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我于2001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现把当时的经历写出来以揭露中共的迫害

(一)黑暗的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

1.超负荷的非法奴役

在劳教调遣处,法轮功学员们被强迫进行长时间、高负荷的奴役劳动。我们每天早五点就被迫起床干活儿,并且只有把指定的活儿干完才能睡觉。由于任务量非常大,我们经常要劳动到夜里12点以后才能休息。同时,我们干活儿的环境极其恶劣。二十多个人被迫挤在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里干活儿,根本没有活动的空间。尤其是到了夏天,这种闷热拥挤的环境更是难以忍受。

2.灭绝人性的迫害

2001年的调遣处是平房,一进调遣处学员们就被迫搜身,并且不许抬头,只要一抬头恶警就马上拳打脚踢。每天早晚点名的时候学员们被迫答“到”;学员吃饭、领饭时要单膝跪下,向恶警报出姓名还要在之前加上“劳教人员”这几个字,如果不说就不能领饭,并且一饿就是几天;学员如果不背监规、所纪就被剥夺吃饭、睡觉的权利,而且还要受到毫无人性的体罚。在劳教调遣处,恶警们无视法律,肆意妄为,经常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体罚。记得一位姓张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国丽娜暴打以致面部肿大,其双脚还被恶警穿着皮鞋猛踩,以致血肉模糊,骨头都露了出来。并且之后恶警还逼迫张罚站到夜里2、3点钟;还有一位19岁的年轻学员李远东被恶警呈“大”字形绑在床上一个多月,最后导致李尿血并且浑身浮肿;恶警还曾把擦地的抹布往学员的嘴里塞。

3.恶劣的生存条件

学员们每天早晚洗漱加上去厕所的时间被限制为2-3分钟,并且每个人只能接一点点水。由于时间太短,学员们被迫一边上厕所一边洗漱,如果时间到了还没有上完厕所,调遣处的值班人员就会拳打脚踢并且辱骂学员,有时把脸盆踢翻,所以有的学员经常是大、小便解到一半就得憋回去,不然就是一顿打骂。学员们每天去厕所的次数被限制为两次,喝水也被限制为两次(上午10点,下午3点),每次只有2分钟时间,并且都是刚烧开的热水。学员们被迫排着队、站在太阳下喝水,上面晒着,下面烫着,每次都是喝不了几口就到时间了,只好倒掉回到班里继续干活儿,如果不把水倒掉就会遭到恶警打骂。我们吃的饭菜常年不变,只有萝卜、白菜,并且根本不洗,吃到嘴里都是沙子,吃完饭后饭盒里剩下的是一层沙子。夏天炎热学员们也不准洗澡、洗衣服,闷热的小屋里都是汗臭味。苍蝇很多,密密麻麻爬满了屋顶;蚊子也很多,晚上咬得大家无法入眠。

(二)邪恶的北京女子劳教所

1.多种奴役折磨

拔草:
夏天学员们被迫去地里拔草,一大片地要求在一天内拔完,学员们在毒辣的太阳下一干就是7、8个小时,并且不给水喝、不许休息。

包茶叶:
学员们在包装茶叶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所有人的身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黄绿色的粉尘,屋中也充满了这种茶叶的粉尘。

包绿豆:
每个小组的任务是50箱,两大集装箱的绿豆2-3天就要包装好。由于工作量太大,学员们没有喘气的机会,累得直不起腰、浑身酸痛。

2.禁闭迫害

对于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更是加强迫害,把学员关在黑屋子里(冬天没有暖气,夏天门窗紧闭,屋内没有通风设施),由普通劳教人员轮番监视迫害,对学员非打即骂、不许睡觉或只让睡2个小时、罚站、罚坐(有时长达每天22小时),有时剥夺学员去厕所的权利,对于拒绝进食的学员还采取野蛮灌食。

3.限制自由

法轮功学员每月被搜房间、搜身2次;家属来看望学员时被强迫搜身;学员上厕所被迫打报告,并且要加上“劳教人员某某某”才行,否则不让去厕所;每个班里的学员间不能说话,由普通劳教人员监督;外出干活儿时班与班之间要拉开距离。

4.集训队:饭中下药

曾经有一个普通劳教人员私下透露给我,他在集训队曾亲眼看见恶警往学员饭里下药,结果学员过几天就变得神志恍惚。

5.恶警李子平的罪行

劳教所二大队的恶警李子平指使其他恶警用几百度的大灯泡烤学员的面部,有的学员被折磨得几乎失明。
严冬,李还指使别人用凉水往学员身上浇,并且过后不准学员更换衣服。

结语:

写出上文是为了证实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所受到的非人折磨,曝光中共的迫害。在此也提醒那些还在对法轮功学员作恶的人,不要给邪党卖命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不及时停止行恶,上天的报应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