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法学员自述狱中反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21日】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几次被恶警无故抄家,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恶警捏造事实非法判我劳教。

一次我和一个公安交谈,我说:“如果世人有一个人做一件任何一个人都做不了的大好事,没成功之前,说什么的都有,有破坏的,有看笑话的,有支持的。但成功后,人人都会伸出大拇指说:了不起,真神、伟大。”我们谈了很多,他点头说:“我从来没听有人说过这样的话。”我说:“送你一句话:善恶都有报。改革开放了,人的话也要改革。“不为今生只为来世”已经过时了,今天这事的善恶回报就在今生今世。”后来他告诉别人说:“这事以后我是不干了,谁想干谁干。”

在看守所,几个大兵手持钢枪和几个同修闲聊,提到师父的名字,我告诉他们:“无论你们怎么看待我,我都把你们当朋友,请不要直接呼我师父的名字,对你们不好。”几个年轻大兵无言离去。一次公安和我说:“上一次对你批劳教有点冤,这一次不会让你在这里住多久,很快会让你回家的,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回答,你都认识谁,你认识××吗?把资料交出来就没你的事了。”我说:“我谁都不认识,谁说我的,你把她叫出来,我要见她。”他们不让我们见面,又把我送回号里。

一天我出现多种病状,同号说:“人都成这样了,还不送医院!”。我就放声高呼:“法轮功好,你们要记住,会有福报的……”说了很多护法的话。一次和几个同号聊,当说到俺老师教俺咋做好人的,遇事儿俺又是咋做的,一同号说:“如果现在的当官的都是你们炼法轮功的就好了。”我抬头看她时,她流泪了,再看另外几个同号也都流泪了。

在拘留所,因为其它原因被抓的人很多,她们走时有的会背几篇经文或《洪吟》,有抄写经文或《洪吟》的,说是回去让别人看,还有一个说她哥是某单位干部,弟是公安,回去让他们看看,对你们(大法学员)能帮就帮,不能参与迫害

一次,一位公安找我谈话说:“你不想出去吗?”我说:“人间地狱,谁都不想進来,都想出去。”他说:“你没有想法了吗?”我说:“有,我是冤上加冤,学‘真善忍’,相信善恶有报,劳教书为啥捏造事实。看我的一切冤事儿,就知道俺老师有多少冤了。”我们交谈了很多,他说:“你们这些人都很直。”一次他和几个公安闲聊说:“其实你们都不了解法轮功,法轮功不错呀,想想法轮功的人说的,电视上确实有漏洞。”

在去往劳教所的路上,经过一个城市名街,警察在那里转了两圈都没走出此街,司机说:“我经常走这条路都没迷过,这次是咋回事儿?”公安说:“来时就说是旅游的。”到劳教所,劳教所的人说:“你们那里是咋回事儿,啥人都往这里送,带走吧,一个我们都不收。”

一次他们让我去洗脑班,我想去就去吧,去了我什么也不会做,走到路上转念又想:我没有错不能去。我们走到一个三叉路口人太多,司机把车停了下来,我趁机跳下车,这时我就放声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太好了,俺老师教俺学‘真善忍’没有错。善恶有报,老百姓啊,清醒吧,咱应该大大小小、多多少少都有体会,谁在害人,谁在骗人,谁在欺负咱老百姓,为啥非逼我说瞎话,我几十岁了好坏分得清,卷舌头说话是要嚼舌根哩呀,我亲身体会,法轮功冤啊,俺老师冤啊!”

就这样他们几个人把我按到了车里,刚到家,很多人还有警察都来了,要强行把我带走。我告诉他们:“江泽民已经被告上国际法庭,历史上从古到今都是奸臣当道,残害忠良,就说近的,有人为达到自己的目地,掀起文化大革命,结果是谁参与谁就倒霉。法轮大法现在被恶人陷害。我不就是认个直理吗,我不就是认个实理儿吗,没有错,瓦扔得再高也有落地的时候,我给你们说,不要参与这件事,对你们不好,既然参与了,看是咋参与哩,善恶都有报。”

我的家人说:“她是个好人,对俺父母孝顺,父母病重时,我没做到的,她却做到了,她要有个好歹,别说她去北京,我还要去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