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真善忍”信仰而遭中共迫害的画家们(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一九九七年五月十日至十四日,长春南岭体育场主楼举办了一个为期五天的大型书画展,六百五十五件精美的作品吸引了省内六千多人参观,吉林省书画院长说:这次书画展的水平超过历次吉林省专业书画展。画展期间还出现了很多奇迹,例如有一位瘫痪六年的妇女,被人抬着进展览大厅,几分钟后就能自己走路,她当众走三圈,在场的人掌声雷动。

书画展参展作品(1997)

什么样的画展竟有如此超常的威力呢?

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长春的法轮功学员为纪念李洪志先生传法五周年而举办的,当时得到了省、市气功协会和有关部门的支持。画展所有作品都是洪扬大法、赞颂李洪志先生的,作者绝大部份是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专业画家、书法家、社会名人、业余作者等等。

当时,法轮功以“真、善、忍”的法理和神奇的健身功效传遍中国大陆,修炼人数迅猛增长,其中不乏各类专家学者,包括很多书画艺术家们。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当海外的画家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国举办“真、善、忍”美展,获得各界好评的时候,中国大陆的那些艺术家们却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有的含冤离世,有的被判重刑、被迫害致残,还有的背井离乡,流亡海外。以下是我们搜集到的部份案例,仅是冰山一角。

齐白石的孙女、齐秉淑曾被关进精神病院

齐秉淑女士,现年六十多岁,是著名画家齐白石的亲孙女,也是著名画家,她画的画非常好,齐白石曾经说过,她的画可以和齐白石乱真。齐秉淑修炼法轮功之前全身是病,经常大出血,脸白的象纸一样,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修炼法轮功之后重病奇迹般地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齐秉淑和其他法轮大法修炼者自发到“信访办”和平请愿,站了整整一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齐秉淑多次被绑架,仅仅因为她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曾被强行关进北京市朝阳区大北窑镇大柳树精神病医院,大夫说她得了“气功分裂症”,强行给她打针、吃药,还扬言“等什么时候法轮功结束了什么时候放” ;她被关在牢里期间,牢里的警察、监狱长、公安的头儿等,都强迫她画一些画,画了就收走,收走以后就去卖掉。一方面对她迫害,一方面还要强迫她画画。据悉,齐秉淑未被关押以前,由于修炼了大法,人显得非常年轻,看上去象四十多岁的人;被非法关押后摧残得两鬓白发苍苍,手不停地颤抖,从目前情况看已经不能再作画了。

中共借奥运绑架画家王月明、范一鸣、许那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统计,零八年一月至七月,北京地区被中共以“迎奥运”为名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高达586人,其中包括著名油画家王月明、范一鸣,画家许那和她的丈夫、音乐人于宙。


油画家范一鸣

范一鸣,1967年生于福建,为人忠厚,自幼酷爱绘画。1991年,他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学习结束后成为专业画家,其作品多为欧美等国私人所收藏。2001年,范一鸣应邀为英国前首相西斯先生画像并被邀请前往英国进行文化艺术交流。2001至2003年在香港三次举办个人展。2004年在英国伦敦举办个人展。2004年9月由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同路而行——油画家作品专辑——范一鸣油画精品》,2004年10月参加在北京国际艺苑举办的首届“同路而行”油画联展;2005年11月参加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的第二届“同路而行”油画联展。

范一鸣因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接儿子(八岁)放学回家途中,被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警察尾随进家,遭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


范一鸣的作品《雪花飘过》(局部),在美国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世界华人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中获银奖


油画家范一鸣作品图片


油画家范一鸣作品图片

王明月,一九六二年生于北京,一九九一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专业从事油画创作。一九九五年,王明月的作品《三月》、《红珊瑚》、《藏童》等曾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北京之风》油画展,部份作品刊登在《中国美术》、《十月》、《新艺术家》等报刊杂志上,并多次参加国内外油画邀请展及拍卖,多数作品被美术馆及私人收藏。二零零零年,应邀为英国前首相西斯先生本人画像并前往英国参加文化艺术交流,二零零四年受邀在英国举办个人画展,《梦花魂》系列于开展当天全部售出。同年,作品《寻春》在十月十五日国际艺苑举办的“同路而行”油画展中展出,备受关注。


北京著名油画家王明月

王明月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明月仍坚持修炼。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上午,王明月被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派出所恶警抄家、绑架后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原本身强体健他被迫害得瘦了一大圈。


王明月的油画作品:《红蔷薇》

王明月的油画作品:《无名》

许那,一位小有名气的年轻画家,出生在吉林长春,父亲是文联画家,母亲为人忠厚,注重品行修养,是吉林美院教师。许那的作品一九九八年在中国青年油画展中获嘉奖,她的画在内地和香港都很有名。许那的丈夫于宙是她的东北老乡,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对诗词歌赋也很有研究,是“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这个著名民谣乐队的鼓手。他们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用善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夫妻琴瑟和谐,生活美满。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许那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六年回到家里。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十点左右,与丈夫演出结束驾车返家途中,行驶到北京市通州区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因警察发现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夫妻双双遭到绑架,仅十一天,于宙就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二岁。许那则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三年中,她始终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共高压洗脑下坚贞不屈,不向邪恶妥协“转化”而遭到残酷折磨,被迫害打掉了两颗门牙。

牡丹江市图书馆画家于宗海被冤判重刑十二年 迫害致残

于宗海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图书馆的画家,从事图书馆美工设计,在单位是劳动模范、标兵。修炼前因工作繁重,积劳成疾,得了股骨头坏死病,身体弱到连一小脸盆煤都端不动。到各大医院检查医治没有效果,医生建议只能截肢。一九九四年于宗海有幸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大连讲法学习班,参加完学习班刚回来,自己就能把二百斤大米一口气从一楼扛到五楼,从那以后,于宗海不但身体康复了,精神面貌也有极大的改观,所有的同事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的。

二零零一年于宗海海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他的身体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迫害之初遭到刑讯逼供,遭恶警毒打、往口鼻里灌芥末油;二零零六年八月末,于宗海在监狱受超强奴役劳动,左眼受创,泪腺断裂,因未能及时手术,可能会一辈子流泪,即使这样,狱警还强迫他为监狱画画,特别是画虎,因为画虎在市场上很值钱。北方的冬天零下十几度,于宗海被扒光衣服用凉水浇,还要在室外冷冻!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牡丹江监狱六监区多次对被关押法轮功学员搜身和对物品进行搜查,于宗海遭到恶警葛华、王辉以及恶警指使的犯人谢士德等人殴打。

二零一零年年底,于宗海被暴力殴打,腿骨被打断、胸骨突出,现在还一直头晕,眼睛也看不清,走路很困难。牡丹江监狱长期不让探视,家属一直都不清楚于宗海的情况,近期才得知他在监狱遭到严重迫害的消息。

河北省衡水师范学校讲师、漫画家张之泉含冤离世

河北省衡水师范学校讲师、漫画家张之泉,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文革时曾遭冤狱迫害。退休后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晚,张之泉被衡水深州市恶警贾双万、尚运航从老家深州市西阳台村绑架后被非法判重刑七年,在河北省第四监狱遭受迫害。在他被非法关押的前四年,身体还十分健康,狱医惊奇的赞叹他七十出头的人,心脏还呈现四十岁年轻人的健康图像。之后,狱警为了名利先后利用两个流氓(刑事犯)对他进行人身摧残:任意打骂,在脸上吐唾沫,敲床(铁床),撩被子,不让睡觉,逼供,审讯,体罚,惊吓等等,甚至狂妄至极的扬言:“我叫谁死在监狱,他就别想出去。”并断言张之泉一定死在监狱。

张之泉
张之泉

残酷的摧残使张之泉的身体彻底垮了,原本一百四、五十斤的他,只剩了六七十斤,完全脱了相,在家人强烈要求下,于二零零七年三月抬出监狱(保外就医),到家人去接他时,张之泉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是从监狱抬出来的,以致儿子都不敢相认。回到家后,张之泉不断遭到当地“610”、公安国保骚扰,还不发给退休工资,在各方面压力之下,身体精神一直不能恢复,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八次遭绑架的中国航空航天部电子设备工程师兼画家岳昌智

七十二岁的岳昌智,曾是中国航空航天部电子设备工程师兼画家,她的水墨作品被收录在中国五百画家名录中。她业务水平高,为人善良,九八年大洪水时她一次捐款三万元人民币。


起诉周永康的两位原告陈京晓(右)和岳昌智(左)

岳昌智一生坎坷,体弱多病,严峻的生活让她苦不堪言,直到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沉疴尽释,每年为国家省下不少医疗费。一九九九年后,岳昌智曾八次遭捕,两次被送入“强行转化班”。单位除经常开会批斗她外,还将其退休金由一千三百元人民币减至两百元人民币。二零零三年七月岳昌智再度被枉判四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受到多种酷刑折磨,多次生命垂危,遍体鳞伤,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在她身体支撑不住的情况下用突然袭击的方式打她。有一次九个人同时把她按在地上打,压着她打,打得她牙齿松动,还把她的两条腿呈一字形劈开,然后抓住她的后脖领子,猛然间往前压,她的腰当场就拍拍两声响,人疼痛得昏厥过去。醒来后那些人问她“还炼不炼”?她答道炼,他们就接着压,反反复复折磨她。脊椎骨被折成三段,大面积的瘀血一个月都不褪。由于得不到医治和起码的休息,使她的脊椎骨断处无法复位,并严重侧腰。现已移居澳洲。

失踪的“世界书画名人”李光伟

李光伟,男,1935年8月出生,江西南昌松柏巷小学退休教师,被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世界书画协会,比利时世界文化交流中心,中国书画艺术名人研究院等十六家联合审定为“世界书画名人”荣誉称号。作品及传略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第五卷下册、《世界当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世界当代著名画家真迹博览大典》等多部大辞典。


李光伟

1998年底,李光伟身患重病,严重到不能走路,到处求医无效。后在老伴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好转了,自己可以走去炼功和学法了。 九九年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抄了他的家,使这位在文革中受过重伤的老人惊吓过度,旧病复发。他把自己写的修炼受益体会和真相信件寄给不明真相的人们和自己的画友,因此遭到监视,出门有人跟踪, 05年7月25日那天,他对家里人说出去走一走。谁知这一走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李光伟至今下落不明,哭干了眼泪的老伴和儿女到处找他,也曾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也找了许多公安部门,市长,可他们几乎都以他炼法轮功而推脱,不受理,不找人,甚至还威胁他女儿说“不要自找麻烦”。

流亡海外的前花城出版社美术编辑王惠敏

王惠敏,广州美院毕业,曾任花城出版社美术编辑、副主任职位。其艺术作品在意大利、新加坡、韩国和香港等地展出,美国当代艺术网页也对她做过介绍。王惠敏在从事现代艺术的过程中,发现西方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才开始回头看中国的东西,这时,她看到自己的出版社出版的法轮功书籍,进而走入修炼。


在中国期间曾被数次监禁的艺术家王惠敏和她作品“为你而来”

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于2001年11月至2003年4月被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东山区法制学习班(洗脑班)遭受迫害,绝食抗议四个月,期间被灌食、强行注射药物,直到生命垂危时被释放。二零零五年,她又一次被捕,在一个月的绝食抗议及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之后,她来到了美国。

在迫害中流离失所的画家路明

路明,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美术教育专业,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是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书法家协会会员。一九八九年被安徽省文化厅评定为美术师(中级)。 他的作品《报春雪梅图》获安徽省大型企业美术大展金奖,作品《墨竹》获华东地区美术书法艺术大展二等奖,被全国著名书法家刘子善先生誉为“江淮一枝竹”称号。

路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到北京上访被劳教二年,并被强制关押在洗脑班遭受迫害。后来被迫离家出走,长期流离在外,下面是他在08年新年期间发往明慧网的几幅画作。


玉骨冰姿

牡丹

新篁吐翠


报春雪梅

另外,还有许多身为画家的法轮功学员们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迫害。例如: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赵宝利,男,2007年7月被劳教2年,非法关押于北京团河监狱。

善画观音像的四川成都市年轻女画家易先恂曾在四川简阳养马河劳改农场被非法劳教三年。

现年六十岁的山东济宁画家高月林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强行灌食时撬断舌根大动脉,直至生命垂危。

厦门大学美术学院青年教师叶密,真诚善良、才华洋溢,曾多次在全国美术大赛在获奖,于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福建女监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

北京青年画家张永旗于二零零六年被非法重刑八年,至今仍在监狱遭受迫害。

珠海知名画家郑艾欣因修炼大法屡次被绑架,遭受劳教迫害三年多。

广西百色市书画家何贤忠,为人善良耿直,言谈简洁,擅长国画和毛笔书法,年轻时曾骑单车一人游历祖国各地,因修大法先后被非法劳教共四年。

福建南平建鸥的黄婉娴,为人诚恳、聪明善良,早年曾進修中央美术学院徐悲鸿画室,功底扎实,擅长写实古典人物油画,在深圳大芬油画村从事绘画工作,深得广大同行客商赞赏。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遭受三年的非法劳教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再被绑架,五月二十七日上午在深圳被非法开庭。具体情况不详。

淮南法轮功学员、画家吴守开在南湖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遭到野蛮灌食,恶人用一个竹筒子将他的嘴撑开,然后用水直接往竹筒子里倒,还将一个可乐瓶子盖子上戳几个眼,里面灌上水,然后用手挤压,将水柱往吴守开的鼻孔里面喷,吴守开嘴巴上被塞进竹筒灌水,同时又有可乐瓶往鼻孔里喷水,人根本就喘不过气来,吴守开差点被呛死。狱警说:“灌死你我们也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北京海淀区八一中学美术教师秦尉,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系,正直、和蔼、乐于助人,深受学生的爱戴和尊重,同事们也经常对他赞不绝口。秦尉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历尽恶警酷刑毒打、连续剥夺睡眠15天等种种非人的折磨,是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罪恶黑幕的见证者之一。二零零四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茶店的男子监狱遭受长期奴役折磨。

原住在北京顺义区的高宗震,是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会员、中国公共关系艺术委员会会员。他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比赛中获奖,作品“知足者富”入编《中国当代艺术家收藏大典》并获金奖。二零零六年他向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捐款十万元和十幅书法作品,被世界和平慈善基金总会聘为“爱心大使”并颁发金牌。高宗震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后被单位开除,多次遭非法绑架与毒打,女儿高洋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受到学校老师的歧视,零七年父女俩背井离乡,远走澳洲。


艺术家兼书法家高宗震

中共历次运动中迫害的人很多是社会主流或精英人群。而中共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画家的残酷迫害,是在艺术、道德层面上败坏着中国社会,甚至厚颜无耻的把迫害延伸到海外人士,如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艺术系张昆仑教授回国时被中共非法劳教,惨遭殴打、电刑等酷刑折磨;澳大利亚籍画家章翠英女士回国请愿遭到八个月的非法监禁等等。

法轮功是以修炼“真、善、忍”为原则佛家修炼大法,教人心向善,使许多人重症得到康复,道德得到升华,到九九年就吸引了上亿人修炼。中共头目江XX出于妒嫉之心,操控中共这个迫害机器,发起了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长达十二年的残酷迫害。然而十二年来,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反而在全世界弘传。而中共迫害法轮功所做的一切,赤祼祼的暴露着其邪恶、噬血的本质,结局必定是在迫害好人、迫害社会精英中,加速着自己的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