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中共封网 体会正念力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今天是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从九月十三日晚上起我们东北这个小城就开始出现突破网络工具被干扰的现象,表现为自由门等各种网络软件都不太容易突破封锁,即使突破了,过不久也需要从新搜索。九月十四日早上,连动态网的主页都打不开了。自由门界面上基本没有信号显示。

可九月十五号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交流会截稿的日子,越到截稿日期越收到更多的稿件。这可怎么办?我通知同修们专门针对网络封锁发出强大正念。整理稿件的时间也显的格外的紧张,我就想整理出来一篇就尽量投稿一篇,尽量不超出截稿日期。于是每整理出来一篇,就赶紧打开自由门软件,用强大的正念解体封网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从十三日晚到十四日半夜两点多钟,我把当日收到的几篇稿件全都整理完毕,逐一成功发往明慧。因为封网严重,就动网通、自由门、无界浏览轮番试验,最终还下载了自由门7.17版,但仍旧不好使。在连续操作两个多小时后,我终于用自由门7.06版成功破网,但是每次只能操作两秒钟左右网络就又被封了,并且明慧网站内信箱打不开,只能用网页投稿。每篇稿件都是利用那瞬间的两秒钟发送成功的。

十四日,又陆续收到同修的稿件,还是整理完成一篇,就用正念突破封锁利用那瞬间的两秒钟发出去一篇,这样一直弄到十五日半夜一点多钟。十五日白天本来以为可以给自己写体会投稿了,可是又收到同修的长篇来稿,并且同时需要紧急揭露当地邪恶办洗脑班非法抓人的迫害事实,这些直到十五日晚十一点多才完成。

当我松了一口气,突然想到自己的交流稿还没写呢。时间还有几十分钟就到十六日了,我首先找到自己做事拖拉还指望别人早投稿的毛病后,就开始连夜写交流稿,我想即便截稿日期已过,但我也要写出来,这是我必须做的证实法的一项,不能留下遗憾。帮人就是在帮自己。我这几年来在修炼上一度消沉,我虽然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尽量做,但是却只鼓励别人做,而独自消沉。开始我也觉的没什么可写的,在整理同修稿件的过程中,我也想起了自己从得法以来走到今天的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和心得以及不足。一下子象来了灵感一样,思如泉涌,后来实在眼皮抬不起来了,就匆匆结语,赶快突破封锁投稿出去了。

九月十六号是周五,是周刊发表的日子,我没有下载周刊的任务,也没有需要上网的事情,所以虽然打开电脑,但是看网络还是被封锁,就没继续突破。十七日上午,我在使用破网软件时发现,当时的信号特别的强,网络速度很快,我想是不是还让我做什么呢,一看《明慧周刊》出来了,就下载了周刊,以及《明慧周报》等。我把这些文件存在U盘里,去见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同修说周五晚上九点多突破封锁已经下载了。下午我又见到了另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同修说周五下午就下载了,但是同修说也需要我的文件,正好有个同修要在电脑上看这些文件。原来一切都有安排,只要我们正念强,邪恶真是什么也挡不住。

在十三号晚上开始到十七号,连续四天多的时间,虽然表面上看来,封网很严重,但是实质上根本就没影响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而在师父巧妙的安排下,各地同修的强大的整体正念下,这些天来,封网已经越来越封不住,自由门软件的信号虽然不够强,但是越来越有连续性了。

我个人感觉这次封网是邪恶出动大批力量,我本人只要坐在电脑前,浑身的功能就大量的一直在自动发出,而且发出的功能那强大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只有在九九年迫害之初的那几年才有的感觉,现在又来了。这几年邪恶越来越少,但是这次就象拼死一搏一样,突然就都出来了,体现在人间就是邪恶开始办洗脑班非法抓人、封锁网络等。但邪恶毕竟是强弩之末,只要同修正念一强,根本不起作用。所以,我们本地的同修都用正念抵制了非法抓捕,一个也没有被带走。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对着我们的心来的,网络早不封锁晚不封锁,为什么非要在网上交流会截稿的时候才封锁?往年的封锁,我们这里基本上都是十月一日国殇日前一两天才开始的,而且封锁并不严重,只是网页偶尔会打不开,刷新几下就行了。而这次是最严重的,比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时还严重。

我想这和我们本地同修对网上法会的认识有关,大部份同修是觉的自己没啥写的,后来经过切磋交流,大家认识到参加法会不是为了单纯的发表,而是在这个过程中证实大法、交流经验、总结不足、整体提高,更多更好的救人,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于是突然截稿前三天大量交稿。

今天是九月二十号,邪恶的封网已经基本破产,虽然信号也会间断,但基本不受影响,我已从十九号开始又能如往常一样继续在网上自由翱翔了。同修自觉的整体配合的力量是强大的。当然我们不能有欢喜心,其实邪恶闹的越欢的时候,就是邪恶自取灭亡的时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