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六一零”近期迫害民众四十人次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四个月以来,衡水市“六一零”这个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在中共邪党成立九十周年前后,根据明慧网报道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全市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恶人骚扰、绑架、关押、洗脑、诬判等迫害的高达四十人次之多。

衡水市是河北省的一个地级行政区域,下辖一个桃城区、两个县级市(深州和冀州)和八个县(安平、饶阳、武强、武邑、阜城、景县、故城、枣强)。在衡水市邪恶“六一零”主任冀立健、副主任郑根起的直接指使和作恶下,全市各市县“六一零”及公安国保恶人也卖命似的参与了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桃城区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尹春梅,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去康宁街派出所领取自己的身份证,被康宁街派出所非法扣押二天一夜。期间,康宁街派出所所长朱凤龙受衡水市公安局的指使又连续无故拘传尹春梅二天,并派崔广文恶警等三人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证件的情况下搜查了尹春梅的父母、妹妹、弟弟的家。

法轮功学员李晓静陪着法轮功学员尹春梅去康宁街派出所办事,因说了几句话公道话,也被康宁街派出所一起扣押。所长朱凤龙报告给衡水市公安局后,国保大队的恶警李役兵等人到派出所,朱凤龙派李慧颖等两名女警非法强制搜身,并被戴上手铐,被非法抄家两次。

八月四日上午九点多,法轮功学员刘兰英与女儿陈晓燕在开发区永兴路贴真相,被衡水市开发区国保大队绑架,当日傍晚被劫持到衡水市看守所。

深州市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六月十三日傍晚,深州市政法委及邪恶“六一零”共十余人去了唐奉乡马屯村法轮功学员杨会林家,要把他带走,杨会林拒不配合,他们就走了。过了一会儿,他们又返了回来,在敲不开门的情况下,就开始撬门,撬了一宿。第二天早晨,大约二十余人闯入,把家里所有的门都撬坏了。中午十一点多,把杨会林劫持到了衡水市洗脑班,一同被劫持的还有杨会林的小舅子法轮功学员杨成路(被关进深州市洗脑班)。

七月十四日,深州位桥镇白宋庄村法轮功学员张运藏(女,六十岁)在位桥镇集市上讲大法真相时,被位桥镇司法所的郭召、小辉二人绑架至司法所。尚王庄的法轮功学员杨素芬去司法所要人,善意的给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劝他们不要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并要求他们立即放人。然而他们执迷不悟,不但不放人,相反还伪善的假装看光盘,其实是已经给深州市公安局政保科打了电话,在拖延时间等待市政保科去人抓法轮功学员。市局两名恶警到后,把杨素芬和张运藏强行推上警车,送进了深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家属去看守所还不让见人。

阜城县有十七人次之多被骚扰迫害

六月三十日,阜城县崔庙镇安都营村大队长张卫江逼迫法轮功学员郭杏萍到镇上写个保证书,不写就关崔庙洗脑班。郭杏萍不配合,张卫江又叫郭杏萍的丈夫规劝郭杏萍就范,遭家人抵制。同样的事情在郭庄村、杨车炮村、王皮弦村也有发生。

七月一日早晨,崔庙镇王皮弦村书记李文江到法轮功学员王风兰家去骚扰未见到人,又去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扬言不写保证书就送洗脑班。

六月三十日下午,阜城崔庙镇郭庄村书记李治星指使大队长郭占堂骚扰法轮功学员李荣芬,说邪党要开九十年大庆、到镇上写个保证就回来,法轮功学员李荣芬没有配合。

六月下旬,阜城县中心养老院院长石树森受阜城县“六一零”指使,逼迫法轮功学员刘凤林老人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刘凤林不写,石树森就通知伙房不给刘凤林饭吃,导致七十多岁的孤独老人刘凤林在外面乞讨要饭二十多天。

七月二日,阜城县古城镇前宋村法轮功学员宋庆云遭本村邪党书记宋振杰的电话骚扰。宋振杰在电话中称:“如再坚持炼功,就要送去洗脑转化。”同时受到电话骚扰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宋广起等人。

七月初,阜城县建桥乡民政所梁姓所长和计生办杜红卫,曾闯到某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

阜城县城关镇桑庄村恶党支书彭吉奎近日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田桂荣。

五月十九日,阜城县法轮功学员刘素香路过当地大白乡派出所,看见所长侯中新和副所长葛胜杰站在门口谈话。刘素香就走过去给他们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并告诉二人,其弟刘秋生因修炼法轮功被阜城县公安局恶警寇文通、张志军活活打死的情况。目的是让这俩人明白真相后,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由于侯、葛二人受江氏流氓集团谎言毒害太深,非但不听真相,还为非作歹、执法犯法。他们拧着刘素香的胳膊,将其绑架到派出所内,抓着刘素香的头发猛搧耳光,并拳打脚踢,大打出手,把刘素香打的几近昏迷过去。打人最狠者是恶警葛胜杰。他们将刘素香非法拘押到晚上九点多钟,把刘素香随身带的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全部非法扣留,才让其回家。

六月十二日,刘素香去找他们要被非法扣留的大法书籍,正赶上恶警葛胜杰值班,他不但不给,又对刘素香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打的刘素香口鼻流血,几乎昏迷。在打人过程中,恶警葛胜杰非常疯狂,由于用力太狠,猛然摔倒,趴在了地上,遭了现世现报。

阜城县王集乡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红丽,于七月二十九日上午被衡水市邪党“六一零”恶徒绑架到衡水市洗脑班。当时七、八个恶徒开着挂有石家庄和北京牌照的一黑一白两辆轿车,到王集乡北王集村法轮功学员王世红家中,欲绑架王世红。因王世红不在家中,恶徒们便从家中绑架了王世红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张红丽,并抄了家。从家中抄走电脑、手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事后县邪党“六一零”又通知县教育系统以下岗、除名等手段威胁、恐吓王世红和他的亲属。

八月五日,阜城县王集乡邪党政法委书记杜国华,与乡副书记耿志永到本乡席庄村法轮功学员王风梅家骚扰。因没见着王风梅,于八月八日,杜国华再次去席庄骚扰王风梅,让王风梅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说是上边“六一零”让他们干的,不写不行。迫于恶人的淫威,导致王风梅一时离家出走。

八月十日,衡水市“六一零”恶徒携王集乡派出所恶警,再次窜到北王集村,欲绑架法轮功学员王世红,因王世红没在家,没能得逞。

八月十二日,阜城县四名法轮功女学员与张红丽的亲属一起去衡水市“六一零”洗脑班要人,被“六一零”洗脑班的恶人扣下。这四名法轮功学员是:前宋庄宋庆云、丁庄刘素香、大息庄张素梅、清东崖李春兰。洗脑班恶徒对她们进行打骂,刘素香当场被打的昏迷,其他学员要求送医时六一零恶人置之不理。下午恶徒们去抄宋庆云家,抄走电脑等其它私人物品,并在宋庆云家绑架了张红丽的丈夫法轮功学员王世红,并被劫持到了衡水市看守所。参与迫害者是衡水市国保支队副队长左铁汉等恶警。 晚上将宋庆云、张素梅、李春兰放回并跟着抄了家。 前去要人还有的张红丽的女儿和女婿,也遭到”六一零“恶徒的殴打、吊铐。

安平县有十二人次被迫害

六月三日下午三点多钟,两洼乡司法所贾旭、派出所马闯等四人突然闯进前铺村法轮功学员石秀芷家,将其强行绑架。随后石秀芷的大儿子接到恶人电话,让拿出五千元钱作为去衡水“转化班”的费用,但遭到拒绝。

六月三日下午五点多钟,安平县南环路路南,法轮功学员李安慧的厂房内突然开进三辆轿车,在安平镇政法委书记兼副镇长张跃奇的指挥下,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手续,强行绑架了李安慧。六月六日下午,家人接到恶人电话,说是让拿六千元钱作为转化李安慧的支出费用,恶人的无理要求,遭到家属抵制。

在五月三十一日下午,安平县办公室主任李玉红(四十八岁左右)、安平县公安局副局长崔庆雷(三十多岁),和另外两个人突然闯入马店小学,欲绑架法轮功学员张素珍教师,但未能得逞。李玉红等人之前让教育局姓宋的一位局长给马店教委打电话,用威胁、利诱、欺骗的方法,操纵不明真相的马店教委领导给张素珍做所谓的“工作”,声称如果张素珍主动去转化班,就对其从轻处理。他们是想利用单位领导和同事达到他们的犯罪目的,最后还要把责任推给单位。

六月十七日这天,是安平县县城大集日, 大约在上午十点多钟,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广场相遇,突然一辆车开来,车上下来几位巡警并大声叫喊:抓法轮功!当时有三位学员被强行绑架上车,其中两位当天回家,安平县黄城乡台城村法轮功学员闫小敏被送到了衡水市洗脑班。

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安平县西两洼乡西里屯村王芳正在单位上班,突然安平县国保大队恶警孙义合、王丹(女)闯入单位,无理抢走单位电脑主机, 并非法将王芳绑架到巡警大队,后又骗王芳回家,抢走家用电脑及其它物品,等家人回家发现被翻乱的样子给王芳打电话,手机无人接听,家人就到王芳单位去找,才得知王芳已被中共恶人无辜绑架走了,被非法关押在了安平看守所。王芳的母亲去要女儿,恶警根本不讲理,用手铐铐了很长时间才让出来。

当日下午恶警孙义合一同四人又到同一村庄法轮功学员宋会疃家進行骚扰,抢走《明慧周刊》几本,光盘几张。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半,安平县黄城乡台城村法轮功学员弓艳谱的家中闯入几名恶警,非法抢走电脑,同时绑架了弓艳谱。弓艳谱至二十三日凌晨一点半才回到家中。

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安平县城关镇后庄村法轮功学员程巧然遭恶人绑架到衡水看守所。其间不让家人见,直至八月三日晚家人在未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程巧然被非法送到石家庄劳教所关押。

六月十五日,安平县年近六十身患残疾的女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中共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审理。至今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去法院询问也不给任何答复。非法庭审时,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在法庭上王玉峦被法院指定的安平律师做了有罪辩护,没有家属旁听,家属请来北京律师,法院不允许介入。

故城县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

六月二十一日上午,故城县里老乡派出所恶警伙同机场主管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吴玉普家中,非法搜走大法书籍,并遭绑架。下午又闯入法轮功学员董延文家非法抄家。吴玉普和董延文被关押在里老乡派出所。

枣强县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四月十八日上午,受衡水市“六一零”操控的犹大杨立菊,采用欺骗手段煽动不明大法真相的家人把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七十岁的婆婆陈文琴骗入衡水洗脑班,意图转化婆婆放弃修炼,据说转化一个可得到2000元奖金。家中七十多岁的老公公悲愤交加,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八月九日下午,枣强县法轮功学员陈玉英被绑架,被恶徒无辜关押两天后才放回家。

以上是衡水市邪恶的“六一零”近四个月来,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证,而这仅仅是从明慧网报道出来的一些迫害案例。

从这些迫害案例中,我们看到了有些恶徒这些年来一直扮演着恶人的角色,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活动中充当着邪恶的打手,比如衡水市的冀立健、郑根起、左铁汉、杨树山,安平县的孙义合,桃城区的朱凤龙、孙广文等等恶徒。这些恶人的信息如下:

衡水市“六一零”电话:0318—2065610 传真 2065610

冀立建:市政法委副书记、防范办主任:办电:0318—2065766 宅电:0318—2022518 手机 13932800000

郑根起:所谓的“防范办”(实为迫害无辜民众的非法机构)副主任,办电:0318—2026026 手机:13383383636左铁汉,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手机15003180228、13383388305,办电:2228608,宅电:2358551,其妻闫瑾为开发区政治处主任。家住开发区后家属楼。

杨树山,衡水市国保支队四大队大队长,手机15003180258、13383388315,办电:2228612

朱凤龙,桃城区康宁街派出所所长 13383681389 13903180185

崔广文,桃城区康宁街派出所副所长 13383681380 15832868989

孙义合,安平县国保大队恶警  13831808999

王润泽,阜城县“六一零”公安局副局长:手机1338318251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