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人啊,你不要光做事,也要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写下这个题目,心里很酸,因为这些天,本地区的几个协调人同修相继被邪恶绑架。有的被绑架的第二天就非法劳教,有的在看守所被酷刑折磨,同修们都忙于发正念和营救,大家心里都沉沉的。这是本地区在迫害十余年来,损失最大一次。这些天来,大家一直在总结:为什么在正法形势到了最后,邪恶少了,环境宽松了,在本地却出现这么大的迫害?几个县的主要协调人几乎全部被邪恶绑架,给本地区救度众生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下面,根据同修的交流和我个人所见,谈一点浅显的认识。意在吸取教训,少受损失。

被迫害的协调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做事心强,学法少,人心重。这些协调人同修,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上,带领本地同修确实付出很大。甚至,有的拿出家里全部积蓄投入大法项目,每日每夜扎在救人项目上。哪里有事需要协调时,一个电话,一个口信,人立马赶到,有的几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正因为这样,他们在同修心目中威信很高,甚至成了一些同修心目中的“靠山”和“拐棍”。

有一个协调人,在本县的几百名同修中,那真是一呼百应。大家对他的崇拜和信服几乎到了极点。(这种现象,无论对他本人和崇拜他的同修都是很危险的)他在全县组织了无数个网络式的学法点,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一遍遍的从城市撒向乡村,几百里的范围几乎没有死角。在他的组织下,全县成立了信息收集组,揭露邪恶报道组,资料发放组……不论开什么会,他都坐在前面,而且是主讲。有的同修背后说:“我们的总协调人呀,就象领头干活的生产队长,没有他操不到的心,没有他管不到的事儿。”可以说,本地救度众生的事儿真是搞得轰轰烈烈。他自己很少有清净的时候,总是电话不断。这个事儿还没有处理完,那个事儿又找上了。谁病业关没过去了,哪个组要开交流会了,谁又邪悟了……他每天都在奔波中。每一件事儿,都需要他定调拍板。

可想而知,他每天陷在这么多的事务中,怎么能有时间去学法呢?怎么能静心去学法呢?其间,有的同修也意识到这种状态对他本人的危险,严肃的指出他学法少和实修的问题。 甚至有的同修急切的说:“你立马停下吧,不能再这样成天忙事务了。你就是为了大家,也应该停下啊。”他自己也觉得学法少,状态不对劲儿。曾试着放下一切,关上门,在家好好学几天法。可是不行啊,刚学上一段,就有人来敲门,又把他拉到事务中去了。不得已,他在开车下乡时,一边开着车,一边让身边的同修给读法(这种学法,是对法的不敬)。由于法学不好,心性提高的很慢,偏激的认识和很强的自我,使家庭矛盾也很大。尽管他大法的事确实做了不少,可是回过头来看看,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是不是在用人心做大法的事呢?尽管,他这几年大法的事儿一直做得很顺和显赫,可是别忘了:“旧势力现在没动你,等你走向圆满最后阶段时一定会因此事而阻挡你,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这期间,师父曾多次点化他,要学法实修,他也曾多次暗下决心:忙过这一阵子,一定要好好学学法。可是旧势力看到他这么强的干事心和满足于大法项目的成就感,就越给他安排事儿,让他忙的团团转,让他感到这种干事中的充实和快乐,让他挤不出时间学法。

他被邪恶迫害后,在全县震动很大,很多同修象塌了天一样,茫然、沉重、不知所措,不知下一步该咋办?还有的同修生出了强烈的怕心:藏书,藏资料……修炼的严肃就在于以法为师走自己的路。正是因为周围有那么多同修看协调人,结果这明显的大漏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迫害。直到此时,有的同修才如梦方醒。协调人不学法自然有问题,可是大家指望协调人的心不也是一个大漏吗?“比如很多人都在看别人怎么修,大家也跟着学,而不是走自己的路。那旧势力就会让他早走,从中看你们的心怎么动、修还是不修。”(《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几个月时间,邪恶象疯狂了一般,本地最有能力的几个协调人相继被绑架。

还有一个协调人,经常组织本地同修切磋交流,大家讲真相发资料,救人的整体形势非常好。在她影响和带动下,本地一些以前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也走了出来。可以说,该协调人“事儿”确实做了不少。她本人也愿意说,愿意张罗事儿。可是,自己的学法实修却跟不上,比如总是在怕的阴影里忙于大法的工作,对家人不善,等等。和她经常在一起的同修多次指出她的缺点,她总是不愿听,掩盖。尽管她很注意自己的安全,手机号谁都不告诉,可是,最后邪恶还是跟踪了她的孩子而绑架了她。尽管她被迫害后整体同修都在营救她,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她能在学法和实修上下一点功夫,绝不会有这个结局。时刻找自己啊,这是多么的重要。很多协调人,让人感到修的很表面,而且不断的暴露出一些明显的漏,这使同修很担心。

还有一个协调人,口才和文才都很出众,这些年来,他一直流离在外。可是,他对师父的法有一个偏激的认识,走到哪里,交流到哪里。他的交流很有号召力和影响力,一些学法不深的同修受其影响。有的同修认可了他的交流后,从家里拿出来几万、十几万元交给了他做资料和买设备等。可是,后来同修发现,他对同修的钱并不珍惜,花起钱来大手大脚,个人租房、买电瓶车等一些开销,都是花的同修钱。更主要的是,当他看到同修手里没有钱时,便疏远对方,又去寻找别的有钱的同修,再让对方把钱拿出来。虽然发资料和光盘这些大法的事儿做的轰轰烈烈,可是,在实修上却很表面。执著自我的心很强。一年里多次搬家,发现有邪恶跟踪后,家里的所有东西全部不要了,再从新租房。每天就是做事,做事,他自己也亲自去发资料。不重视自己的实修。该同修被邪恶绑架后,我曾多次想到师父下面这段讲法:“你叫他赚钱他不会,可是花钱却非常顺手,(众笑)多少钱都敢花,花的非常顺,不计后果,不考虑这钱是哪来的,也不管你以后怎么样,没有责任心。这样的做法,神都愤怒的在看着这样的人。糟蹋大法弟子资源就等于也是在干扰破坏大法。”(《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每一个同修,特别是协调人同修,被迫害后,我心里都要沉重好多天,因为他们都是走在救度众生最前面的人;他们为本地救度众生的付出,是无人能比的;他们的被迫害,对本地,包括宇宙天体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尽管他们被迫害的情况各异,但学法少和实修没跟上却是共性的。如果他们在学法和实修上能跟上,那该是一件多么令同修高兴和师父欣慰的事儿。还有一个协调同修,流离失所后,放不下上学的孩子,总想多挣点钱供孩子上学。结果,邪恶绑架了他的孩子,之后又绑架了他。

协调人啊,为什么在被迫害的同修中,协调人所占的比例很大?这不能不说明问题。我想就这个问题谈几点浅见,意在亡羊补牢。

一、协调人要多学法,学好法,放下做事心,扎实的修自己。“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转法轮》)多学法,正念才强,学好法,做事才不偏。做事多少不是威德,心性高低才是关键。从我们本地几个协调人被迫害后,同修普遍说他们平时学法少,干事心强,有一股子冲劲。很爱召集人开交流会,说几句话就没有词了。有的,甚至翻来覆去就是谈的他的那点认识。还不如一般同修在法理上谈的多。正法形势越是到了最后,协调人更应该表现理智成熟啊。“我们的一切工作人员首先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率,不需要常人式的领导。”(《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

二、放开手,不要拢着大家,让同修都走自己的路。特别在资料点遍地开花和救人形式上,协调人要放的开。这是师父一再告诉我们的。本地一个县的协调人,认为全县的环境已经很宽松了,甚至开法会时,派出所的警察知道了都不管。胆子也大了,把资料点集中到一个大点上,什么都统一安排,统一去做。结果,随着他被邪恶绑架,资料点也被邪恶破坏了,全县所有的资料供应全面瘫痪,连《洪吟三》和《明慧周刊》还是外地同修送去的。这教训不能不深思啊。

三、同修不要有依赖协调人的心,更不要捧人。修的是自己,不要用人心害了协调人。有的同修不能在法上独立思考和做证实法的事儿,什么事都问协调人。而有的协调人也大包大揽,好给同修的状态下结论,甚至,有的同修不听自己时,就拿法来压人。时间久了,同修不知不觉便对协调人生出依赖心和崇拜心。当地的几个协调人相继被邪恶迫害后,很多同修的表现是:协调人都被迫害了,我们还行吗?下一步咋办?有的学法小组也解散了,有的书也藏起来了。给旧势力的迫害留下把柄和笑柄。这是不是我们的法理不清害了协调人?

还有,近期网上不断报道全国各地同修被邪恶迫害的消息,大家也都在从不同角度找原因。但从我们本地同修被破坏情况看,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就是实修没跟上,被迫害的同修都有长期没有修去的人心和强烈的执着。比如:有色欲心和争斗心长期不去的;有怕心重长期躲在家里不做三件事的;有曾经向邪恶写过所谓三书的;有不实修只是浮在表面、想把做事儿多少当作走捷径的;有法理不清跟着混事的……

邪恶的迫害现象表面上还很重,可原因不来自外部,旧势力留下的迫害机制已经是无能为力了。是我们自己长期不去的人心和明显的大漏(也许有的漏没意识到)才出现这种迫害的形势严重的假相。我悟到,正法形势确实到了最表面,剩下这点表皮上的所谓迫害假相,是邪恶在用恶的东西逼迫我们抓紧实修到位呀。那我想,不管我们的协调人也好,还是同修也好,一定要实修,实修啊,才能不被迫害。只有实修,才能圆满归位。

现有层次上的一点浅悟,不在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