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因缘 慈悲救度婆家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

一.修炼前 与婆家的恩怨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六岁。二十二岁结婚,当时丈夫家是一个大家庭,公公、婆婆,一个大姑姐、两个小姑子。婆婆没文化,看不上别人,专爱挖苦别人。可是丈夫从来不管家。我在生孩子没满月时,到外面用雨水给丈夫洗衣服和孩子尿布时,受了风。从此以后常年浑身疼痛,后来又得了心肌炎、心脏病、神经官能症,常年吃药、打针的。

在婆家平时吃饭,婆婆都看着谁吃多少了。举个例子:在孩子还吃母奶时,有一次,我吃了两小碗饭。等她到室外干活时,生气了,说我吃那么多,不干活,不愿意了。我赶紧把孩子给婆婆,我到外面干活去了。将近中午时,我進屋问婆婆中午做什么饭时,婆婆阴沉着脸,严厉的说:你早上吃那么多,你中午还要吃饭?还有一次,我有两天实在病的起不来床做饭,等到身体好些我去做饭时,婆婆说:咋的了,饿的顶不坑了,做饭来了?这些年,你不做饭就别吃饭。

后来,婆婆看我常年有病,就挑拨丈夫和我离婚。丈夫不听。我看到长此这样下去也不行了,我也想到离婚吧!可是我一想到我的身体也不行了,后来想到自杀,可看看孩子小,而且也有心肌炎,放不下。后来又想到出家。

二.喜得大法 了恩怨

就在这时(九六年初),我有幸喜得大法,使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是师父、大法救我出苦海,使我这破碎的家庭重新充满了生机。通过学大法,使我解开心结。身体疾病全无,一身轻,心性逐渐提高上来,在家任劳任怨,一直按大法的要求修炼自己做一个好人。

可是好日子不长,到九九年七二零国家打压不让炼以后,我带着回报师恩的心情、也为能让象我这样痛苦的人也得到大法的救度早日出苦海,我来到了北京向国家反映我修炼的真实情况,被北京警察抓起来,送回当地非法关押。当地警察规定得签“不炼功的保证”、还得家属交五千元钱的罚款金,才能放人,不签就劳教。我不签,就一再被非法关押。

在这期间,公公、婆婆可不干了。公公是某局秘书已退休,怕象文革时一样,怕我连累他二儿子(是某单位党委书记),和二儿子家的两个孙子(都在派出所工作)。说我不写“保证”,以后我儿子考学、当兵都不行。婆婆就逼我丈夫和我离婚,给丈夫的对象都找了,全家上下翻了天。就在这时,婆婆得了脑萎缩,花了上万元抢救过来,婆婆躺在床上拉屎拉尿,问那两个儿媳,谁也不要。

就这时,我被非法关押半年才出来,自然回到家中照顾婆婆。婆婆很快的好了起来,能自理,什么都能做了。这时,我和丈夫到市场做买卖去了,在那住。公公就背着我们把房子卖了(因为当时没离婚还有一个原因,房子的房照是丈夫的名字,按法律离婚得有一半)。公公用这钱又买了家属楼一个单元,把这楼放在公公的名下。

我做买卖这地方,有一天,来几辆警车,警察说我和被非法通缉的同修有来往,说我这是资料点,给翻了个底朝天。要罚房东三千元钱。吓得房东不敢把房子租给我了,买卖被逼黄了。没地方住了,干别的也不会,一时也找不着工作,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儿子。公公那边说:你婆婆不死,你别回来,家里公公每月花三百元钱雇女儿给做饭。就这样,只好由我娘家母亲拿钱给我们租房子住。后来我挣三百元钱生活用,每月都不够用,只好到娘家去拿。

一年多过去了,有一天,我和丈夫去看望公公、婆婆,两位老人说:你俩还是回来住吧!说小姑子天天让他们生气,这气实在也受不了了,你俩要是回来照顾我俩,我俩能多活二年。就这样,我抱着想救度这个大家庭每个人的心愿搬回来住了。

三.走正修炼路 救度婆家人

我开始给公公、婆婆讲大法好时,就挨骂,婆婆说:你给我造成这样,给这个家造成啥样了?好,你得到好处了,让我们跟你受罪。婆婆一时听不進去真相,我就慢慢来。

在家庭中做好,有时婆婆高兴时,就问我,我每月都给姑娘钱,为什么她还不干活?我说,小姑子身体也不好。妈,我不修炼时,老有病,家里这些活我也干不动。

我每隔一段时间,给婆婆理一次发。有一次我给婆婆放好了水,扶着婆婆刚站到浴盆里,婆婆就说水热,我说,妈,这是个温水,不热。婆婆不高兴了。这时,公公也说话了:你妈说热,就热。在一般情况下,我什么都做好时,婆婆还是有意找碴,说这没干好,那不行的。有时骂丈夫说:我不愿在这家住,让丈夫把我领走。

我想我修炼这么多年了,在家任劳任怨,从没怨言,怎么还不行呢?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实在悟不明白,人造业,这样还,还不行?

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有一世时,我是贵夫人,婆婆在那一世时,是我身边的佣人,在那一世时,婆婆做事就差劲,我就看不上她。我看到有一天,主人家正坐在一起吃饭,下人站在一边看着。那一世的我刚吃完饭时,就特意不给婆婆留吃饭时间,我就说:起轿,要出门。就看到婆婆没吃饭,跟在轿子的后面,我坐在轿子里。

我明白了因缘关系后,心想这是正法时期,不是单纯个人修炼时期,这样不是让老人造业吗?怎么平时我发正念否定也不行呢?我得好好找找自己了,我找到在思想中还有对老人这些年来形成的观念与看法,这怎能行?我发正念铲除这些不好观念与看法,我是神!这些都是旧势力强加给我,我分清它,不要它。

从那以后,婆婆再找碴时,我想我是神,要为他人着想,要为善,我要用善来溶化一切。就这样,有几次,婆婆都愣愣的看着我,觉得不相信我能那样对待她。从那以后婆婆再也不特意找碴了。现在我在家中一般情况下,不动人念,不动心了,心比较清净。

回想起来,这一生没有什么可怨的,都是在还那一世所欠下的债。明白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业力轮报。好在现在婆婆能念“大法好”了,并且全家上下三、四十口人全说大法好,也都三退,得以救度。

感谢恩师的慈悲苦度,把我这业力大的弟子引导修炼出来。使我这样的家庭成员得以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