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成都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省报道)成都女子监狱位于成都市龙泉驿洪安镇,监狱恶警至今还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监狱一幢六层楼内,每层每间屋内分别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让两个犯人严管。每天不给法轮功学员吃饱饭、上厕所受限制、不准炼功、不准和别人来往、说话、不准出屋半步。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二点钟长时间,罚站或罚坐,面壁强行洗脑。

1、乐山市法轮功学员罗芳、胡润莲被迫害

罗芳,女,四十一岁,乐山市沙湾人,被构陷冤狱十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当地恶警绑架到乐山市公安局,注射不明药物强行将腹中怀孕八个月大的胎儿打掉,等她苏醒后就站不起来了。在看守所和监狱遭受严重摧残,导致下肢瘫痪,目前生活已经不能自理。

直到二零零九年在成都女子监狱里,罗芳一直都是坐在凳子上不能下地行走,冬天里只允许她喝半瓶开水。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罗芳被强迫洗脑。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没收了她的棉衣、棉裤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犯人构陷罗芳先出手打人,身体虚弱的罗芳被恶警劫持到二监区二楼严管组,遭受长达三个多月的迫害。

胡润莲,女,大约五十五岁,原乐山市市中区工商银行职工,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第三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第四次被当地恶警绑架,冤狱五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监狱。二零一零年过年后,在二监区四楼4—3监室被恶警指使包夹犯迫害:不准睡觉,每天罚站。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胡润莲被强迫洗脑,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将她的棉衣、棉裤抢走,并将一名女犯送给胡润莲的衣物剪碎。二零一二年一月初,胡润莲被绑架到二监区的严管组迫害。

据知情人士透露,二零一二年七月看到罗芳和胡润莲囚禁在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四楼洗漱室遭受迫害。

从二零零九年八月到二零一二年七月,被绑架到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四楼洗漱室迫害。那个洗漱室门上有一个和门一样高,大约一尺宽的窗口,全部用一块黑布遮着。除邪悟者高燕(绵阳的,已减刑回家)和罗世美(米易的),吸毒犯马应林(死缓贩毒罪,已减刑回家)和吴晓玲(死缓杀人犯)能自由出入外,任何犯人不允许擅自进入,否则扣劳动分10分。洗漱室潮湿腐臭、睡地铺,不允许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睡觉。二十四小时由犯人轮班值守迫害法轮功学员。高燕、马应林两犯已获减刑回家。现在恶警又指使罪犯:唐晓霞(抢劫犯)、吴晓玲(死缓杀人犯)、陈加纯等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转化书由专人写稿,只要在转化书上按手印,就可脱离洗漱室的高压迫害。

2、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温跃超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温跃超,女,四十九岁,原攀枝花市仁和区新华中学教师。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晚上九点多至十一点多钟,被攀枝花市公安局恶警黄涌津、仁和区公安分局恶警崔福利、陈大队等十多人,用铁钎强行将出租房门撬开,抢劫了大量的私有财产:电脑显示屏一台,打印纸几件,打印墨水几瓶,大法书籍和用于讲真相的钱物等,然后将她绑架到仁和区公安分局审讯室刑讯逼供。

同年七月九日,温跃超被劫持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在看守所门口不打报告词,被仁和公安分局陈大队暴打后强行拖进看守所内。同年九月十六日,市公安局恶警黄涌津、仁和公安分局陈大队等人,将温跃超绑架到外提审讯室(仁和区公安分局审讯室)进行迫害。因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被市公安局恶警孙支文暴打,当时右腿被他踢出了血,脸上、脖子上都有伤痕。同年九月十七日深夜一点多钟,市公安局恶警段清、黄涌津和仁和公安分局陈大队等人将她脚尖离地、双手反绑吊在审讯室的铁栏杆上进行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温跃超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四月二日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分队进行迫害。同年五月中旬,邪悟者高燕(绵阳的)事先拟好“三书”,张加双(米易的)抱着温跃超的腰、郭定敏(遂宁的)扳开温跃超的大拇指在她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事后温跃超公开写过严正声明。

二零一零年四、五月份期间,温跃超不配合恶警照相,被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指使犯人将她悬吊在走廊的护栏上照相。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温跃超被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二监区监区长梁平强行绑架到二楼严管组迫害。监区长梁平、副监区长廖群芳、二监区二分队恶警卢巧霞和魏英多次威胁她:不转化,别想出严管组……。温跃超在严管组睡的是潮湿的水泥地铺,白天、晚上开着门让她吹风,每天早上六点罚站到晚上十二点钟才准睡觉。早上吃一口稀饭,二钱大小的馒头;中午、晚上最多五钱米饭,遇到吃肉时,恶警就叫女杀人犯黄晓玲和卢继挑出吃掉。

因温跃超向成都市住监检察院写了监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材料,监狱又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间改为:每天早上六点罚坐到晚上十点钟才准睡觉。

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温跃超不配合恶警的队列强化训练,被女杀人犯黄晓玲和卢继等抬到操场,二监区一分队分队长仁灵芝用脚踢她,二监区狱警女打手李学琼用狼牙棒击打她的身体。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才让温跃超离开严管组,但仍然睡潮湿的水泥地铺。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全监狱把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进行洗脑。同年十月十一日,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二监区监区长梁平指使犯人唐晓霞、吴晓玲、余德红三人将温跃超诱骗到二监区的六楼图书室,把温跃超按翻在地,唐晓霞用自己的臭袜子堵住温跃超的嘴,坐在温跃超的肚子上,她们三人强行扳开温跃超的大拇指在她们写好的“三书”上按手印,再背温跃超回监室,为此温跃超绝食抗议三天。监狱更换包夹,让眉山市信用社犯受贿罪的行长文素珍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温跃超。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犯人文素珍通过新闻联播,知道第二天气温要下降到零下六度,就趁温跃超脱衣服睡觉之际,将温跃超唯一的一套棉衣裤偷去泡在水里。事后犯人文素珍又受恶警魏英和廖群芳的指使,没收了温跃超的棉衣、棉裤。犯人文素珍还请示二监区二分队分队长廖晓红,在二零一一年整个冬天,将监室门窗打开,强迫温跃超坐在监室风口,企图用寒冷来迫使温跃超“转化”。

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到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温跃超一直都被恶警关押在二监区六楼的洗漱间。这期间她们限制温跃超的正常走动,逢年过节只能吃两顿饭,限制购买生活用品,开水只允许喝半瓶水。三年多,监狱恶警一直是采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威逼迫害温跃超。直到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温跃超冤狱回家的那一刻,恶警廖群芳还威胁道:不写“三书”回不了家。

奉劝那些至今还在为中共邪党卖命的人,为了你的家人和自己的未来,赶快悬崖勒马!善恶必报是天理,谁也挡不住!

附: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咨询电话028——84898358
寄信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红光村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监狱长:徐刚(男) 宁晓英,(女,三十六岁)
二监区邪党政委兼监狱长:石仑,男,身高约1.8米,不到五十岁,体阔腰圆、肥头大耳,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
副监狱长:张蓉萍(女)
监狱宣传科:焦燕(女)
二监区电话:028——84698101
二监区监区长:梁平(男打手)
二监区副监区长:廖群芳(女打手,三十多岁。)
二监区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狱警:魏英、黄慧、李学琼(手机号13568945059)、
刘敏(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罗芳)
二监区二分队电话:028——84898101
二监区二分队狱警:卢巧霞(女打手,四十多岁,手机号13980872166)
二监区二分队分队长:廖晓红(三十多岁,手机号13880761144,座机号028-89565707)

二监区一分队电话:028——84898287
二监区一分队分队长:仁灵芝(女打手)
二监区一分队恶警:周某某 (手机号13882119788)

二监区二分队副分队长:刘忠树(女)
二监区二分队生产股长:钟茂利
二监区狱警:陈燕、吴涛、许燕、段先秀、李加红、谭雪梅、荀英、
李俊芳、杨荣书(女,手机15828154152)

二监区二分队恶人:吴小玲(杀人犯,四十多岁),唐晓霞(抢劫罪)
文素珍(受贿罪,原眉山市信用社行长)
马应林(四十多岁,死缓贩毒罪,已减刑回家。)。

二监区一分队恶人(杀人犯):黄晓玲、余德红。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信息中心电话:028-85143641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监督电话:028—86658966 028—86716151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咨询电话:028—86310849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政治部电话:028—86310851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纪委监察处电话:028—86310863

四川省邮编:610000
四川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李仲彬(兼任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
四川省司法厅副厅长:江金河
四川省司法厅党委委员、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志诚
四川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 张建魁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游柱石 向东 张碧贵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劳资处处长:曾永中

攀枝花市邮编:617000
攀枝花市六一零市国保支队打手:
段清:四十多岁,戴眼镜,一米六五左右,偏瘦。
黄涌津:三十多岁,牛眼睛,身高一米七左右,略胖。
孙支文,三十多岁,小眼睛,身高一米七左右,偏胖。
这三人专对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手段残酷、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徐浪舟(已迫害致死)、肖会再等等。

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崔福利,外号崔跛子,攀枝花市仁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打手,曾经多次严刑拷打法轮功学员,手段残忍,并多次参与抄家、绑架,由他引起的民愤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