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编排制作与散发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看了同修们对编排制作真相资料的建议后,觉的应该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也写出来与大家共同交流。同修们对如何更好的能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提出了自己认为较好的建议,特别是对退党电话在小册子中该放在哪个位置谈出了自己的观点,体现出了同修们对兑现誓约、慈悲救人的博大胸怀。但是呢,我想我们救人的心再切,也要守住一念,一定要知道是师父在救人。这一念很关键。有了这一念,那么我们在救人的过程中,无论我们想出什么样的好办法,我们都用这一念来衡量一下:我们这个所谓的好办法符合神的标准么?我们想出的这好办法是站在了什么基点上呢?背后有没有隐藏着不易觉察的人心呢?

就拿散发真相资料一事来说吧,有同修认为有些资料不宜散发的太多,就象揭露迫害方面的,比如“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和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剧》之类的资料,觉的这样的资料常人看了会害怕,会阻碍他们了解真相,不能得救。其实,如果我们认真的向内找一找,这种想法的背后是不是就隐藏着一颗怕心呢。我们有这怕心还不自知,而且存在的又是那么普遍,那么就用这种方式在常人社会中反射出来。师父说:“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们不知向内找,还在人为的用这种办法、用那种办法,什么办法都解决不了修炼人的问题,那是让我们修的。如果我们人的观念转变了,我们所在境界中的一切都会转变的,常人中的一切问题不就是我们的心促成的吗?我们想一想,我们带着这种观念制作出来的真相资料对解体邪恶、救度世人能有那个强的威力吗?如果我们没有那个怕心,退党电话放在小册子里的哪个位置都可以,都起作用。人心修去的越多,所做之事才会越显神迹。

有一次我到一亲属家串门,临走时顺手在楼道里放了一本《九评》书。过后亲属对我说,他看到他家楼道里的窗台上有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吓的他都不敢出门了。他还是几次听过真相的呢,就连国外的退党大潮录像都看了,见了《九评》书还吓成这样。其实我们应该明白,害怕真相的是那些另外空间的怕被解体的邪灵,我们不能被常人社会表面的现象所迷惑,如果我们看到常人吓成这样,我们就不散发《九评》了?可以吗?师父曾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救人是做的最正的事,那么常人的这种害怕的表现,主要还是由于对于邪党随意残忍迫害老百姓的恐惧,害怕受株连九族的迫害,从某方面讲也说明我们的真相讲的还不到位,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还有人心存在,所以对解体邪恶救度世人就没有那么大的威力。常人不敢看真相资料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关键是我们在做事的过程中有没有修这颗心,有没有转变人的观念。

再谈一下对当地真相小册子散发的看法。有的同修对散发当地真相小册子不够重视。其实散发当地真相小册子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一个放下自我圆容整体的过程。有同修觉的打印小册子没有打印传单省事,因自己的时间有限。还有同修觉的当地的小册子没有他自己相中的那个小册子好,这原因那原因,还是因为加進了自己的观念才会有这些原因的。自己的什么想法都不要有,只要是正法進程需要,就没有任何条件的去做,不讲任何条件的去圆容,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状态。

当地的真相小册子,是当地编辑资料同修从明慧网下载的模版,然后加入当地的消息后发到明慧,再由明慧编辑同修把关后发表出来供给各地制作资料的同修下载打印的。从小册子的真相内容也能看出正法進程中所進行的阶段,我们在制作的过程中如果加進了自己的观念,是不是也阻碍了正法進程的推進呢?所以建议制作当地真相资料的同修,在制作资料的过程中主次一定要分清楚,一定要起到把关的作用。

就悟到这些,也不知是否说的明白,还望同修们能够给以补充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