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看到的前世因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他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也可能是在为很多他背后的生命承受,他要保护的、他要救度的太大太多,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因素和他要救度的生命的因素所致,业力或者是承担的历史因素太多,也许还有解不开的积怨,还有完全解不开的死结,有的只能用人的生命来换取,所以才造成了在被迫害中这种复复杂杂的形式。”

我自己在共计十年冤狱中,因坚信大法而受尽邪党湖南省二个监狱的酷刑、体罚、打骂各种折磨,长期在死亡线上挣扎,出狱时已经伤残严重、生命垂危。在许多大关大难几乎走不过去时,慈悲的师父让我在梦中或半醒中看到久远历史上的因缘,从而使我信心大增,走过魔难。

下面我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讲起。

七二零前一、二个月,我多次梦见警察追打我,还有恶人用大刀片横拦我的去路说:“你要信法轮功就得从这刀片上穿过去”。(大意)我毫不犹豫走过去,刀片从我胸部横斩了進去,我回头一看没事。我当时很纳闷,不知何意?“七二零”后才悟到是提前看到了邪党恶警的迫害。

七、八月最热,邪党派出所天天喊我去,逼我交大法书、写保证书,我拒绝,被折磨的吐血。而且吃不進任何食物,胸口堵着什么东西,把食物顶出来,只能喝桂圆水,身体越来越瘦弱无力。有一天我在梦中清楚的看到了因缘:民国战乱中,我那世当兵,部队抓住一个敌方士兵,绑在二楼走廊柱子上,上级叫我杀了他。我当时未修炼正法,哪知道杀人的罪过?我就用长刀刺進了他的胸口。这时梦境一闪,我看到自己元神下降被一股力量引到一楼一间暗室里,里边还关了一些人,都出不去,我元神飞来飞去,怎么也出去不了。这时我边飞边想:“只有修炼大法才能还了他的债,才能出去。”我刚想完,铁门上就开了一个小洞,一束光射進来,我顺着光束飞出去,又回到二楼。我看到绑在走廊柱子上的人竟然变成了我的肉身,我刚才刺進他胸口的那把长刀竟然刺在我自己肉身的胸口上,我马上明白那是报应,杀人等于是杀自己。我元神对着自己肉身飞过去,一下子就醒了,明白了胸口堵着的因缘。我当时学法不深,写了一个不打标点正反都可以理解的保证书,以致在家炼功不起作用。我有意在小区马路边公开炼功,刚一开炼就感到胸口畅通了。我悟到只有投身正法中,才能解开历史渊怨。

两个多月后我就向公安处写长信讲大法真相,声明那个保证书作废。邪党单位马上宣布我下岗。当时邪党疯狂的谣言与政治恐怖,使世人误解仇恨大法,我找不到工作,只好做小贩生意,很辛苦,家人又受不了邪党压力而打骂我。当时大部分同修还未走出来,我感到孤独无助。大约十一月底,我晚餐后在床上抱着双膝闭目休息。忽然感到身体动不了,被强大能量裹住,我低头看自己身体,竟是全身金灿灿的神体,这时脑内冒出一念头想离开这里,我就主意识清醒的想:“如果现在走了,留下肉身死亡,人们就会误解大法。我要修完全过程再走。”于是我感到手脚慢慢恢复知觉了。在当时环境下,我更加坚信走出来证实法的选择是对的、应该的。同时也惭愧自己悟性太低,劳驾了师父这么大的点化。

二零零二年被邪党绑架入湖南沅江市赤山监狱,受尽酷刑与伤残,其中以长期的吊刑最恶毒。它既有高层次旧势力的操纵,也有自己的宿怨。先说高层次邪恶生命的背后操纵,我梦见了二次。第一次梦见一长串房子从高往低连通排列下去,望不到尽头,我心里知道这象征宇宙体系。我進入高处一个房子,没有地面,只有一些木桩悬着,下面黑空空的。我站在一个木桩上,看到房间讲台上一个女神,她向上一层小房间的一个男神汇报:“他(指我)从下边上来的。”那男神说:“按照这个(旧)宇宙的理,下边的生命是不准升上来的。”于是那女神飞起一块块巨石向我砸来,我不动心,巨石总是擦身而过。那女神就又告诉男神:“他身上带了《转法轮》的东西,已经打他不下去了。”这时我就开口劝他们同化大法,那女神闻之流泪了,男神仍然无动于衷。此后我就常发正念销毁他。

第二次是受尽多次长期的吊刑之后,梦见一个人(现在我悟到他是师父)用铁丝套住一只狸猫的脖子,吊在火上烧。同时空中出现画面:这狸猫元神是高层次恶神,专门下来对大法弟子施用吊刑的。这时那狸猫在火烧中仍不思悔改,说:“只恨当初(从高层)带来的东西太少了(未搞垮大法)”。我看它痛苦极了,就动了恻隐之心,拿一盆水泼上去,想熄灭那火,谁知好似火上浇油,剧烈燃烧起来,那狸猫瞬间烧没了。此后多年中,虽然酷刑体罚不断,但我一直未受过吊刑了。我也从中悟到:对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决不能动恻隐之心,一定要正念销毁它们。出狱后看到师父有关的讲法,才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点化身处恶狱中的大法弟子们,不禁流下感激的泪水。

我个人的前世因缘,在正法中也多次显露出来。正、反人物都有。在经常受吊刑的时期,管事犯人许某待我最凶残,比警察还卖力的重伤、折磨我。在他遭报应换下来前夕,我梦见了与他的因缘关系。他在很高的天国中就很邪恶,就被旧势力定下了要迫害我修大法。当我下降到人间第一次转生时,现在的妻、儿也是我那世的妻、儿。他为了让我欠下他的命债,转生成一条毒蜈蚣,故意爬到我家里来使我踩死它。我那时未修正法,不知欠命还命的道理,就急忙叫妻子一脚踩死了它。于是它今生以此命债为借口,转生成一个凶残的刑事犯人,企图借邪党之迫害机会,加重凶残手段,使我走不过去、修不成大法。我确实多次被他折磨的走投无路,几乎走不过去。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一次次真正放下生死才走过来。与他相反的是中队指导员d警察,很关心我,尽量减轻迫害。许某为此恨死了d警察,说d警察是我的保护伞,煽动d的上级来残害我,d警察只好少管我的事了。我梦见在民国战乱时期,d警察与我是同生共死的战友。加上今生他又看过《转法轮》,所以处处关心我。当时夹控我的犯人z某也比较好,我梦见他手指上有师父在历史的过去授予的印记。八、九年过去了,我希望他们都能退出中共邪恶的党、团、少先队(我在那里时还没有退党运动),有一个美好未来。

那时我妹妹几次来看我,我都提前梦见到了。有次我梦见她显示为小女孩,与一个白人小女孩争吵时,二人一齐到我面前告状。我喝了一声“你们都显出原形”,她便显为紫红色胖乎乎的鸟,白人小女孩显为一只白天鹅,都很漂亮。我问她:“你还记的真、善、忍吗?”她想了一下,如梦初醒一般说:“我想起来了。”几个月后她来看我,一见面就向我双手合十,说她开始修大法了。遗憾的是她现在只信不修了。

二零零六年迫害结束我所谓的“刑满”回家,由于做事心强而忽视了学法、发正念,不到一年又被恶警绑架。在被绑架前几个月,我梦见自己又被邪党关進了某监狱的某监区,刑期同上次冤牢一样。没想到真的都应验了,我很后悔没有按师父讲的走正修炼之路,以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慈悲的师父点化了我,我却未重视,教训太深刻了。在第二次冤狱中,有两个管事犯人特别邪恶,长期凶残折磨我。我在梦中看到的前世因缘关系是:那个外号“填老鬼”的恶犯人,前世某一生中是财主,我那一世是一个书生,与他女儿相互爱慕,他却坚决反对,我与他女儿便私奔了,没有为他养老,为此他恨极了我。今生他婚外恋中反而伤残了妻子而坐牢,子女都不认他,他却自称拥护共产邪党,仇视大法,百般刁难折磨我,妄图使我放弃大法。无论我如何讲真相劝善他,他都不听,变本加厉。三年多后他突然得多种恶病死去。他死亡前两个多月就躺在监舍内难动了,一吃饭就呕吐,咳浓痰,别人都远离他。我以德报怨,主动侍候他,为他打饭菜、开水,清洗呕吐物,倒痰,他仍然骂我。一周后他被送去医院,很快死了。许多犯人都说我太好了,他是报应该死!我说我是修炼大法才这样慈悲善良做好人的。

另一个恶犯人言西早(化名),在我后期被伤残到生命垂危地步时,他跳出来天天对着我辱骂师父和大法,生活上极力刁难我。他总是说:“我就是要你早点死。”有天我梦见一个中年女人在我较远的左前方说话:“我一定要杀了他!”我心里想:“你要杀谁呀?”没想到她马上对着我说:“就是那个四十三岁的乾隆皇帝。”同时她还打过来一些模糊意念,大意是我那一世害死了她一家人。我一下子惊醒了。此时我正好四十三岁,难道我前世当过乾隆皇帝?我有些怀疑。几天后,言西早再次疯狂折磨我,我差点被害死,他却说:“我就是要搞死你!”我找警察抗诉,警察却不处分他。我就发正念,解体利用他来索命的旧势力,我想他就是梦中的那个中年女人转生了。我回家前几天,他对我说:“你别怨我,我以后再不骂你了,我们和好吧。”我说:“我不计较的。可是你已经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大罪,按天理必下地狱销毁。唯一得救的办法是:你以后多说大法好,劝人三退,挽回你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你愿意吗?”他一扭头就走了。我对犯人一说法轮功好,他就仍然干涉。看来他是无法善解了。那几天我很懊悔前世当过乾隆皇帝,因为乾隆皇帝晚年犯错不少,以致我今天吃苦太大。世人多想当大官,但是哪一个能避免多造恶业、多结恶缘?福短祸长,所有后果却都要自己消受。

“填老鬼”折磨我的中期,中队新任管教警察凌正(化名),很喜欢听我讲真相,而且能理解大法法理,经常制止夹控对我的折磨。但是“填老鬼”见凌正的上司“袋鼠”(化名)仇视大法,就狐假虎威不把凌正的交代放在眼里,变本加厉折磨我。凌正大怒,命令夹控道:“如果填老鬼敢动某某某(指我)一下,你们先上去给我把填老鬼放倒!”这么多年恶狱中,陆陆续续总有同情大法弟子的监狱警察,他是最突出的之一。我有次半睡半醒中看到了与他的前世因缘:我某一世是高僧,在山中苦修,他那一世在山中修道,常与我来往。二人年老时,我对他说:“将来我们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圆满,好不好?”他拍拍我的后背大笑道:“我不相信法轮大法能使人圆满。但是如果我亲眼看到你修炼法轮大法圆满了,我再来修!”今生他名牌大学毕业,喜欢看道家书籍,经常叫我给他讲真相、忆写大法法理(大意)给他看。我多次劝他三退,他不表态,只是说他知道。但愿他自己做个三退声明(他未入党),平安度过劫难,以后修大法。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我梦见了未来惊心动魄的一幕:先是一个标着镰刀斧头的城堡装满了全部邪党党徒,飞起来向远处败退,我的身体不及那个城堡十分之一大,但我举着一根金箍棒奋力向它打去。它越变越小,瞬间画面变成了漫山遍野的死尸,瞬间又全盖上了厚土,厚土上很快生成了青山绿水,地球的新纪元开始了。

以上只是我在现有修炼层次中看到的一点局部情况,代表不了其它层次,代表不了全局,更不能代表大法,写出来只是善意的供同修参考,大家共同跳出人的观念,在大法中精進,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今生该做好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