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证实法的经历(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二零零七年四月,我们九名大法弟子被当地国安及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而在看守所中,同修们三件事一天也没落下。

我们城市的这个看守所,十年来一直非法关押、迫害着大法弟子。但由于以前大部份的大法弟子都能正念十足,充份体现着修炼人的慈悲与大善大忍,在这个看守所开创了大法弟子可以自由炼功的环境。

我们九人在同修开创的环境下自由炼功。虽身在难中,但我们始终坚持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做好三件事。我们各自对不同牢房内的三十多个犯人讲述大法洪传真善忍,使世人受益的真相及邪党灭绝人性对大法弟子的残暴及诬蔑大法的真相。使世人明辨是非识真伪,唤醒良知得救度。见证了许多犯人明智选择三退并牢记法轮大法好而获得现世福报。

同时我们也采用文字方式,把真相写下,通过各种可能的途径,给看守所警察和犯人传阅。我们还把各人记忆中的《转法轮》目录、《洪吟》及一些短小的经文写下来,以传书信的方式互相传递到各牢房大法弟子手中,创建我们的学法条件。

大法给了我讲真相的智慧

就我自己来讲,这次被绑架,我意识到是由于自己日常学法少、太过于专注于常人的工作、权力欲望的膨胀及印发传单中的干事心,让邪恶钻了空子。

我在刚身陷囹圄时感到非常苦恼,感性的一面担心身陷入如此肮脏境地的我还能是大法弟子吗?师父会承认我吗?带着这样的困惑,我几天没有向犯人讲真相,而独自感性的困苦着。

一次在梦中,我在一台大型晚会中,愁困的立于角落,看着同修们为晚会忙碌着,几位同修邀我帮忙准备晚会,特别是唱歌的同修向我伸出了欢迎的手,梦中我问:我可以吗?我还配吗?唱歌的同修说:我们讲真相需要你!一梦醒来,一向五音不全的我竟一下会唱三首大法弟子创作歌曲:《法轮大法好》《为你而来》《梦醒》。而此前我从未记下这几首歌的歌词及旋律。

大法给了我以唱歌为方式、在狱中讲真相的能力与智慧。犯人们在每日的耳濡目染下,也自觉不自觉的都跟着哼唱。

而犯人们被提审、开庭等机会,也成了我们书面讲真相的途径。这样真相就通过犯人在看守所间流传开了。另外我们还用投所长信箱、检察院驻所信箱及当面递真相给所内警务人员的方式,使真相资料在看守所不留死角的传遍。

需要相互加持正念

以往,当得知同修被绑架后,我们当地的同修多采用近距离发正念除恶的方式加持难中同修。而当我们身陷囹圄后,也以为有许多同修会为我们近距离发正念(后来听说没有)。为此,我们也为在外的同修发正念加持。我们多次准备了狱中简报,把我们讲真相的情况及需要外界的帮助传出。我们还及时传出三退名单,也是为鼓舞外面同修能更好劝退。

现在走过来后,我想说明什么才是难中同修最需要的帮助。除了同修的正念加持外,外界同修的书信会是很好的鼓励。在信中用暗语的方式的鼓励,告知三退人数将有助于鼓励狱中同修更好的讲真相。有些犯人不解,为什么修炼大法的人这么好,却没有人给我们写信或存钱,这都给我们讲真相造成一些干扰。

当我们多次求援而未得时,却听说在外面有很好环境修炼的同修出现了严重病业问题。这使我们意识到,不论人身是否自由,一旦三件事没做好,就将使自己身陷难中。

各种方式狱中讲真相

在看守所中,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用各种方式证实着法,使犯人从内心里感叹大法修炼者是智慧与善良的。一同修宁愿自己不吃,省下的钱为犯人买用品。日常的善行感动了每一个与她接触过的人。她每日多次在窗门前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震撼着听者的心;每日犯人们的静坐时间,她就讲佛家故事及背诵《洪吟》,纯净着犯人们的心灵。证实法是没有固定模式的,起初我们不认同这个同修用呼喊的方法传福音,而犯人们也多说时常被喊声吓着;但当我们也悟到划破长空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喊能起到唤醒众生、归正空间场的作用时,犯人们又都说“法轮大法好”的呼声震撼了她们的内心。此后她们每天都期盼着、并小声与我们一起呼喊着。

一同修在两件监服上绣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样,我俩穿着炼功或是洗了挂在外面晾干都是两面很好的洪法旗帜(附有衣服照片),我们随身带着手写的真相单张,一有出牢房门的机会(提审、检察院、法院)就会随手传送。有同修还整理了一份在仓内传阅的真相资料,让那些被关押在牢房中、失去自由的众生也能认识、了解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