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

  • 河北景州镇古稀老人王素梅曾遭受的暴虐

  • 河北景县善良人的坎坷遭遇

  • 辽宁沈阳周彦春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 揭露邪党政法委“六一零”对田世洪的迫害

  • 天津法轮功学员韩翠玲被迫害事实

  • 江苏南通市二位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 江苏盐城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 邱美玲自述遭烟台栖霞市“610”恶人和恶警酷刑逼供的遭遇

  • 山东省高密市许翠花自叙遭迫害经过

  • 太原法轮功学员贺文隽含冤离世

  • 河北景州镇古稀老人王素梅曾遭受的暴虐

    法轮功学员王素梅老人,今年七十岁,家住河北景州镇景县物资局家属院,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没修炼法轮功前,老人家浑身是病:心脏病、肾炎、肩周炎、胃病、神经衰弱等,修炼法轮功后,造成老人多年痛苦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全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素梅老人因讲清法轮功真相,曾遭两次非法关押,被勒索钱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王素梅老人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行使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王素梅老人被劫持到北京某派出所,曾遭恶警毫无人性的谩骂与羞辱。之后,被劫持回景县看守所关押,遭勒索二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王素梅老人再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老人家高呼发自心底的真话“法轮大法好!”,遭天安门广场恶警拳打脚踢,老人的右腿被踢成紫黑,一个多月才好。

    之后,老人被劫持到清河县看守所关押。在清河县看守所,恶警把老人的棉衣全部扒光,只让老人穿单衣,在寒冬腊月挨冻。同时,恶警强迫老人成“站马桩”姿势,在凛冽刺骨的寒风中站立。而恶警们穿着厚厚棉衣前后左右围着,不间断地折磨老人:前面的恶警辱骂老人,后面的恶警用脚踢老人,侧面的恶警不断地捋拽老人的头发。恶警们足足暴虐老人二个小时,致使老人浑身颤抖、心脏病发作。

    转天,王素梅老人又被劫持到北京海淀看守所,老人被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恶警用电棍电老人的脸部和手。老人的手被电的出现一个个紫黑点,其中一恶警在前面用双手抱着老人的头,狠命的向后面的水泥墙上撞,老人的后脑部当时被撞出一个馒头大的大包。在北京海淀看守所,老人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六天。

    善良的老人,只因在法轮功中受益,而说句公道话,却遭到中共人性全无的残暴。它们对心地善良的老人,都如此丧尽天良的下毒手,它们还有什么恶毒之事不敢做的?中共邪党是五毒俱全的头号大邪教,它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这样的恶党还不该遭天灭吗?


    河北景县善良人的坎坷遭遇

    王秀平,今年五十岁,河北景县安陵镇安陵街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秀平曾遭非法关押两次,被勒索一万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零三年夏,王秀平因在吴桥安陵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吴桥县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在吴桥公安局非法关押两天,被勒索五千元释放。

    零五年七月底的一天傍晚,原景县安陵镇派出所所长赵振平等人,将王秀平绑架关押到景县看守所,并抢走王秀平家的VCD机、法轮功书籍和孩子学习用的复读机。王秀平在景县看守所遭关押半个月后,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河北高阳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在高阳劳教所,为强迫王秀平放弃修炼法轮功,劳教所恶警李学军、李砚吉、段艳荣等,将王秀平双腿、两胳膊分别铐在刑具上(如下图),使其不能动。然后,恶警分别用电棍电击王秀平的双手、脸部、嘴部、脚面、脚心等处。电击完后,王秀平被电的已不能行走,嘴被电的流黄水多日才好。

    在高阳劳教所,王秀平曾遭熬夜酷刑,五六个人轮班监控王秀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让睡觉,就这样折磨王秀平五天。


    辽宁沈阳周彦春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周彦春是沈阳制药厂一名职工。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澄清事实,在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周彦春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看守所,十五天后,又转到大南收容所,从大南收容所回家后,药厂开除周彦春的公职。九九年十月十二日,周彦春再次进京上访,被劳教三年,关押于马三家教养院。下面是周彦春在马三家教养院和看守所受迫害经历。

    一、周彦春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1长时间的体罚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一个之势不动的坐在小板凳上,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半夜,有时一天能坐17、18个小时,臀部都坐出茧子,呈黑紫色,没有知觉了。

    2 毒打

    每次炼功都要被毒打,靠墙罚站,罚蹶——身体弯成九十度,身边有犯人看着,身体动一点,就连打带骂。

    酷刑演示:蹶刑
    酷刑演示:蹶刑

    3 不让睡觉,经常体罚到后半夜才让上床

    4冷冻

    酷刑演示:冷冻
    酷刑演示:冷冻

    九九年十二月,队长把全室十名法轮功学员都带到户外冷冻,雪下的很大,学员只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单鞋站在厚厚的雪地里,头发和眉毛都结上冰霜,耳朵和手冻得钻心的痛,脸部已经冻得僵硬不能张口说话。

    5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一次在大家集体学法时,恶警非常害怕,很多恶警进室抢书和经文,恶警苏静用高压电棍把周彦春右耳电伤,鲜血直流,右耳很痛,能有一个多月不能右侧躺着。

    恶警大队长王乃民,心狠手辣,经常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办公室用刑。一次周彦春和其他三名学员一起被男恶警拖到她的办公室里,连打带骂,电击脸部和嘴,皮肤电破出现一道道血痕。

    6暴晒军训

    高温酷暑让法轮功学员在广场上跑步列队,进行军训,经常头昏脑胀,汗流浃背。

    7高压奴役

    马三家教养院除了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外,还采用高压奴役迫害法轮功学员。把人当成机器一样使用,超负荷劳动强度,简直要榨干人的骨髓。教养院从厂家承包一些手工活,有高档服装、外贸出口的绣花毛衫、串珠,做假花(给外国死人的花圈)等。

    劳动时间很长,从早上5点起床开始干活,边干边听新闻,一直干到晚上9、10点钟,这还是收工早的。如果厂家活要的急,那就要加班干到午夜。一天除了吃饭时间和统一上厕所外,整天坐在床上干活。做服装、绣花都非常累眼睛。眼睛和脸都控肿了,腿和腰都很疼,手磨出血泡和茧子,手腕和手指的关节累伤,很痛很痛。晚上睡觉关节疼痛经常疼醒。给死人用的花圈有有毒的颜料,气味熏人,室内高温,空气流通不好,经常有学员中毒昏迷,年龄大的老学员经常支撑不住累倒,抢救。长期超负荷劳役也是酷刑的一种。

    8虐待监管

    没有自由通信和通电话的权利,经常不让家属接见,特别是严管期间和身上有伤时,更不让家人来见。打骂、人格侮辱就象家常便饭一样,上厕所、洗澡都受限制,有时竟长达三个月没让洗澡,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虐待监管人员的事情经常发生,司空见惯。

    二零零一年正月恶警王树峥伙同当地派出所第二次把周彦春绑架到教养院,把周彦春单独关押黑暗阴冷的房间里,后因身体极度虚弱将周彦春放回家中。

    二、周彦春在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周彦春被绥中公安局绑架,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因在非法提审时,不配合邪恶,恶警对周彦春进行打骂恐吓,在绝食抵制迫害时,遭到野蛮灌食。葫芦岛看守所曾经用野蛮灌食的迫害手段当场窒息而死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这件事被曝光后,看守所受到舆论的谴责,也激起家属和当地百姓的民愤。看守所为了掩盖犯罪和推脱责任,使用了造假和欺骗的手段,在一次灌食前,恶警韩冰以周彦春的名义打印了一份假的声明。内容是说,绝食是周彦春自愿的,因灌食而造成的一切后果周彦春愿自己承担,与看守所与警察没有任何关系。并强迫周彦春在这份他们写的声明书上签字,周彦春不配合,他们就用铁丝把周彦春绑起来,强迫掰开周彦春的手指按手印。当时手指被铁丝划破。恶警韩冰暴跳如雷把水泼在周彦春的头上。他们指使犯人灌食操作,胶管和鼻孔到处都是血。

    三、周彦春在张士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零七年三月,沈阳国保大队马占良、刘辉等人从葫芦岛看守所把周彦春劫持回的沈阳,当天晚上,强行把周彦春送到医院打滴流。然后关押在张士洗脑班。

    张士洗脑班的恶警史凤友、王红玲、林某等六、七个警察四班倒,二十四小时监控。李桂英、蓝丽等六人二十四小时包夹,不让睡觉,有时站到凌晨才让上床。上床躺下时,这些犹大就在床边不停的念佛经,让周彦春头昏脑胀,无法睡眠。白天在屋里大声放邪恶的造假录像。

    在绝食期间,史凤友等人伙同沈北新区“六一零”王杰等人,用欺骗和恐吓等手段,从学校把上初中二年级的孩子和婆婆劫持到洗脑班,威胁家人,让他们劝说周彦春放弃绝食,否则就当着孩子的面给周彦春灌食,让孩子在跟前看着灌。

    同时他们把周彦春和婆婆孩子见面的场面做了精心的布置,满屋子都是人,他们突然把孩子推进屋来,在孩子递给周彦春食物时,有人躲在人群后边开始录像拍照。他们单独把周彦春婆婆带动办公室里,把他们事前编好的话,让婆婆重复一下去说,婆婆没上过学,不认识字,也不知道办公室有摄像头,能录像,能录音。

    沈阳国保大队马占良、刘辉、刘志明等人经常半夜到洗脑班去非法提审,有时到后半夜2、3点钟。他们逼问周彦春,让周彦春说出和他参与做资料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周彦春没有说出。后来让当地街道来人把周彦春接回家。

    四、非法监视居住

    回到家中,沈阳六一零,国保大队马站良等人,到周彦春家强迫当地派出所,居委会主任在周彦春家监控,周彦春不能自由外出,每天都有人看着周彦春,当地六一零王洁,高雅清经常去骚扰,国保大队刘辉等恶警去周彦春家录像,用手机偷摸录音,家无宁日,婆婆被他们骚扰恐吓,多次昏倒。周彦春在关押期间,经过灌食,不让睡觉,体罚肉体和精神双重高压迫害下,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头发变白一把把地往下掉,身体虚弱无力,牙齿掉5、6颗。从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周彦春就被开除公职,丈夫也下岗。家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十几年来,除了劳教,关押,就是被迫流离失所,网上通缉,没有身份证,找工作都很难。家贫如洗,难以维持生活。

    五、再次流离失所

    为了养家糊口,维持生计,周彦春不得不外出打工。周彦春在丈夫的帮助下,摆脱监控,到外市去找工作。当地六一零,国保大队知道周彦春离开家后,就带人到处去抓周彦春,把周彦春所有的亲属家都翻遍了。沈阳市六一零开始在网上通缉周彦春,在沈阳至虎石台的399公交车上,售票员拿周彦春的相片,对乘客挨个对照,说有举报的奖励三千元。在周彦春流离失所期间,当地警察经常到周彦春父母家去搜查,三更半夜去砸门。每到逢年过节,高雅清等带人就去搜查一遍,同时还收买不明真相的邻居监控亲属家。沈北新区国保大队为了抓周彦春,曾到孩子的学校跟踪和监控孩子长达半年之久。从九九年迫害到现在,周彦春有家难归,流离在外长达十年之久。残酷的迫害给周彦春和家庭带来深重的灾难,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六、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徐茂盛 沈阳、610办公室主任 024-22871675,024-89812345,13804042598
    马占良 沈阳国保大队支队长
    刘辉 沈阳国保大队警察
    刘志明 沈阳国保大队警察
    史凤友 张士洗脑班恶警
    王红玲 张士洗脑班恶警
    韩冰 葫芦岛看守所恶警

    沈北新区政法委
    佟树良 (原政法委书记)办 024-89867296 宅 024-896000218 手机13940585288
    孙永刚 (现政法委书记)办 024-89864703 手机 13940577799
    张连魁 (副 书 记)办 024-89610543 宅 024-89864391 手机13940233191
    关文杰 (综 治 办 主任)办 024-89605819宅 024-89863958 手机 13709856052
    关学军 (综 治办副主任)办 024-89605819 宅 024-89601231 手机 13998261253
    高 洁 (610办主任)办 024-89869775 宅 024-89615288 手机 13066696756
    五、沈北新区公安分局
    秦华(局长)办 024-89862695 宅 024-23234088 手机13804004088
    祖连生(政委)办 024-89862690
    胡影瑞(国保大队长)办 024-89862553 宅 024-89613919

    高雅清:清水街道办事处


    揭露邪党政法委“六一零”对田世洪的迫害

    山东文登市一地毯厂的厂长田世洪,是信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政法委“六一零”指使派出所警察将他绑架到洗脑班,遭到田世洪及其家人和工厂职工一致抵制,绑架阴谋破产。

    此次事件不是当地政法委“六一零”恶警第一次骚扰、迫害田世洪。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田世洪遭到骚扰、绑架、关押、勒索、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身心受益于法轮功的田世洪进京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就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文登驻京办,期间遭恶警殴打、辱骂、不让睡觉等折磨。后又被拉回文登,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七天。当时正值年关,恶警回家过年,田世洪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吃的却是咸菜、冷馒头。七天后出狱回家,田世洪才得知,当地派出所长蔡某带着人半夜三更闯到田世洪家,强行勒索其家人七千多元现金。田世洪回家后,邪党村支书派人天天监视他,不让出门。

    二零零二年三月,几个恶警闯到田世洪家说派出所长蔡某病了,叫田世洪去派出所看看。田世洪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骗局,但秉持善良的本性还是去了。结果被蔡某某伙同“六一零”恶警向洪平骗到洗脑班非法拘禁两个月。

    二零零三年四月,以刘玉江等为首的“六一零”恶警强行将田世洪从工厂绑架到洗脑班,每天监视看守,天天逼看污蔑法轮大法的电视录像。参与迫害的邪恶人员有刘玉江、王晓波、桑洪波、毕某等。不久,田世洪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越墙逃出黑窝。洗脑班恶警派人到处寻找搜索。后来有人正义出面帮助田世洪,不许洗脑班再骚扰他,恶警才不得不罢休。

    二零零四年五月九日早晨,田世洪在贴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辗转被关到拘留所。田世洪再次智慧走脱,在外流离近两个月。一天他回工厂处理事务,不料被人告密。七月六日,拘留所所长王从伦、恶警向洪平等三、四十人突然闯到工厂,绑架了田世洪。工厂近百名工人闻讯去信访办要人、评理,多人被恶警拳打脚踢,八人被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

    七月九日,田世洪被非法劳教三年。因被检查出有高血压症状,按理劳教所不收,但恶警向洪平做了手脚让劳教所收下田世洪。

    在劳教所,田世洪受尽非人折磨,被罚站、逼背监规、车轮战强行洗脑转化,无休止的强迫写诽谤文章。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田世洪的血压高到220-190,劳教所怕担责任,放他回家。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田世洪去北京办业务,在火车站被王晓波等人非法扣留,恶警阻止他去北京,田世洪质问他们为什么,恶警找不出任何正当理由,强行把田世洪拉到米山派出所,后转到环山派出所,扣押约三小时后,经交涉才放人了。

    二零零六年,文登市“六一零”头目刘玉江退下,新头目刘某又伙同恶警向洪平等五、六人闯上门来骚扰田世洪,田世洪正念抵制,“六一零”恶徒只好灰溜溜走了。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早晨八点,环山派出所王勇、张衣,副所长毕某等十几个恶警,突然闯进田世洪的办公室,要跟他们走,田世洪质问:“凭什么跟你走?”最后在职工的正义力量的震慑下,恶警企图绑架他到洗脑班的阴谋未遂。


    天津法轮功学员韩翠玲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女学员韩翠玲,因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中共邪党警察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以下是她遭迫害事实,及迫害她的责任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一日,韩翠玲去北京天安门上访、炼功,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天津河西看守所十五天。参与迫害的有河西分局“六一零”警察曹某等。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韩翠玲因散发传单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的有河西分局“六一零”警察曹某等。

    二零零五年十月三十日,韩翠玲又因散发传单被非法判刑四年,再次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参与迫害的有河西天塔派出所片警关长虹等。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韩翠玲被劫持到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洗脑、迫害二十天。参与绑架的有河西天塔派出所副所长刘勇、片警李振清、河西分局“六一零”苑春光、天塔街办事处孙主任、副书记张健、朱晶、居委会书记韩淑丽等。


    江苏南通市二位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陆芙蓉,女,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退休护士,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团伙迫害法轮功,陆芙蓉一直坚持修炼,六十岁的人精神抖擞。

    2000年1月27日,陆芙蓉去北京上访,为师父鸣冤,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进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当时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邪警不因其年纪大而手软,强行叫她脱去大衣后抡起粗木棍就打,对其头部、背部乱打,尤其打她的头部,直至木棍打断。天寒地冻时恶警都打出一身汗,可见这些恶警用力程度。

    第二天上午南通市公安局钱小如(现在江苏省“610”)将陆芙蓉带回南通驻北京办事处。他们对陆芙蓉被打不闻不问,回到南通西公园派出所立即让她回家。

    陆芙蓉到家后一直卧床不起,因为当时被打后就觉得眼睛看不见了,回家后仍然看不见东西,于2004年含冤离世。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很多同事都知道陆芙蓉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恶警打死的。

    黄亚英,女,生前在南通市青年中路处开了一间眼镜店,自己做老板。她于1998年喜得大法(当年50岁),自修炼大法后,原高血压高危症状明显得到好转,病情消失,宽容待人,身体外观状态也恢复正常(未修炼前很胖)。

    1999年迫害开始了她觉得法轮功是好的,叫人做好人还身体好了,对个人对社会都有好处,对国家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本着这颗善良的心去向政府说明情况,然而却惊动了当地恶党政府的头头招来了公安,虹桥派出所将黄亚英立即监控并闯入黄亚英家进行了非法抄家,抢走黄亚英的全部大法书籍,连打坐的坐垫都抢走。虹桥派出所利用其丈夫打她,还把她两次送进精神病医院(现在叫南通第四人民医院)一关就是几个月。

    黄亚英在受了精神和肉体多重痛苦后,疾病复发导致死亡。

    江苏省南通市恶人榜:
    “610”凶手: 葛志均——13390961775(手机)
    “610”局长:郭志强----13390962666(手机)
    “610” 朱建林----
    “610”洗脑班主任 : 李联常---
    “610”洗脑班恶警: 朱丛华----

    钱晓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带头人”,因迫害有功去江苏省里继续做“带头人”。

    黄寿平
    “610”恶人:丁志垂——13606299398
    虹桥街道办事处“610”工作人员:杨姬----1339094949219(手机)
    虹桥派出所教导员:沈卫——13390962272(手机)
    虹桥派出所所长:李兰军——13390962088(手机)


    江苏盐城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以下是江苏盐城市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张新民,盐城市交通局总账会计。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大丰方强农场两年,原工作被非法开除。于二零零五年被盐城市“六一零”办公室强行关押到盐城军分区招待所洗脑迫害,与他一同被非法关押的还有盐城市区法轮功学员朱桂良、唐飞飞等人。张新民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正念回家。在非法关押期间,朱桂良原本一个健康的人,被强制洗脑,并被肉体折磨,身体出现病危症状,回家后在当年底之前就离世了。

    参与迫害的有市“六一零”的赵开庆、王发强、周广林、陈海等。

    ◇倪强珍,原盐城袜厂工人,张新民妻子,现年四十多岁。二零零零年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回来后于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被市“六一零”、市法院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南京女子监狱,回家后被单位非法开除工作。

    ◇卞金銮,女,盐都钟表眼镜公司职工。卞金銮于二零零零年四月十日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回来后,四月十七日被工作单位、城东派出所警察叫去谈话软禁,她坚定修炼,四月二十日被劫持到盐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她突又被盐都“六一零”和市国保大队人员绑架、抄家,后被挟持到盐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六天。

    ◇周翠珍,盐城土产公司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秋天,城东派出所所长曹、警察周艳和原单位领导将周翠珍关到盐城市劳动局招待所洗脑班,当时一同被非法关押的有原盐城江动厂退休女工卞金荣、盐纺集团退休女工蕉凤霞等同修。周翠珍在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回家。当时盐城市“六一零”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姜军、陈海负责此事。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三日,她又被亭湖区“六一零”及区国保大队先抄家后强制绑架到市区南洋派出所,被打骂、吊在铁椅子上折磨四天四夜。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召开之前,她又被工作单位、居住地新河社区、亭湖区公安分局的人员强行带到市劳动局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后才回家。焦凤霞被强制洗脑放弃修炼后得了一身重病至今不能正常行走。


    邱美玲自述遭烟台栖霞市“610”恶人和恶警酷刑逼供的遭遇

    我叫邱美玲,烟台栖霞市人,于1998年遇车祸后大脑有淤血,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不长时间大脑恢复正常。

    1999年7月大法受到不白之冤,遭到恶党的迫害、污蔑。我为了给大法给师父说句公道话,去了北京信访办,被恶警绑架了回来,勒索了我2000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后来我和同修做资料,资料点就在我家草棚,2002年的冬天和我一块做资料的同修到外地联系同修的时候被绑架,因为没经住严酷迫害,把我说了出来,把资料点的钥匙给了恶警。一天我在家做晚饭,有人敲门说找我丈夫有事,我又不加思索一下把门打开后,“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头子和六个便衣警察进门就凶恶的跟我要复印机,我不配合。他们就朝我吹胡子瞪眼要到我家草棚去看,他们拿钥匙打开了草棚的门,把复印机和其它东西还有大法资料一块抢到车上,又把我拖到他们开的警车上,一直把我拉到小庄洗脑班。

    到了洗脑班把我从车上掀下来,洗脑班的头目牟忠华、郭少军还有其他一些人,一夜没住手脚的打我,郭少军打累了就叫陪同的恶人打,郭少军用很厚的书刊物放水里稍微一泡就拿出来打我的头脸、耳朵,打到凌晨三点多他们休息去了,不让我睡觉,直到天亮,罚站一天,晚上又开始打。“610”恶人一直把我打得不省人事躺在水泥地上。等我醒来后又把我绑架到另一个房间里迫害,还继续打,拿床板打我的全身,脸被他们打的肿了,眼肿的睁不开,全身钻心的痛。

    吃了早饭他们乐哈哈的进了屋继续迫害,问:“复印机是谁买的?”一边问一边欺骗,“资料都给了谁?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就看你说不说实话。”我说:“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恶人打得更凶了,一个恶人抻着我的手指头,另一恶人拿书板打手背,手被打得肿得高高的,把我打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头被打得天天发晕,嘴也张不开。

    家里的亲人去了洗脑班,恶人说什么也不让看我,一个劲的诈唬又是判刑又是劳教的。我七十岁的父母去了都被他们吓唬的一个劲的哭,老人知道邪党邪气,于是心里更害怕。我女儿还有半年考大学,给她造成了精神的压力和心里的痛苦。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就这样“610”的邪恶之徒迫害我20多天,逼我家人拿了2000元钱才把我放回家,回家后我休息了接近半年身体才逐步恢复。

    后来,恶徒没有任何理由,到我家搜家两次,把我的大法书和资料全部抢走,有一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丈夫单位的领导说好话、请客才把我放回家,每次到了敏感日,丈夫都要受到单位领导的骚扰。


    山东省高密市许翠花自叙遭迫害经过

    我是山东省高密市大牟家镇周戈庄社区槐家村人,叫许翠花,61岁,于一九九八年正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有心脏病、胸膜炎、膀胱炎、肾炎,四肢无力,躺下身体后,手脚都不会动。肩周炎、风湿病、腰椎间盘突出、尿道炎、小腹内有一个硬瘤,尿道炎厉害后,尿出的是血,或便出的全是坏掉的肉膜。修炼后以上所有症状全部消失,从此以后一粒药都没有吃,真是感谢师父!

    然而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开始了,每年五一、十一、元旦,恶人都到我家骚扰,平常还不间断地到我家到处乱翻。在周戈庄派出所,恶警张言光让我平坐地上,两胳膊伸直,用槐树条子很抽我的双手、手指,用硬壳笔记本打我的嘴,恶人明着罚款一万元,暗地里勒索、要挟家人(家人未修炼法轮功)这样一直骚扰到二零一零年。期间在高密看守所还遭迫害二次。


    太原法轮功学员贺文隽含冤离世

    太原法轮功学员贺文隽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绑架后,在看守所被恶警强行在胳膊打了一针不明药针后,全身出现严重浮肿、呼吸困难,胳膊和乳房持续疼痛和肿胀,于二零一零年十月痛苦离世。

    贺文隽,女,五十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大法。家住太原市学府街防辐射研究院宿舍。大学毕业后在山西省机械施工公司(二机)工作,后离开公司,一直打零工。

    二零零九年九月初,有位太原防辐射研究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出差时去天安门,被北京恶警绑架,同时牵连到太原市四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就有贺文隽。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警察与太原警察联合绑架到派出所,后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贺文隽不配合恶人的迫害,坚持不放弃修炼大法,被恶警强行在胳膊打了一针不明药针,随后胳膊和乳房出现疼痛和肿胀。贺文隽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送往新店劳教所,因胳膊和乳房出现疼痛和肿胀,劳教所拒收。

    回家后,贺文隽丈夫送她去医院。经医院对贺文隽多次检查、诊断,除外表浮肿外,检查不出任何病症,最后按癌症治疗。经过一年非人的痛苦折磨,贺文隽于二零一零年十月撇下年迈的双亲、丈夫和孩子痛苦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