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 清除迫害于无形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老年弟子。今天交流主要是从三方面谈谈自己见证大法的神奇。

从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九个月正念闯出后,体会到正念威力,平时注重发正念,几乎每个整点都发。如果自己空间场不干净时,师父会点化,自然延长发正念时间,同时加大密度,消除迫害于无形中。

一次,公安局“六一零”一伙五、六个人,来我家要绑架我。我正在厨房发正念,门未闩,可是他们楼上楼下到处找我,可厨房门连推都没推一下。后来还是女儿告诉我:他们来找过我。我想:我有漏也不许旧势力迫害,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换个房间继续高密度长时间发正念。结果他们一天来了五、六趟也没找到我。第三天我就去快餐店上班,一点事也没有。在奥运会期间,象我这种学员,公安局和“六一零”都派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且一天要向“六一零”汇报两次,我因事先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否定迫害,结果没监控我。

去年“六一零”要办洗脑班,扬言所谓“转化率”要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员名单都定好了,大法弟子所在单位要出资三万和六个人,和“六一零”六个人配合转化一人,为期三个月,不转化延期直至转化为止。“六一零”主任一行找我,我就近距离发正念并给他们讲真相近二小时。我以亲身经历,从五七年“反右”开始讲到迫害法轮功,以这里真人真事生动的讲述,“六一零”主任不得不承认我讲的都是事实。他说了一句:“你拿共产党工资怎么尽说共产党坏话。”“我没拿共产党工资,它一不开工厂、二不种地、三不经商,哪来的钱发工资?我拿的是自己挣来的工资,你也一样!”后来我又到他办公室近距离发正念讲真相近二小时。他说:“我不管你了,我管不了你!但你别犯罪。也别想做我的工作。”我告诉他放心,大法弟子不会犯罪。你不管我很好,我不给你讲真相不行。我还希望你和家人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还会来的,直到你明真相得救为止。他说:“你以后说话要注意场合”。(后来听说他不想当“六一零”主任但没人接位)这次洗脑班没有我的名字。后来大家一起发正念解体了洗脑班。洗脑班没办成。

一次我头晕的厉害走路仿佛踩在棉花上一样,与同修(医生)切磋,他要给我量血压。我说:“不用,没高血压还会炼出高血压?这不可能!”“两人谈天,顺便量一量这有什么?”结果一量,高压260,低压180。“你的血压器坏了!”我说。他说:“没坏,我的量压器是这里最好的,不信你去别人那里量一下。”“不用,谢谢!”回来时头一点也不晕了。

从看守所回来(被关九个月)第二天,中午昏迷后摔地上,被送到医院抢救,检查出我患高血压、高血脂、心脏病、脑震荡。医生断言:我不成植物人也得瘫痪。第二天早上八点才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挂吊瓶,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儿。“我要回家。”医生见我醒来,马上过来,要我举手、抬腿。我告诉他们:我浑身上下好好的,没病我要回家。“不行!起码要等头上伤口愈合才行。”(头上缝了七针)我醒来后一切正常,再也检查不出毛病。医生、护士、家人都感神奇。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去年一次消业后,因剧烈呕吐和抽筋,肚子和大腿肌肉疼痛,半夜痛醒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身体是神体,恢复也应该神速,奇迹出现了:原来疼痛绷紧的肌肉一阵清凉非常舒服,象冰块在溶化,不到一分钟疼痛消失了。

电视机、打印机、MP3等法器坏了,我没想它们坏了,只想它是法器,会自个修复,隔天就真的恢复正常。

以上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