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儿子又遭绑架 母亲诉全家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法轮功学员代文立、李向东母子,十多年来屡遭中共绑架,惨遭酷刑,多次生命垂危。日前,儿子李向东夫妇又被绑架。以下是代文立老人控诉全家人所遭的迫害。

我叫代文立,女,六十五岁,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滩子口田野小区。我在一九八八年得了甲亢、过敏性哮喘、冠心病等疾病,跑遍重庆大小医院都无法治愈。在病痛的折磨下,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甚至服用安眠药解脱人生,幸被家人发现幸免一死。

一九九九年一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短短几个月缠绕我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了,我深感大法神威!

过去我脾气暴躁、赌瘾也大,哪怕拖着病痛之躯也要去赌,还被派出所抓去三次,赌友们说我:“要戒赌瘾除非你去火葬场!”而我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了,大赌之瘾戒掉了,暴躁恶习也改了,我与亲人邻居关系好了,我的家庭也变得安宁和谐了。

代文立遭迫害 一度双目失明

没想到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我被非法劳教二年,被迫害十个月后,体重从一百四十斤垮到九十六斤,恶警非法提审我时,用开水泼我,又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因瘀血把神经压迫了,造成我双目失明,走路需要人扶。出狱后,我坚持学法炼功,没吃一粒药,师父又一次将我从死亡边缘救回来,又让我重见光明。这就是我不放弃法轮大法的理由。

二零零二年,灾难接踵而来。老伴接到我儿子李向东的刑期通知,一急之下病倒床榻,医院诊断脑梗塞。小儿和儿媳妇离婚,他们的孩子必须由我抚养,当时我大孙子七岁,小孙子四岁,而我无收入,连吃低保的权利都被恶人剥夺了。

二零零八年,我又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下来,身体全垮了,一百四十多斤垮到几十斤,劳教所体检血都抽不出来,做心电图都跳不起来,说我活不了几天了,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放我回家。

回家后人家告诉我,我孙女出事了,因为没人照顾,她人太小,不能自理,肚子饿了,只能去捡不干净东西吃,食物中毒,差点死掉。

大儿子李向东屡遭迫害 惨不忍闻

我大儿子李向东坚持“真善忍”信仰,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一年零十个月,在狱中,他遭受长期残酷折磨,恶警常用电棍电击、警棒毒打他,平时拳打脚踢不计其数。冬天毒打后将他吊在门上过夜,三伏天毒打后吊在窗上曝晒,经常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二零零零年,我小儿去探监,看见哥哥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被吊在窗户上,人瘦得皮包骨,原一百四十多斤的汉子被折磨不到一百斤重。

二零零一年三月,在派出所片警监视下,我去探视大儿子,我认不出我的儿子了,他除了脸,全身都烂了,全身大泡、小泡几百个,人脱了形,生命垂危。见到儿子的惨状,我哭了三天三夜。我找司法局、劳教局、公安局都同意放人,可是劳教所说“610”没同意不准放人,结果我儿子李向东一年劳教期,被非法关了一年十个月。

出狱后,李向东以电视插播方式讲真相救世人,二零零二年一月又被绑、非法判十五年劳改,非法关在重庆监狱(后减刑出狱)。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九日,谢家湾派出所所长任某带八个警察,闯到我儿子李向东的住处,砸门闯入,强行抄家,抄走神韵光盘、法轮功真相传单,还将我孙儿、孙女学习用的电脑及家中三千多元现金等私人财产抢走。我儿子李向东、儿媳詹兰珍现被恶警绑架到九龙坡区华岩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