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拘留所讲真相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六日】二零零八年冬季北方已经很冷,我们去劳教所给一位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同修发正念,被构陷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恶警非法审讯时我不配合邪恶,同时发出一念让电脑不好使,恶警自问自答一阵,在过程中恶警同其他警察说平时非常常见的一些字为什么现在就打不出来呢!一个恶警打不出来就换第二个恶警,结果谁也打不出来。有的恶警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白痴气愤的说这电脑太垃圾!一个电脑打不出来再到别的屋子换第二个电脑,结果还是打不出字来,最后恶警垂头丧气的说打不出来的字用笔补上吧,这时一个恶警忽然醒悟说你是不是发功呢?审你真费劲。我嘴里讲着真相,心里发着正念,非常感谢师父。我悟到了一个理:修炼是严肃的,关键时刻放下生死也得维护法。

第二天,在拘留所我们被挨个审问,过程中我始终保持微笑,一个国保人员恶狠狠的说:都到什么地方了你还笑,我说:修大法使我无病一身轻,我心里有大法我高兴!另外我觉得保持好的心态也是修炼人最基本的体现。非法审讯时恶警手里拿着一把真相小粘贴,问我说这是不是你的,一直以来我始终非常敬佩在高压下零口供的同修,任何情况下不配合邪恶,是师父说的,弟子都应该遵守。我回答修大法了从大法中得到了太多的好处,心里全是大法好,哪个大法弟子手里有粘贴都是正常的,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知道大法好,那能是大法弟子吗!?

恶警问我劳教过吗?其实我没劳教过,但我没吱声。又问我去北京天安门了吗?虽然我没去过,但我不能那么说。我回答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为大法喊冤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屋里的六七个警察面面相觑,然后我始终微笑着给他们讲我下岗后经商十几年,修炼前后的变化,开始是怎么当得奸商,骗人宰人多收顾客钱,赚昧心钱,把发霉食品掺進好食品里浑水摸鱼卖出去,我告诉恶警奸商的特点是不允许自己的利益受到任何损失,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修炼后开始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去做人,我经常对我的员工说,你觉得你能吃的你卖给客人,做买卖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也经常对我的顾客说放心吃吧我不赚昧心钱,凡是我店里卖出的食品我都可以先吃第一口。我告诉他们:是大法把我从一个极端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宽宏大度,不计较钱财并能为别人着想的人。

我还给头目讲了一个我带动别人做好事的故事。修炼后有一年夏天,我在一个商业街租了一个摊位,街上都是卖小吃的,煎粉凉皮、冷面、炒面等,各摊位没有桌椅,只好让客人借助附近冷饮摊的桌椅,边吃小吃边喝冷饮。客人吃完后经常把桌子弄的很脏,客人吃完的碗各业主经常不及时捡回,即使捡回也不给擦桌子,冷饮摊的老板经常很生气的大呼小叫喊各小吃取碗。经过一段时间,各小吃惊异的发现冷饮老板从没喊过我取碗,而且还经常把我的碗送回来,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大家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我一有空就把我的碗和大家的碗都捡回来,顺便把桌子擦干净,有时看地上脏了也把地扫干净。大家听了都很受触动,也都学着我的样子去做,甚至卖牛肉干的不用人家桌椅,都帮着收拾卫生,从那以后小吃街的气氛越来越融洽,不再互相排斥拆台,而是互相谦让互相帮忙。我在小吃街用的餐车很沉,收摊时一个人往屋里抬根本就抬不進去,开始时每天只能等着自家的亲戚忙完自己的活(有时等很长时间)才能抽空帮我抬出去,到后来只要我的餐车一收摊,周围的业主就主动来帮忙,那情景真的很让人感动。这些业主在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我告诉警察们,我自从按照法轮功法理去做人以后得到的受益特别多,谁做什么都不白做,都是给自己做的,人在做天在看,你们现在把我关在这里,把好人当犯人来审讯,你们也不会白做(是要遭恶报的),你们好好想想吧。我给他们讲了很多,他们从刚开始不爱听到耐心的听,从刚开始恶狠狠的表情到非常客气的表情,他们听了很久,看得出有的人心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审讯完回监室的路上,警察客气的让我走干净的路面,怕我滑,因为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他走带雪的路面,我跟他说等我出去后如果再开饭店我请你吃饭,恶警说:我可不敢去,你那么恨我我怕你给我下药。我说: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们法轮功,别看你审我,我并不恨你。如果你能了解真相,我相信你不会再干这份工作。回到监室和同修交流同修们都很受鼓舞。

回想起来我当时能坦然面对恶警不惊不怕,说出了那么多平时没能想到的话,后来才明白是因为我能放下生死维护法,放下自我圆容法,能在恶警面前展现大法弟子修炼后的精神风貌,是师父源源不断的给我智慧帮我做好。谢谢师父!

被非法拘留的半个月里,同时被绑架的同修都被先后放回家。最后只剩下我和另外两名同修,交流后深刻的体会到,我们的修炼存在着太多的问题,太多的执着心放不下,太多的言行不在法上,试想一个修炼人有师父和众神保护,得执着到什么程度邪恶才敢来绑架你啊!真的是太对不起师父了。我们三个人一起背法、发正念、向内找,发正念时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除恶务尽,既然進来了就让我们解体黑窝,想到这我坐那立掌,立刻觉的我的整个头都被能量包围着,感觉自己非常高大,感觉邪恶的黑窝很小很小,我手立掌像一支支利剑直奔邪恶的黑窝,而且发出的利剑无穷无尽。

有一天我和同修悟到其它监舍的犯人还不知道大法弟子关在这里,我们有责任让其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交流后我们三个边发正念边对着监室门的小窗口向外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好人有罪”,“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都让炼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等等。有时一起喊,有时单个喊。三个人都使出了浑身力气喊了一天,嗓子却没喊哑。刚开始狱警过来恐吓,我就跟他们讲真相,讲我们的冤枉,过来几次后大概也明白了我们的事情也就不过来了。我们接着喊。下午两点多,国保大队的人被喊来了恐吓我们说要送我们去劳教,我们边发正念心里否定他们,边讲着真相并要求立即放人,国保大队的人被我们说的无言以对走了。我们足足喊了一天,在这一天里感觉阳光灿烂呼吸的空气都特别的顺畅,好像师父一遍一遍在给我们灌顶,浑身很舒服。同监舍的两个普犯说:今天你们三个的脸真漂亮,像苹果一样好看(我们悟到这是应为我们做对了,符合了法)。我们已经给他们讲过了真相做了三退,所以一天里很支持我们喊大法好,和对外讲真相期间也穿插了唱一些大法歌曲,其他犯人都很爱听,有的也跟着喊大法好。我们更感到了作为大法弟子的殊胜和荣耀,普犯说看来真是邪不压正。

修炼十几年了,师父给了我太多太多,我经常和我周围的人分享说:修大法太好了、太幸福了。虽然自己存在很多问题,常常陷在个人修炼中,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