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警察企图劳教我的阴谋破产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上午,我在家中看书,乡派出所两名警察闯进我家,问我看的什么书,我说大法书,一警察将书抓在手里,我威严的说:“把书放下!你们不让做好人吗?”警察乖乖说“让做好人”,就把书放下了。他们说国保大队长要见我。我想警察也来听真相了,二话没说就和他俩朝外走。

到乡派出所,警察问我为啥还炼法轮功,我说:“我一身的病──心脏病、风湿病、胃病、骨质增生、肾炎、神经衰弱,中药、西药不断也不见好,用各种偏方也不见效,零八年到亲属家串门,亲属看我这样,便拿出《转法轮》让我回家看一看,并告诉我看书前要洗漱整洁,到家后我把《转法轮》一气看完,从那以后我的病不见了。我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啊。”

下午,县公安局的人和“六一零”国保大队警察给我录像,以审问的架式问话,说“劳教刚出来怎么又炼上了”,“网上发文章的是你写的吗,说恶警用铁棍子打你,有恶警一词。”我说:“你拿铁棍子打我你不违法犯罪?你属于执法犯法。你身份是警察,恶警一词不对吗?”

后他们把我转到了县拘留所,因为我有病,拘留所不收,派出所给县公安局打电话,后来没有体检强行对我非法拘留。次日县公安局的警察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威胁要非法劳教我,我都善意的和他们讲真相

第二天,我村村干部带我家属到拘留所,要找县公安局保我,说我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好人,这没偷没抢的为什么被拘留?说我母亲因我被非法拘留和抄家,突发心脏病不省人事送去医院抢救,父亲长年瘫痪在床无人照顾。但警察就是不放我。我就一直坚持见人就讲真相。

十六日,县公安局警察非法审讯我,说电脑上的材料“天为什么要灭中共”和“为什么劝您退党”是我写的,我说不知道,电脑是非法抄家时抄去的。十六日晚上半夜时炸雷四起,震耳欲聋,一会儿拘留所的电就停了。

十八日上午,村支书和村长又来保我,随后到县公安局去要人,警察还是不放人。

十八日下午,县公安局警察同派出所警察等三人将我绑架到市劳教所。医生问我有什么病,我说我病可多了,炼功就好,不炼就复发,管教来了,一看是我,认识的,我开始讲真相,医生开始量血压,高压178,低压130,医生说:血压高,拒收。县公安局警察让测另一只胳膊,高压170低压130。县局警察让隔一会再测,结果越测越高,恶警又自己测,结果高压200低压130,劳教所拒收。警察拿三片降压药强行让我吃下,在外待了很长时间又拉我到市医院体检,结果不合格。我于夜里九点回到家中。

十天后的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近九点,乡派出所俩警察闯到我家,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来了一名医生给我量了血压,说血压还高,逼我吃了三片降压药,所长和另一警察将我劫持到县公安局,带上俩警察后,将我劫持到劳教所,我说我不去那里,他们就强行把我从车内拖到地上,又拖到劳教所,一进大门里我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从楼里传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喊声:“法轮大法好哇!真善忍好哇!”和我的喊声溶合在一起,吓的警察赶忙打我后背推我走,我就高喊:“警察打人啦!”恶警又堵我嘴,把我推到劳教所医务室体检,狱医叫拉我去开平医院进行多项体检并要病历。

当时已是下午,到医院验查前警察逼我吃了四片降压药,医生看过病历后又给我量了血压,问我吃降压药没,我说先后吃了七片,警察忙说没吃过降压药,我说是你们给的还不让我说。医生说血压这么高随时都有血管破裂生命危险,光这一项就得拒收,并指责警察公然造假病历害人,还不承认给吃过降压药。

警察造假不成又不能复检,想将我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的阴谋破产了。下午五点我回到家中。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