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中共炮制的伪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惨案,用来栽赃嫁祸法轮功。十年过去了,这场惨案仍然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一些人仍然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但是只要稍加分析,我们就可以看穿中共的谎言。

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传出,在中国大陆有数以千万计的修炼者,但是在天安门自焚之前的九年和之后的十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另外任何一起自焚事件。而且法轮功已经传播到海外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同是中华文化的台湾有数以十万计的修炼者。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也从未在法轮功学员中发生过任何一起自焚事件。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并明确指出自杀是有罪的。显然,修炼法轮功和自焚没有任何联系。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伪造的一个案例。

中共炮制这个伪案,是为了抹黑法轮功,让人误以为修炼法轮功会使人作出极端的举动,从而在大陆民众中制造仇恨。但是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二年传出至今十九年的历史足以证明法轮功的平和理性。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中共在大陆的迫害仍然十分残酷,但法轮功学员只是平和的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自己做好人的权利,同时向大陆民众讲真相,对迫害他们的人慈悲劝善。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采取过任何极端、过激、仇恨或暴力的举动。这说明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忍耐,这说明法轮功对个人、对社会都有善化的作用。

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都有正常的家庭、工作,正常的接触各种资讯,来去自由。他们只是在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修心、行善、做好人,同时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民众讲真相、抵制迫害。中共企图以自焚抹黑法轮功,可是中共才是一个非理性的、极端的、暴力的邪教。中共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抓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的洗脑,强行灌输各种扭曲心智的谎言,并对拒绝改变思想的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和凌虐,这才是邪教的做法,中共才是一个不可理喻的邪教。

当然,也许有善良的朋友认为,在天安门自焚只是个别人反迫害的个人举动,毕竟当年在南越曾有和尚为反对当局打压自焚,在韩国曾有学生为追求民主反独裁而自焚,虽然他们的自焚并不是佛教或民主运动造成的。这当然是非常明智的看法。但是有足够的证据显示,在天安门自焚的人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一出栽赃假戏。

比如,天安门自焚发生后的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表题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的调查文章,文章说,死于自焚的刘春玲的邻居们从来没有人见她练过法轮功,邻居将她描述为一个生活波折并遭受心理问题折磨的女人,她打她的养母,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赚取报酬。

这些说明刘春玲不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教人向善,提升道德。法轮功学员绝不会殴打父母,也不会做三陪这种工作。有心理问题的刘春玲和她的12岁的女儿刘思影成了中共造假的牺牲品而惨死,可怜的小女孩刘思影至今仍然被中共的中小学课本用来向天真的孩子们灌输诋毁法轮功的谎言。

中共推出的所谓“自焚未遂者”刘葆荣也不是法轮功学员。她说的什么“黑烟”、“白烟”等荒诞不经的言论在法轮功的书籍中根本找不到踪影,是中共杜撰的胡言乱语,她在电视中说自己在自焚前喝了半瓶汽油也是荒唐的假话。

另一自焚者王进东在电视画面中点火自焚后,两腿间的雪碧瓶竟然完好无损,里面的半瓶液体被央视指证为汽油,在烈火中也没有燃烧。警察拿着灭火毯,对镜头摆姿势不给王进东灭火,等王喊完莫名其妙的口号,才把灭火毯盖在王的头上。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的刘思影,在伤后四天就带着插管声音清晰的接受采访,违背基本医学常识。

自焚过程不过两分钟,警察手里出现了很多个灭火器,显然是提前预备好的。央视播出的镜头有近景、远景和特写,而且有麦克风录下的口号,摄影师甚至抓拍到小孩喊妈妈的镜头。显然,这场所谓的“自焚”是中共导演的假戏。这场假戏一经播出,其穿帮之处就立即被戳穿。假戏不可能一再上演,天安门自焚假戏成了中共以自焚进行栽赃陷害的孤例。

中国人已经被中共欺骗太久了。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是通过它控制的媒体对它要迫害的对象进行一言堂的批斗,同时伪造各种假证,煽动民众的仇恨情绪,为大打出手制造借口。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假、恶、斗”的历史。中国人不应再被中共欺骗,不应再被中共煽动去仇恨自己的同胞,包括善良平和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