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四日】在一篇题为《走吧,要活着》的短篇小说中,作者描写了一九四二年发生在德国的一个故事:年仅二十岁的犹太女孩维奥拉为了躲避德国纳粹的追捕藏身于一间屋子里。某日清晨,阳光透过灰蒙蒙的很久没有洗过的窗帘斜射进来,维奥拉刚洗完脸,就听楼下一个男子对他的同伴说:“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一个人上去就行了。”这个男子用东西撬开了维奥拉房门的锁,门开了,这个男子站在了维奥拉面前,维奥拉也看清了他外套上精致的纳粹符号。但是,这个纳粹军官并没有象以往的一些纳粹兵拉走她父母一样过来抓住她。让她意外的是,这个男子只是问了一下维奥拉的名字,在她不出声的情况下,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带她走,也没有要她的命。她渐渐放松下来,过去关门,又出乎她的意外,年轻的军官把自己的军用棉外套脱下来交给她,看着她笑了一下,再转身离开。这位军官下楼后告诉他的士兵:我们走吧,这上面没人。

维奥拉从窗口目送这些人离去后,在棉衣袖口的金属名牌上看到了“华伦士.文德斯”这个名字。就在这天晚上,维奥拉白天见到的军官——华伦士又来了,并且告诉她:“我给你安排了船票,去英国,今晚就走。你收拾一下,躲在那里会比这儿安全。”维奥拉并未立即收拾东西,而是问:“为什么要救我?”原本很着急的华伦士表情镇定下来,说道:“我只是希望,有人能活下来。我知道我是个罪人,救你是我唯一能赎罪的办法,我想在我见到上帝时,不被他诘问得难以回答。”维奥拉没有说话,转头看着那件外套,问:“你杀了多少犹太人,才换来的这个军衔?”“我没杀过人,如果可能,你将是第一个,这军衔是我父亲的,他死后,他的上司便把他的位子腾给了我,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纳粹,可我没有选择。”华伦士回答。

华伦士终于通过关系和金钱把维奥拉送到一艘去英国的船上,分别时华伦士对维奥拉半开玩笑的说:“走吧,战争结束我就去英国找你,你一定要活着。”

可以想象,象华伦士这样一个坚持人性、尊重生命的人不会只保护一个犹太人,他一定会对很多受到他保护的犹太人说:走吧,要活着。这个小说故事寄托了人们对于善恶选择的美好理想。在一个纳粹统治的高压社会里,华伦士对于是否担当纳粹军官的职位没有选择,因为他不当的话,可能他自己也会受到纳粹的迫害。但是他对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并没有顺从纳粹的指令去迫害犹太人,而是顺从自己的良知极力保护犹太人,作出了远离罪恶的明智选择。

一个普通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他可能左右不了国家机器的谎言与暴力,但是他却可以尽自己的努力选择不与邪恶为伍,而去坚持人性和正义。

人们在战争中不得不面对行善还是作恶的选择,可实际上,恐怖与暴力在世界上从未停止过,很多时候骇人的恐怖和暴力中并没有硝烟与炮火。正如现实中的中国大陆,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几百万人因为信仰“真、善、忍”而不同程度的被中共监视、抄家、罚款、殴打、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和酷刑折磨,到二零一一年,至少三千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暴地活体摘取器官,目前尚无法统计被害人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手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比当年的纳粹更隐蔽、更阴险、更残忍。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一些人在中共的淫威下,充当了中共的特务、打手和刽子手,犯下了绑架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等各种罪行,还自圆其说地认为自己只是为了养家糊口,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生在中国这些人不能选择,工作在中共体制内,也无法选择,但是选择做了中共的特务、打手、刽子手,选择违背人性良知去迫害善良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就是这些人的罪恶。面对无辜被迫害的同胞,一个人可以选择灭绝人性跟随中共作恶,但也可以选择坚持人性尊重生命和信仰;一个人可以选择助共为虐犯下罪恶毁灭自己,也可以选择保护善良积下福德造福自己和家人。每个人的选择都在衡量着他的人性,考验着他的道德,决定着他的命运。

《走吧,要活着》这篇小说的主人公华伦士的选择,是对中共体制内握有迫害权力者最好的启示。在国家的暴力与恐怖下,面对无辜的被迫害者,如果是还有人性的执行迫害者,就应该彰显人性的光辉,给善良无辜者以保护。古语讲:“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作为人,就要尊重人的生命和人的权利,就要保持先天的善念,识破中共的谎言,拒绝成为暴政利用的工具,拒绝自身魔变为迫害人权的罪犯。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良知,良知会帮助我们做出明智的选择。自己的善念和善举也会给自己带来心灵的慰藉与生命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