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劳教所的虐杀密室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共恶徒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摧残和虐杀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就有一间专门摧残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的密室。吉林省汪清县汪清林业局高中数学教师黄奎喜,曾三次在这间虐杀密室中逃生。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黄奎喜因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字朝外贴在自己家的窗户上,而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九台劳教所。

黄奎喜在这里遭到了各种酷刑和毒打。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管教,把黄奎喜的双臂捆到身后,把他按倒在地,用力踩着他,开始毒打。黄奎喜大喊:“我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你们这样无理的对待老人,是不对的。江泽民是卖国贼,跟它一起走,不会有好结果,谁觉得有理,就跟我评理。”恶警让黄奎喜坐板,一天十八个小时。黄奎喜被强迫坐板六个月,黄奎喜的臀部溃烂了,裤子被脓液粘得都脱不下来。恶警们还曾六天六夜不让黄奎喜睡觉,一天只给半两多一点的窝窝头四个,不给开水,只允许喝凉水。黄奎喜的体重减少四十斤左右。因为黄奎喜坚定修炼而被恶警认为“严管之严管”,被单独关在四楼,让“护廊”(在走廊负责秩序的犯人)们严密监视。

八月末的某一天,黄奎喜被二名喝醉酒的恶警叫出来,并被带到五楼的一个密室。一进屋就闻到刺鼻的血腥味,墙壁上挂满了凶器,地上布满了血迹。黄奎喜一眼看破了他们的卑鄙伎俩,厉声喝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你们也是人吗?”“你们想对我干什么?”“你们杀我之前,我首先不放过你们俩!”恶警就叫他靠墙坐下,他就是不听他们的任何指使。也可能是他的正气震慑住了恶警,也可能有神灵的护佑,两个恶人竟然睡着了。当黄奎喜出现在走廊的时候,把“护廊”吓坏了,“护廊”惊叫道:“你是人,还是鬼?”黄奎喜回答说:“我当然是人,为什么这么问?”他们苍白的脸胆突突地说:“以前进去过很多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原来劳教所要杀人时,就送到这个密室,都是恶警喝醉酒,把法轮功学员带到这个密室的。

过了一个月左右,那两个恶警再一次喝醉酒,叫黄奎喜出来。其中一个恶警见黄奎喜不配合,就把他强行推到走廊。到走廊一看,另一个恶警手里拎着浸泡透了的棉袄,水还在往下滴,到了五楼黄奎喜就揭穿他们邪恶的阴谋:“你们为什么把这个棉袄浸泡了?是不是想把我打倒后,用这个棉袄蒙住我的头,让我窒息而死?”黄奎喜边说,边把棉袄抢过来,一把扔到那个杀手的头和身上。杀手挣扎着,挣脱了好一会,那个杀手身上滴了很多水。经过一番生死较量,恶警也只好作罢。

又过了一个多月,十一月的某一天,那两个杀手又来找黄奎喜,看来这一次经过周密的布置,连说的话都是暗语。他们说:江泽民曾下令三个月搞掉法轮功,一个都不能剩。还威胁道:在这里已经打死了几千名顽固的法轮功,把你打死后把骨灰一撒就完事了。

黄奎喜被推到走廊后,看见姓郑的科长和姓孙的管教已在外面等着。到了五楼后,两个杀手就把黄奎喜推到密室,随后也跟了进来,把门关上。二人还是叫黄奎喜靠墙坐下,黄奎喜当然不顺从,其中一人就把老人抱起来,按蹲在墙根边。黄奎喜站起来,杀手就再一次把他抱起来,放在墙根那。另一个杀手两只手握着上层床边的横撑,用两只脚猛踹黄奎喜。这是在真正的实施谋杀,那么大的冲劲是要把老人的头撞到墙上,然后再趁机杀人。黄奎喜将身体往前倾斜了一下,那个杀手却因为自己使的劲过大而重重的摔到地上,疼得叫个不停。这一次谋杀就这样又被终结了。

当然这样的事情是极少能被揭露出来的,被谋杀的人遇害了,自己无法揭露;杀人的警察肯定不会说;即使知道这些罪恶的犯人,他们也不敢说。“护廊”之所以说,也只是在特定的情景下才说的。要不是黄奎喜亲自遭遇,而且达三次之多,这样的事情怎么能暴露出来?

看来,罪恶到了被揭露出来时,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吉林省九台劳教所五楼的那间杀人密室已经被曝光了,在那间密室中所发生的罪恶迟早也会被揭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