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邪恶横幅标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一天,路过家前面小区,看见一条诽谤大法的横幅,字是单个连着的,挂得比较高,前面对着马路,下面是保安室。

既然被我看到,就一定要清除它。我想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回家后,我整点发出强大的正念:令狂风暴雨马上清除小区攻击大法的横幅,特别是将中间“邪教”二字吹掉,越快越好,请师父加持。

结果,本来我们当地好长时间没下雨了,当天晚上却突然间下起大雨,打大雷,时间不长就停了。第二天我去看时,那条横幅果然象霜打的茄子,“邪教”二字被狂风吹到背面看不见了,字迹被冲刷掉色了,布卷上了。这条横幅当天被扯走了。

过两天,老伴说:前面小区平楼装修完了,有展览馆、宣传栏,有骂你们法轮功的漫画等。我听了知道这不是偶然的。原来前面被大雨毁的那条横幅就是邪恶为这展览馆搞的。

我过去看,那里有两排平楼房,一排是邪党歌颂自己的四个小型展览馆,显眼的地方贴的是攻击大法的小标语,另一排平楼墙壁上搞的是邪党宣传。放在最中的是攻击大法的两块最大的墙报,其中有邪恶漫画,四周墙壁上贴了不少攻击大法的小标语,两排平楼進出口摆满了花,据说是迎接参观的人,从平楼下去是小区大院,刚盖好的长廊、牌馆,大门口、小区楼道口处都贴有攻击大法的标语,整个小区都被邪恶的东西包围着。

我想正法都到现在了,邪恶还如此猖狂。自己修了这么多年,今天遇到这么大的事,还有这么公开骂师父、骂大法的。回到家里,我跪在师父的法像面前哭了:“师父,弟子修炼不好,愧对师父,我一定要把这个黑窝清除掉,请师父帮助我。”。

第二天,我把这事在学法小组讲了,大家认为这些必须立即清除,先去现场看看,然后作相应的措施。我们看到:过往的人多,保安来回走动,这有值班的。大家一致认为环境恶劣,首先发正念。有的邪恶标语可用刀划,剪刀剪,难度大的是墙上贴不干胶标语,有一同修,曾用螺丝刀揭下来过这种标语,现在这么多,都弄下来是很难,不过再难也要把它清除掉,因为它是破坏大法,毒害众生的。

我们学了一讲《转法轮》,然后全组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某小区平楼墙壁上破坏大法的东西,让它自动的褪色,小标语自动的脱落。为了配合整体发正念,一些家住很远的同修中午都没有回家。我和另一个同修距这小区近,每天在一起发正念,远处同修加持我们。

在强大正念作用下,大法的神奇出现了,墙壁上攻击大法的小标语都有不同程度卷边,卷角了。这是师父告诉我们该去清除它了。我就去撕了一张,结果轻轻一撕就撕下来了,薄薄的一层,邪恶的字都在这一层上,而另一层死死的贴在墙上。从那天开始,我每天背着挎包,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去撕的时候,谁也看不见,请师父加持。我堂堂正正地走近去,趁没有人,用手拽着卷边部位,“咔嚓”就是一张,三天工夫,除了大门和牌馆四张外,统统的撕完了,一共十六张。

然后我们集中精力清除邪恶墙报。这时听我老伴说:“你千万不要再去对面平楼,我发现那里有可疑的人,连我这个过路的人都有人在盯着呢!“当时我听了有点后怕,但想到有师父在,怕什么。我想用鸡蛋去糊,先把蛋糊在家里搞好,用料袋装着,谁知那上面打蜡,糊不上。回来和同修商议,用裁纸刀划完了再撕。我们观察中午人少,保安值班的人都吃饭去了,于是一路发着正念到现场,那里平时是人来人往不断,今天一个人也没有,说时迟那快,一刀划下去,把墙报划了一个大半圆圈,划的很到位,同修一把撕下来,正在手里卷,从梯坎上来三个人,我们若无其事,不慌不忙地离开了现场。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用了几天时间,就把邪恶展览馆的邪恶宣传品清除干净了。

但大门口的两张、牌馆的两张没有及时清除,因贴的地方高不好撕,牌馆地方人又多。没有把它清除掉,我心里很不安,心里老掂着:我一定要把那四张邪恶标语清除掉。在某一天的中午,我终于瞅见机会,看见大门四周没有人,牌馆也没有人,保安室的保安在吃饭,大门口只有一辆送矿泉水货车停在边上,因为天气那么热,人们看到送矿泉水来了,都回家取瓶子装水,保安也不例外。我赶紧撕下大门口那张,紧接着又撕下大门口的另一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说:“师父,您安排多好啊!”

此时我那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这一切正如师父所说:“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2]。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