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做协调的一点肤浅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从九九年“七•二零”前的辅导员到现在的协调人,我已在其中走过了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也有一些肤浅认识,本来早想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但总觉得还欠成熟,所以今天才提起笔来,意在交流,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不管是协调人还是一般学员,都要明白自己是一个在大法中必须要扎扎实实修心去执著的真修者,不要用在千百年下沉中所积攒的各种观念和人心看待协调和被协调的关系,协调和被协调这种表面形式并不重要,关键看各自的心在其中怎么动:是听师尊的还是任由自己的观念去主宰;是听大法的还是任由业力来控制;是圆容还是任由邪恶干扰而不自知、非要争个高低不欢而散甚至摔门而去老死不相往来。做不做协调人都必须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只要修自己看自己就在协调和被协调中,就在圆容整体,就在真修。

作为协调人,首先必须在法中协调。要多学法、学好法、多发正念、要挤时间炼功、要多做救人的事,努力在慈悲的师尊要成就你的过程中争取做一个圣者而不要首先自以为就是一个圣者。对你要协调的人或事在此之前必须要有一个比较准确的把握,不偏听偏信更不偏激,在任何时候和情况下都要在法中找办法找答案,时刻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下,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更不得把因受邪党教育而养成的党文化思维和做法特别是象领导一样指手画脚、盛气凌人、大声斥责同修而不看自己修自己的做法自觉不自觉的带進协调中。

作为一般同修必须要有大局意识、服从意识、无条件配合意识、拾遗补漏意识、宽容圆容意识,也要在被协调和配合中看自己修自己。

协调人、特别是大陆协调人,而又肩负着很大区域协调任务和责任的,当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太好时,千万不要硬往前顶,要明明白白的“退”下来静心学法。如果你真能做到,在这期间师尊的法身一定会把你想协调和解决的事情或问题安排到最好成度。

仅举一例:青海幅员辽阔地广人稀,人口居住非常分散,气候与自然条件都比较差。而又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青海得法的人不仅很少而且都比较晚,还不抵内地一个镇。加之多民族多教派,这样一来,救度这一方众生的难度着实不小。当我正为怎样才能使除本地区以外的其它地区众生闻到真相多次协调而作用还是不太理想并苦苦寻求突破在静心学法时,有一天一位协调人通知我让我到某地去一趟。我以为是去与那里的同修一起切磋,于是我无条件配合按要求坐长途班车去了某地。到那里后我才知道,在那位同修的协调下,那么多真相资料已运至当地并一同还来了几位同修,当地也有几位同修。我们以县城为中心分两大组,每大组又分成若干组连夜散发真相资料。在出发前我要求大家静下心来去掉做事心,往各自要去的地方发出强大的正念,并恳请师尊慈悲加持,排除一切干扰和破坏因素,那天的事做的十分圆容圆满,震慑力很大。

作为一般同修,当你状态不太好时,也是要静心学法。去找那些法理比较清楚而又有慈悲心的同修切磋交流,多找自己多看自己,在多做救人的事情中提高自己,在整体配合中提高自己。这样,状态自然就会好起来。千万不要以任何借口躲在家中而失去整体这个熔炼人的好环境使自己钻牛角而被落下。

师尊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过去大陆那些大法弟子炼功点的负责人,其实当时不是因为他们修的好才当负责人的,是因为他们有那个做事的能力和意愿才叫他们去做的。”从师尊的这段讲法中,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因为人人都在人中修炼,每个人做事的能力和意愿都有可能在后天观念的滋养下,向为私为我的方向变异,说白了能力和意愿不见得都全是好事,关键是怎么样去善用。我经常看到这样一种情况,不管是过去的辅导员还是现在的协调人,他们都多了一份比一般同修少有的自负(我也在其中而且有时还很突出):显示心、欢喜心、虚荣心、做事心、妒嫉心、后期又产生了一颗证实自我的心。意愿是由情所产生的,情又是靠不住的,是修炼人要去的东西,只是师尊为了成就我们而利用做协调或辅导的机会让我们修去这个心,而非放大这颗心,去欢喜去显示去争斗,仅此而已。

作为协调人,也没有报酬,而是辛辛苦苦的为大家义务服务。不要有看不起同修与同修都得听你的服从你的心。作为没做协调人的同修,你也不要有被人管了、约束了而不服气的顶牛心。不要理想协调人必须都是全能的象神一样应该把什么事情都弄好。协调和被协调不是绝对的,作为协调人要有被协调的觉悟,要主动配合同修去做一些难做的事情并做好;作为一般同修也要有协调的意识,要主动去操一些“闲心”要大胆去管一些“闲事”,不能光靠协调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