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待人也轻以约”——宽容的故事(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古语云:“古之君子,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指古之君子对自己要求严格而全面,这样就能及时改过,不断向上;对别人宽容而平易,使别人乐于为善。宽容是一种智慧,是道义坚守中的包容,是对他人的关爱和负责,它需要有宽广的胸襟和与人为善的心态。孔子的学生子贡曾问孔子:“有没有一个字,可以作为终生奉行的原则呢?”孔子说:“那大概就是‘恕’吧。”“恕”,就是宽容的意思。古人注重修身,时时观照、省察自己,并且能用宽容的心,涵容他人过失,不仅自己的德业可以增长,也能够感化、善化他人。以下为古籍中记载的几个故事。

宋就以德报怨

战国时期,梁国有一位叫宋就的大夫,曾经做过一个边境县的县令。这个县和楚国相邻界,梁、楚两国都设有边亭,两国边亭的人员各自种了一块瓜田。梁人十分勤劳,多次给瓜田浇水灌溉,他们种的瓜长势很好。而楚人懒惰,给瓜田浇水灌溉的次数少,他们种的瓜长势不好。

楚人出于妒嫉,在深夜去践踏和扯断梁人的瓜藤。梁人发现后,去请示县令宋就,认为要报复,准备去践踏楚人瓜藤,宋就听后摇摇头说:“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与人结怨,是招祸的门径。人家对我们不好,我们也对人家不好,这多么狭隘呢!我告诉你们一个办法,每晚派人暗中为楚人浇灌他们的瓜田,不要让他们知道。”

楚人早晨到瓜田一看,发现已经浇灌过了。就这样,在梁人的帮助下,楚亭的瓜田长势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楚人感到奇怪,便暗中察访,知道原来是梁人干的,于是大受震撼,便把这件事报告给楚国朝廷。楚王知道这件事后,感到很惭愧,便派人带着丰厚的礼品向梁国边亭人员表示歉意,并请求与梁王结交。楚王后来多次称赞梁王讲信义。所以说,梁楚两国的友好关系,是从宋就妥善处理边亭瓜田事件开始的。古语说的“转败而为功,因祸而为福”、老子说的“报怨以德”,就是说的这类事情呀。(《新序》)。

将相和

战国时期,赵国文臣蔺相如因为出使秦国不辱使命,“完璧归赵”,功劳卓著而被封为上卿,位在武将廉颇之上。廉颇对此很不服气,扬言说:“我是赵国的大将,有攻城野战之大功,而蔺相如只凭言词立下功劳,他的职位却在我之上。我感到羞耻,遇见他时,一定要羞辱他。”蔺相如得知后,尽量回避、容让,不肯和他碰面。有一次乘车出行,远远地看见廉颇的车队,马上叫御者把自己的车子转入横巷,等廉颇的车子过了之后才出来,不与其发生冲突。

蔺相如的门客以为他畏惧廉颇,于是一齐说道:“我们因为仰慕您高尚的品德节义特来投奔您。现在您与廉颇职位相同,却躲避他怕他,就是普通人对这种情况也感到羞耻,更何况是将相呢!我们没有才能,请允许我们告辞离开吧!”蔺相如坚决挽留他们,说:“你们看廉将军与秦王相比哪个厉害?”门客回答说:“廉将军不如秦王厉害。”蔺相如说:“以秦王那样的威势,我蔺相如却敢在秦国的朝廷上讲道理,呵斥他。相如虽然才能低下,难道害怕廉将军吗?但是我想到,强大的秦国之所以不敢侵略我们赵国,只是因为有我们两个人在啊!现在如果两虎相斗,势必不能共存。我对廉将军容忍、退让,是把国家的危难放在前面首先考虑的啊!”廉颇知道这话后,就赤着背,背负着荆条,由宾客引导到蔺相如家的门前请罪,说:“我是个粗陋卑贱的人,想不到您宽容我到这样的地步啊!”从此二人前嫌尽释,比肩事主,成为生死与共的朋友。这也是“负荆请罪”典故的由来。

自古以来,知错能改是一种品德,廉颇将军能够幡然悔悟,“负荆请罪”,则更是出于至诚了,受到人们的称赞。而蔺相如在与廉颇的矛盾冲突过程中采取了忍让、求同的态度,以国家利益为重,置个人荣辱于度外,他的道义至上的君子风度更是后世效法的楷模。(《史记》)

宰相肚里能撑船

三国时蜀国,诸葛亮去世后,蜀主刘禅遵诸葛亮遗表任用蒋琬为相主持朝政。当时,蜀国新丧主帅,外有强敌压境,朝内惶惧不安,蒋琬虽初总朝政,而镇定自若,心存大局,“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因而民心迅速安定。

蒋琬为人宽厚,他的属下东曹掾杨戏性格孤傲,讷于言语。蒋琬与他交谈时,他经常不作回答。有人看不惯,在蒋琬面前说:“杨戏这人对您如此怠慢,太过分了吧!”蒋琬坦然一笑,说:“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当面顺从而背后非议,这是古人所不为的。让杨戏当面说赞扬我的话,那可不是他的本性;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说我的不是,他会觉得我下不来台。其实,这正是他为人的可贵之处。”后来有人称赞蒋琬“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个典故也一直流传下来。

又督农杨敏曾说蒋琬:“作事愦愦,诚非及前人。”说他做事比起前任丞相差之太远。有人告诉蒋琬,主管官吏要求将其治罪,蒋琬却不追究,说:“吾实不如前人,无可推也。”后来这人犯事,别人都以为蒋琬会借机报复,但蒋琬反而大度的为他求情。别人忍不住为他抱不平,他却心平气和的说:“我本来就不如前任丞相,这是事实呀,谁都知道,有什么怕人说的。对于他今天犯了事,我只是希望能够秉公对待啊。”

蒋琬为相期间,遵诸葛亮遗风,明察善断,循法治国,不喜阿顺,不听谗毁,赢得了众人的敬服,史载其“方整有威重,成承诸葛亮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资治通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