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迫害要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有一次恶警们搞强制转化,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通知我马上要去隔离学习,大队的几个主要领导和恶警都在场,我告诉他们我不去隔离学习,因为那里没有监控录像,我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他们准备好了电警棍和手铐,对我说如果不去就是对抗管教,要用电警棍迫害我,这时我对他们说:“电警棍不准随便用的,你们要考虑后果”。(因为之前我在看守所时有一位听我讲过真相后想要跟我学功的人说过,电警棍只能在“越狱逃跑、自伤自残、打群架”这三种情况下才能使用,否则一律不准使用。)他们听我这样一警告,顿时收敛,只拿电警棍外圈上的弱电压比划了几下下个台阶,没敢真的电我。之后就因为这弱电压比划了几下,我都写信给黑窝的负责人和驻检反映滥用电警棍,并写信给家里,让家里人去省、直辖市监狱管理局、劳教局、检察院、人大、省委、省政府去反映告状,要求处理这些警察违法违纪行为。吓的恶警找我谈条件,让我不要告状,我告诉他们,你的工作我能理解,我也不是想给你找麻烦,我去告状,你也不开心,我也得不到什么,江××最希望看见别人斗,我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他明白了我只是在坚决抵制和改变他们这些已经形成惯性的违法行为,并不是有意找他麻烦,他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救度的对像。

有几次在和他们谈话时,我对他们说,对事不对人,不好的我们都应该远离它,对不对?他们都认同。自焚肯定是不对的,如果自焚是法轮功干的,我就远离他,但如果自焚不是法轮功干的,而是共产党栽赃的,你退出共产党。他思考着不敢说话,看的出他们在我们有理有据的讲真相中也明白了一些,也在思考。我就紧接着说,不能说是法轮功干的就不对,是共产党干的你就支持,自焚是谁干的我们都不应该支持,对不对?在我一再追问下,他无法回避,只好微微的点头表态。在这样的前提下,然后我就具体给他们分析,由于他们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而且邪党也编了一些一深入研究就会被揭穿的狡辩之词来使他们不再思考、轻易相信,从而达到欺骗他们操纵他们加重迫害的目地,如果简单的说自焚、杀人是假的,是不容易从道理上使他们信服的,必须智慧、理智从细节上分析的有理有据。

邪党经常编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狡辩之词来使人们不再深思,邪悟者和邪党诬蔑大法的录像中说经常看大法书、录像是精神控制,我问他们那学生上课整天看书学习是不是精神控制,你们把我们关起来整天逼我们看诬蔑大法的书和录像是不是精神控制?而且你们把我们关起来逼我们看诬蔑大法录像的行为正好和你给我们看的录像中国外那些邪教把它的信徒长期关在房间里洗脑、不让接触外界的行为是一样的。说的他们无言以对。

邪党说邪教的三大特征:杀人、敛财、淫乱,我说对事不对人,谁干了这些事,谁就是邪教,三年灾害、十年文革死了很多人,贪官敛财无官不贪,贪官包二奶等等,结果他自己对号入座。法轮功不准杀生,那些自焚、杀人为什么只在中国出现,而国外没有。

他们说修炼想圆满是私心。我告诉他们,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应该向往好的、高尚的。你想自己或孩子上好大学、找好工作、生活过的好,这是不是私心?

一开始,他们利用每个房间的组长来逼迫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写录像观后感、思想汇报,用减刑分数来引诱组长,组长不尽力干就拿不到分,就会把矛盾引到组长和你身上,我看透了他们的伎俩,我问他们怎么写、有什么要求,要写真话还是假话。他要说写假话我就有理由一字不写,恶警自然说写真话如实反映思想状况,我就认认真真的写起真相、揭穿谎言、提出疑问,让他们思考,组长看了很为难,不敢交,我说我是认真的学习思考后并按照恶警的要求如实反映思想状况写的,组长硬着头皮去交了,结果不出我意料的被恶警骂了一通又拿了回来,要我重写,我又按照刚才的重抄了一份,并注明写的时候要求我们如实反映思想状况,我按照要求如实反映思想状况并提出了疑问,你解释不了疑问还说不合格,怎样才能合格请明示。他自然不能说按照他写假的才能合格。自此以后,再也没人逼我写假的了。感想随我怎么写,组长也开心的解脱了,因为恶警见我最头疼,所以组长减刑分拿的比别人都多,他经常看我写的真相感想,也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他开心的对我说,你也写些别的方面的,老写这几个疑问,干部也解释不了。后来他们干脆不要我写了,也不要我看录像了,因为这个环境人人都这样写,大家都明白真相,他们就干不下去了。

也有些坚决不向邪恶妥协的同修一个字也不写,我觉的这是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改变环境的很好机会,邪恶整天在那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欺骗毒害大家,你不说、不写他们怎么会知道真相呢。而那些被逼所谓转化的人说:宁愿干活也不愿写感想,写违心话很难受,内心煎熬,而且也在毒害同室组员、恶警,使环境变坏,起着不好的作用。每次写感想都是我理智、智慧讲真相的时机,我最爱讲真相。

在讲真相的同时,也可通过法律维权改变环境,我碰到很多同修,认为被关在监狱、劳教所的同修受到殴打、体罚、不让睡觉等迫害,去上级机关告状没有用,采取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态。我认为这观念不对,不应该消极承受。师父在经文《理性》中讲:“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

对于监狱、劳教所不让接见、无故扣压信件,都要在狱中向驻检、所长、狱长信箱反映,以及写信告诉家人。无故扣压信件是违法的,而家人在外面也要去直辖市监狱管理局、劳教局、检察院、人大、省委、省政府去多次反映告状,要求处理这些警察违法违纪行为。恶警是怕其恶行被曝光的。

揭露迫害的过程中,很多人都会知道真相,有善念的人们会分清是非,必要时我们还可以请律师去法院告恶警。恶警迫害是由于他们中部份人不明白真相、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操纵以及升官发财的诱惑等原因。

有个同修在家人接见时,告诉家人他受到虐待迫害,家人无可奈何说:你自己想办法吧。恶警一看家人消极承受,第二天就放心大胆的对该学员加重了迫害。有的同修就不同,恶警不让家人接见,家人就多次去恶警上级管理机关,包括直辖市监狱管理局、劳教局、检察院、人大、省委、省政府反映,然后就让接见了;接见时家属知道亲人所受到的迫害、虐待后,就又多次去那些机关告状,要求处理恶警的违法行为,范围一扩大,知道的人多了,结果恶警再也不敢迫害了。

上网曝光是一方面,去这些机关告状、揭露迫害也很必要,你去告了,立刻就会反馈到恶警所在单位,给其形成压力。恶人集中在劳教所、监狱,家人在外面配合告状会有力震慑邪恶,通过所做的这些反迫害的事情使得社会各阶层人士知道真相,知道劳教所、监狱的黑暗,减轻迫害。受迫害同修回来后,再去这些机关反映,可能已经迟了,而且也很难取证。

还有家人探监接见时,恶警都在暗中观察家人态度,以决定迫害的程度。家人消极承受、无可奈何,他们就放心大胆的迫害;家人坚决抵制体罚迫害,反复曝光邪恶,他们就不敢迫害。在里面的同修也要智慧理智讲清真相,让他们明白真相,没有迫害借口。我认为,家人告状、曝光邪恶就如同大陆律师用法律为同修辩护一样,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恶人最喜欢的就是被抓被打都默默消极承受的人,反正被抓被打的人也不会运用法律去告它、曝光它,这样它就可以胡作非为。

我们不能默默消极承受,只要有迫害,我们在发正念的同时,还要通过各种方式及时制止迫害,扩大影响,让恶人们知道所做的并不合法而且是违法,曝光他们的所作所为。大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参与迫害,大多数人是不参与迫害的,参与迫害的只是一部份,采取办法扩大影响,涉及的部门就多了,社会影响也大了,恶人想任意暗箱操作就有了困难。这对恶人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恶人的头脑中也会形成一个概念——殴打体罚是违法的,改变他们这些已经形成惯性的违法行为,让他们明白真相,对以后类似的情况都会有积极的正面影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