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妙悟(1)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日】大法弟子修心是一个很关键的主题,我把我在去一个利益的执著心的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

我觉得在平时看起来在利益面前放的很淡,比方与人打交道,该舍的很容易被别人占有了;或一些东西该给的就送给别人了,丈夫骂我败家子。没想到在重大利益上的冲突下,才暴露出来我的不足。

二零零八年我村坡上的土地都退耕还林了,我们家发放的退耕还林的钱被村书记盗用二年。我的仇恨心不由得往外冒,仇恨村书记。

有一天做了一个梦,看到村书记就是一条腐烂的土黄色的狗,臀部盖着一点破旧的席片,在村口的道旁,我看了看他,既没有恨也没有善,就是有那么一点概念:“你平时不做好事。”然后我就飞走了。梦醒后,自言自语的说:“跟一条腐烂的狗有什么计较的。”

至此,我以为放下了这颗仇恨心、利益心,并且也觉得修去了。唉,不想有一天,下一年的退耕还林钱又发下来了,看到别人都去银行取钱,我的心噌的一下就起来了,再也压不下去了。回家和儿子说:“咱们这么大的儿子,在村里受这气!”自己在院里也来回转圈。在去学法点的路上又碰到书记,想躲也躲不开,嘴里和他说:“越不想和你说话越躲不开。”他说:“不想说就别说,一句话有什么了不起的。”两个人不欢而过。

去到学法点上,急得我骨头里头发酥,坐那儿读法咬牙,我想这也太不对劲了,怎么读法咬牙。突然想到了这正法的时间已经是迫切的很啦,正法一结束,我该去哪里?真的是吓了一跳。一会儿发正念的时间到了,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发现了自己的私:怎么就知道怕自己没位置摆放,难道是为自己活着的么,为什么不想想对方。一个盗窃大法弟子钱财的,他该有多大的罪,他该去哪里?想到这儿,鼻根一酸,眼泪扑簌簌地下来了、一颗为别人的慈悲心修出来了。

就在当天的那一刻、简直就是同时同地,当学完法回到家的时候,儿子说:“妈,咱们的卡也给补上了。”第二天去银行取上了一千多元的退耕还林钱。

再后来,看到村书记我主动的问他:“你的身体好了吗?”他说:“可以的。”我说要不跟我们炼法轮功吧。他说:“嗯。”我说:“你不敢声张就悄悄炼吧。”他说:“嗯。”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有一天,一位同修打来电话说:“县城那边有事(开法会),我是不能去了,你去吧。”我说:“我这里秋收忙着呢,也不能去。”转念又一想,大法的工作你推我、我推你的,应该把大法的工作放在第一位。然后我说:“我去吧。”

因时间是八点准时到, 我知道我们这里离坐车的地方还有五里地,然后再坐一小时车才能到县城。所以早六点发完正念后,就给刚出满月的媳妇熬了稀饭,然后就起身了。在街上看到同村的一个人在我家附近,表现有点不太正常,当时也没有多想就上路了。

刚到县城一下车,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打来电话问:“妈在哪里?”我一听话不对劲,知道家里出事了,忙问:“怎么了?在县城。”儿子说:“咱们家被偷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