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加持我一路正念救众生

我发真相资料的一些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日】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开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最近我在做真相过程中的一些感受,证实了师父开示的这一法理千真万确。在此整理出来与同修做一下交流。

一、银行保安听指挥

某天下午,需去银行取钱,以便付几个账单。我对师父的法像合十,说:“师父啊,弟子出去办事,还不能空手出去。我要把真相资料带在手里,顺便把这几处做了。请师父加持弟子,不准邪恶干扰迫害。谢谢师父!”

第一站是某银行。因银行大门前有摄像头,因此往其职工的交通工具中投放真相资料的时候,要用自己的身子或随身携带的书包等物件掩护一下,做的不能太明显。我一边慢腾腾的停放自行车,一边观察周边情势。突然发现那银行的保安紧盯着我这个方向。过去这保安是在银行内执勤的,最近邪恶要开十八大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要求警车、警察都上街上路监控,各单位的保安不准缩在楼内,要站到门外瞅紧着门前街面。所以这银行的保安就一反常态成了这式的了。我想,先進去办事,出来趁取车时再发真相资料,然后离开,岂不更安全?我進去办事的时候那保安还主动帮我刷卡。我离开时还朝他摆摆手说了句感谢的话,意思是想把他留在室内。谁知那保安不识相,紧贴着我出来,立在大门口不动了,一双眼睛看着我取车离开。一看这情况我就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操控,默默的在心里发正念道:“把头转过去!不准干扰我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救人!”说来也神了,随着我这一念发出,那保安就把头扭过去了。人虽然还是站在大门口,但再也不往外面看着我了,我趁这当口赶紧放了几份真相资料。

二、和老天爷商量把雨停了

从银行出来,去了中百、天然气两家公司后,准备去电信。此时阴沉沉的天空下起了雨,而且雨越来下的越密。把我衣服淋湿了倒无所谓,但我刚刚做出去的资料,还须等一个多钟头职工下班时才能收起来。如果照这个样子下一个来钟头,那资料不都水淋淋的了?虽然有一层薄膜套,但那水淋淋的落汤鸡样恐怕有的世人就不太珍惜了。再说我还有一个目标没有做到位呢!于是我与老天爷商量:“老天爷呀!您就行个方便吧。您如果下雨淋坏了真相资料那怎么办?您就做个好事吧,把这雨挪到后半夜下吧(因我晚上还要出来做的,所以上半夜也不能下)。就这么说了几遍,那雨真的就停住了。一直到下班时天空还出现了晚霞。看来老天爷还真的能商量,在关键时刻能帮我们大法弟子一把。

三、人大常委会大院里发真相材料

某日夜晚,我進到某地的人大常委会大院,其时大门口警卫室里的值班人员正在里面忙乎什么,没功夫看门外。院子里人大常委会的那栋办公楼,只有门厅和值班室里的灯光还大亮着,大门口台阶下停着几辆摩托车,几米远处还有两名官员模样的人在聊着。我先里后外,先插進去做宿舍区。发完真相往外撤时,一摸腰间还有两份真相资料包。我想啊就直接送進人大常委会的办公大楼里面去吧,这叫一步到位,让他们早一点明白真相得救。于是装作没事一样就往台阶上踱。那台阶下不远处正聊着的两官员应该说能看到我。但也许他们觉的我是从里面宿舍区出来的,可能是内部的人吧?我進到大楼的大厅内发现,正当大门的是楼梯,楼梯的旁边就是值班室。值班室的门半开着,值班人员正在里面看电视。可能压根就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我迅速看了一下四周环境,把真相资料摆放在值班室外的小木桌上就撤了出来。下台阶时经过那几辆摩托车,顺手把最后的一份真相资料也扔進了车篓里。其时那聊着的俩官员还在那。我堂堂正正地走,与他们擦肩而过。

过了几天时间,我从网络上瞥见一个相关信息:说是某人大常委会的一个小头目,带着一班人马去当地公安部门搞“调研”,要求加大、加强城区的治安管理工作。不明就里的人也许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心里头雪亮,这是因为真相進了邪恶老巢之后的恼羞成怒。但现在的公安部门、公安警察相当多的都明白了真相,除了在心里头嘲笑、嘴巴上敷衍、陪一餐酒饭外,谁肯为你这颗橡皮图章(人大)当打手、做马前卒?

四、九一八之夜,警察、警车倾巢出动

那夜街面上到处是警察到处是警车。连军车也两辆一组开到十字街头压阵助威今年“九一八”的警报鸣叫声,比往年略为低沉,但警戒的气氛更为紧张、压抑。在邪党市委市政府大院门前,一溜排着几辆特型警车。一副随时应付突发事件的样子。在××广场四周,被警察、警车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仅东面一条边,就布防着九辆各式警车。这些个出勤的警察、军人不是单个单掉,而是一群、一群地在广场上游走展示警力;或者一窝、一窝地坐在广场周边的台阶上卖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愿呆在警车旁,或傻坐在警车里。这样就给我们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救人留下了一定的空间和当口。我眼明手快瞅好机会,就给一辆警车、两辆军车和一辆警用摩托车送上了真相资料,让这些受邪党蒙蔽、被奴役驱使的年轻生命明白,国耻不仅仅指日寇侵华、南京大屠杀这类史实,更包括西来邪灵中共邪党对我中华民族百年来的凌辱和戕害!

五、“攻陷”了车不离人女警

一名着装的高个女警推着自行车進了菜场。她虽然身不离车,但还是被我“攻陷”了。一日早晨,我正在某菜场内讲真相发资料。无意一扭头时,发现一名身穿警服的高个年轻女警察正推着自行车从菜场的入口处進来。我想啊你既然来到了我的眼前,我就得想办法救你。我于是就一边发资料一边远远地瞥她,看她把自行车往哪儿停。谁知这女警车不离人,就这么推着自行车在菜场内的一排排摊位间穿行买菜。我跟了她一会儿,还找不上机会。我想总不能为了你一个人耽搁了其他众生得救。于是我就往其它的摊位去发资料,并不时地拿眼光扫瞄她。因为她个子较高,又穿着警服,所以我很容易在人群中找到她。我不时地观察她的目地有两个——一是要救她,同时又不能让她干扰我救人。就在我资料差不多快发完了时,我再一次扭头“扫瞄”时,发现那女警和几个买菜的妇女挤在一个摊位前。自行车停在一边。我一看机会来了,便使劲地三步并作两步抢过去,装作挤挤擦擦的样子,把真相资料放進了那女警的车篓子里!我想,机会给你了,珍不珍惜那就是你自个的事了。师父多次教导我们,重过程不重结果。我们在救人的过程中把该做的都做到位了,就无愧于心了!

六、给巡逻警察送上了真相资料

一天上午,我携带着真相资料顺着一条大街往东巡视。突然发现前面马路边停放着一辆警察的巡逻摩托车。那警察去哪儿了呢?我移动目光扫视,发现摩托车的旁边是一座公安治安岗亭。其时虽然岗亭的工作窗口尚未打开,但岗亭上的大警灯却示威式地在不停闪烁着。那巡警就站在岗亭的那一边在与人讲话。他虽然是面对着他的摩托车,相隔也只有四、五米远的样子,但他的视线被岗亭挡了一小半。我瞬间观测了一下,发现他的视线只能看到其摩托车的前轮子,而看不到摩托车的座位以后那一截。我车都没有下,就把真相资料送進了车斗,然后疾驶撤离。

提醒同修注意的是,在这种环境下做真相(包括给路边临时停放的各种警车、军车送真相资料),撤离时一定要反向而行。即使那警察一时受邪恶驱使起恶意,他要把车子转过头来撵,也要费一点时间。而这点“时间”对我们的安全是十分重要的。如果顺向走,那就比较危险:一是你不可能跑得比警车还快,二个是你会一直在他的视线之中,这是其一;其二,反向撤离时要及时找机会横穿大街或马路,以摆脱它。现在的警察,除了极少数“二杆子”类型和“破罐破摔”类型的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心中有数的明白人了。除了刑事案件或异常特殊情况,没有谁会冒着风险,疯狂驾车乱穿大街,去追什么不是很相干的人。他们都知道什么叫“值得”、什么叫“不值得”。在法正人间大淘汰即将到来的前夕,除非是傻呆二愣,没有谁会真心实意地为邪恶卖命。(如果附近有那种不能走警车的狭窄街巷闪避進去也是一样)。

一点修炼中的体验与同修交流,不足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