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市教师肖远光遭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林业技工学校讲师肖远光因修炼法轮功,身体获得健康,道德升华。二零零零年九月,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开庭判肖远光三年,关入江西赣江监狱。非法强加的刑期期满后,肖远光又被劫持到南昌劳教所所属南昌劳动教养学校迫害

肖远光,一九六四年出生,是江西省林业技工学校(该校现已并入江西广播电视大学)讲师。他在南京林业大学读大学时,身体患病多次住院。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消化不好的身体很快彻底恢复了健康,公费医疗本基本上再没有用过了,而且脾气性格、气质也变好了。深得学生、同事、家人及邻里赞赏。工作上领导安排什么就做什么。一九九九年元月,被学校评为学校九八年度优秀教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看到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污蔑,而现实中,法轮功是教人以 “真、善、忍”为做人准则,提高人的道德水平,而且从亲身体会和看到过那么多疾病患者因修炼法轮功而获得健康,肖远光感到不能理解,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国家领导人听信了坏人的谗言?觉得应该去跟国家领导人讲明情况,如果国家领导人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这个问题很快就能纠正。

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肖远光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程。到了北京,知道了一上访就要被抓,他感到很茫然……,政府怎么会这样呢?他想找寻解决问题的办法。

九九年十一月,肖远光在北京被立水桥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江西警察赶到将他关入北京朝阳看守所。十一月七日,肖远光被南昌警察带回南昌非法关入南昌第一看守所。

九九年八月份,肖远光在北京时,南昌国安局的人找到肖远光的妻子,逼迫她带他们到了北京去抓她丈夫。由于当时铺天盖地的迫害形势,肖远光的妻子承受不住各方面的压力,提出离婚,在看守所和肖远光见面时,不住的哭泣。

南昌市西湖区法院在离婚判决书上不写离婚的真实理由,胡乱编造。

二零零零年二月,离了婚的前妻受不了环境的压力,离开了南昌,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在南昌痛苦去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肖远光平时身体较好的母亲在悲痛中突然去世,还不到六十岁。

在母亲的眼里,肖远光是个听话的孩子,从不惹事。肖远光被非法关押后,母亲从九江来到南昌想见儿子,怎么也见不到。亲友们问到她儿子时,她也不说话,直是流泪。觉也睡不着。母亲去世,家里人想让肖远光回家给母亲送葬,可是各方面都不肯。二零零零年十月,肖远光被非法关进南昌监狱,才知母亲已经去世。

二零零零年九月,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开庭判肖远光三年。肖远光在法庭上自我辩护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根据宪法,公民有信仰自由,有上访、提意见的权利。检察官应该是懂法律的,在法庭上说话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怎么能象读报纸一样,新闻报道怎么能作为定罪的依据?检察院的两个人不作声,整个大厅人都很静。审判长要继续,肖远光坚持要公诉人回答刚才问题。审判长转向公诉人,检察院的一个人转身轻声对审判长说,他要说的都说了。审判长说:他说他要说的都说了。

没有理由,硬是判三年。审判长是当时西湖区法院院长熊承俊。

肖远光被非法关押在南昌第一看守所期间,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吴勤、警察杨某、十字街派出所警察刘福林参与非法审讯、西湖分局政保科负责人下的逮捕证。西湖区检察院、西湖区法院参与了非法审讯。

肖远光在北京被关入看守所时,南昌警察说他代为保管现金,回到南昌,在火车站站台上,十字街派出所指导员徐某将肖远光的二千多元现金转交给瓦子角派出所的警察熊某,当时瓦子角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同时在场。后家属多次去要这钱都未要到。六年后,肖远光出狱,瓦子角派出所已不存在,找到辖区广润门派出所副所长周某(当年瓦子角派出所副所长)提出当年二千多元现金之事,后周说他打了电话给已调到丁公路派出所的熊某,熊说不记得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肖远光被关入江西赣江监狱入监队,一星期后,又被关入南昌监狱一大队。在南昌监狱肖远光写了申诉状,认为自己是无辜被迫害,交给狱方要求转达。无音讯。

二零零一年二月,肖远光又被关入江西豫章监狱狱侦科。

二零零二年初,肖远光因不接受狱侦科的无理安排,被关入狱侦科的严管队,强迫干超时的苦役,做各式装饰用的串灯等。上午八点不到就开始,经常要干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有时干到伙房做早饭的锅炉响了。有的犯人(非法轮功学员)受不了这种强度的变相体罚而自残、自杀。

严管最多三个月到期,到期也不给解除,恶警想以此逼迫肖远光放弃信仰,严管八、九个月,直到零二年十一月非法刑满出狱。

在零二年五月,狱侦科科长陈其锦指使犯人将肖远光背铐吊在楼梯扶手上迫害。肖远光绝食抗议,警察张群对肖远光进行辱骂,之前打了肖远光耳光。

豫章监狱副监狱长刘天贵,狱侦科警察罗辉、严管队指导员周广彦等均参与了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刘天贵在肖远光出狱不久遭恶报死亡,刚六十岁。

被非法强加的刑期期满那天,狱侦科长陈其锦假惺惺的说,当地来接你回去啊。其实,他们早已暗中串通,做了黑材料。开车进来接的是瓦子角派出所的警察,他们将肖远光又劫持到南昌劳教所所属南昌劳动教养学校迫害,要劳教三年。

肖远光在南昌劳教所多次绝食抵制迫害,零四年十二月,一度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南昌第一医院救治,在没脱离危险的情况下又被带回南昌劳教所。

南昌劳教所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南昌劳教所副所长吴海洋、教育科的陈健、南昌劳动教养学校一中队中队长聂志岗、副中队长刘洪平等。

二零零五年出狱,肖远光回到单位,被当年学校的党办主任张晓兰告知,九九年被非法判刑后,单位就开除了他的工职。

单位当时的校长是周学松、书记是肖家辉。

二零零八年六月,肖远光遭到九江警察的迫害。九江浔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甘棠派出所恶警上门绑架了肖远光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夏翠兰,抢走电脑、现金等私人财物,并几次窜到肖远光所在的公司企图绑架。

浔阳区国保大队等单位的恶警非法提外审,酷刑逼问夏翠兰,夏翠兰撞破了头满脸鲜血,昏死过去。

浔阳区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李明、黎军等积极充当打手迫害。

夏翠兰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江西女劳教所遭受加期二个月的迫害,夏翠兰出来时骨瘦如柴,脱了相。

参与迫害的有江西女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洪创华、吕秀英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