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岛市大法学员简述几年来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17日】为了揭露当地恶人恶行,有效的抑制邪恶,做好讲真象的事,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现将我几年来修炼法轮大法及遭受不法人员迫害的情况叙述一下,因层次和水平所限,语言结构及文章不一定合适,供参考。

我是河北省秦皇岛市人,在修炼前我多种疾病缠身,风湿关节炎卧床数月,肾炎、胆囊炎、胃病、妇科病、头痛头晕直跌跟头,生活自理都很困难,全身浮肿,四处求医(去过石家庄、唐山等地)多方医治无效,只见债台高筑,不见病情好转。1997年2月的一天使我永生难忘,是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有缘得法。可是我没有读过书,一字不识,急得我直哭,后来听说有一个老太太也没文化,不能学法,就求救于师父,大法书全能通读了,于是我也跪地求师父,经半年的修炼,奇迹终于出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全能通读,并且我身上的疾病不治而愈,身轻如燕,走路生风。

正当我体会人生无病的喜悦,对生活充满信心的时刻,中共对法轮大法的开始打压,整个世界都充满着邪恶。1999年7月20日晚4点多钟,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四位同修打算去北京,走到半路被恶警抓回,一顿拷打搜身,每位功友身上数额不等的人民币被一扫而空,而后被转送到法制教育中心迫害。我们百十名大法弟子被强制站在烈日下遭受体罚。不法人员做笔录时问我为什么炼大法,我讲了我亲身受益的事实,又问我为什么上北京,我说如果你们的父母被人诬陷,难道你们也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亲家翁为我写了“保证书”又交了300元钱,放我回家。

到了冬天小雪以后,我和另四位功友踏上了去北京的路,在通县住店,不明真象的店主听说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把我们骂了出来。没办法我们在杨树林里过的夜,夜深了,我打坐炼功,根本就没觉得冷。炼功后坐着坐着渐渐地睡着了,第二天坐车到了天安门前也没被抓,又回来了。到滦县住店,被非法抓捕,由青龙公安局政保科接回送到看守所,过着非人的生活。

看守所每天强制背监规,背不好就是拳打脚踢,蹲马步,体罚等。每天放风时也要挨打,而且用的是一把粗的绞棍抽打,大法弟子身上都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不法人员用30多斤重的铁链子把大法弟子的手脚扣在一起让睡在水泥地上达半个月之久。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的手脚被不法人员扣在一起,强制顺着操场学狗爬,不爬就挨打,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恶警赵才、王金残忍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把女犯人吓得都哭天喊地的,看都不敢看。在那寒冷冬天,恶警们把水泥地上泼上水冻成冰,强制大法弟子趴在冰上(有8-9个人)。我记得有八区的王某某、赵某某等人把冰给趴化成坑,手冻得都肿起来,手指都伸得直直的,攥都攥不上。恶警赵才还每天对着大法弟子监门破口大骂,对师父对大法极为不敬,甚是嚣张。

我在监狱被非法关押,恶警上我家说要交5000元人民币才能放人。我家没有那么多钱,我儿媳被恶警逼得喝了卤水,去医院抢救。我儿子四处托人说情交了六百元,才把我放回来。

因邪恶人员总骚扰我,在2001年6月3日早上六点多钟,我打算去县城。为拦截我,村干部把我村通往县城客车给扣下了,我从车上下来说我下来可以,让咱村邪恶全灭。我说完村干部吓得直哆嗦,脸都变的蜡黄色,他们打电话让派出所来接我,由派出所转送看守所。他们去村里打了好长时间电话,可是哪里也打不通。几个村干部本打算当时开个会批判我一下,没容他们说,我就洪法讲真象。他们说拿你没办法。

一年里他们找我七八次,总是一次次扑空。一次镇里来了四个人找我,我也向他们证实法,讲真象。最后他们说大法救了不少人,像你这样就救人了,在家练吧,不找你了。别去外边写贴去。我说写贴我嫌慢,见人就说。他们说,你说去吧,也不管你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