年十一月份,恶警李旭辉(教导员)、李维军(指导员)、队长吴用超又带着一大帮人到家里抄家,抢走了电脑,把我带到公安局审讯了一天,勒索了2000元钱。让家里的人担保回家。”我说:“这些人太邪恶了,阿姨我为你鸣不平,你的这些事我清楚,我要写出来,我找人上网,曝光曝光。善恶必报终有时,上天一定会惩治这些恶人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