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保护经书和大法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

抄家的警察说:阿姨,您真好!

记得那是二零零二年秋的一天,我和老伴刚刚从儿子家回到自己家,还不到五分钟,警察就来电话说要来我家一趟(其实警车已在我家楼旁等候四个多小时了),他们是在居委会等着,安排邻居监视报信,所以我们刚進家门,他们就找上门来,要進屋。来了两个警察,一个把我老伴(同修)带到居委会進行审问,一个要与我“谈话”。

警察说要進屋看看,我说你要看什么?他说就是進屋看看。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你们是不是要抄我的家?警察说:别说的这么难听,進屋看看可以吗?我说:你既然要看我也不好说啥,但是我要说,没有搜查证随便就查抄居民住宅是犯法的。他说:搜查证好办,只是没带在身上,以后可以补办。他進来后开始搜查屋的每个角落、箱子、柜子、床底、抽屉,就连大、小鞋盒子都搜了一遍。大法书《转法轮》被他搜到了。

当他要進我儿子屋时,我说:这屋东西你只能看不能动,这是我儿子、媳妇的屋子,你不能随便动。当他看到电脑时问:是你的吗?我说:这屋东西都是我儿子、媳妇的,没有我的东西。他又问:上网没有?我说:哪有网子,我看不见网子。他笑着说:你不懂。转身他又回到我的屋内。当他打开小座柜,看到一大摞打印资料时,就要去拿,我说:这摞资料你不能摸。他问为什么?我说这是我儿子从日本带回来的资料,弄乱了他找资料就不好找了,会影响他的工作。他又笑了笑说:您真幽默。他说:我就从上边拿一张看一看,行吗?我说:行!于是他从上边拿了一张看了看,说是外文,看不懂,原封不动的放回。

他拿起那本《转法轮》问:还有没有?我说有,但是你拿不走。他说:不可能,只要有我一定能拿走,你告诉我书在哪里。我说,这本书在我心里,你能拿走吗?他说:你什么意思?我说:意思很简单,我能把这本书背下来,你能拿走吗?他笑着说:我不信,你背背我听听。我说:那好,你看着这本书。我从头开始背,他认真的看,我背《论语》刚背了一半,他就说:您别背了,您背的一个字都不错,我服了,我信了。我说你别着急,我还没背完呢。你给你们领导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要在我这呆三天,要等我把这本《转法轮》从头至尾背一遍。他起身在屋里一边走一边问我:阿姨,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我告诉他我已六十一岁了。他说这么大岁数,这么厚的一本书,你能一字不错的背下来,你用的是什么功夫呀!我说,我用的是真功夫,你想一想,这本书讲的是做人的道理,而且教人做一个好人,怎样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你想想,看这本书不但本人受益,我的儿女、我的亲人都跟着受益。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祖祖辈辈都是好人,老天有眼会给我们善报而远离恶报,你说这本书应不应该把他背下来?他当时一句话也没说。停了一会儿说:还有没有别的资料?我告诉他别的资料也在心里,如果你需要听,我背给你听。他问是谁给的。我说谁给的不重要,让人做好人的资料,有多少要多少,不问来源,不知去处,只是自己受益就足够了。我能看的出来,这个警察很感动,临走时说:阿姨,你真好,希望你能理解我今天的举动,以后你觉得功好、书好就在家炼,不要和任何人联系,这样就不会有麻烦。我说:我没和任何人联系,你今天不也来抄我家了吗?!他说:阿姨,你放心,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

从此真的就再也没人到我家干扰了。

大法书放在家里最安全

我和老伴都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也是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当时学功的人每天都在不断的增加,为了使同修们能够及时的请到大法书,每个辅导员都保存一些书,以便及时发给新学员,我和老伴也保留了几十本《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大圆满法》等大法书。“七•二零”开始时那种邪恶形势,使我们意识到保存好大法书的必要性,在中国大陆家家住房都很紧,把书放在什么地方最安全?是个大问题。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夜间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乌云压顶、电闪雷鸣的大雨即将来临,这时只见一道闪电划破天空,三个大法轮急速的把我家的三个窗户罩住,屋内一片金光,醒来后才知道是一场梦,但我立即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弟子,大法书放在家里最安全。后来的几次抄家,大法书稳稳当当的保留在家中,没有任何损失。

由于同修们学法修心的提高,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找回昔日的同修,我们保存的大法书,也都给了最需要书的那些同修。这是我十几年修炼中的另一段往事。

修炼以来我们所走的路是坎坎坷坷的,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这过程中有欢喜、有快乐、有惶恐、也有痛苦,不管怎样修炼的路不能停,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要精進的做下去,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