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谎言 让犯人、警察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窃权小丑江泽民,妒火中烧,利用窃取的最高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最黑暗,最残酷的血腥迫害。为此江泽民成立了独立于国家法律之上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一时间,全国电视台、各媒体二十四小时滚动播出不准修炼法轮功的通告和造谣、诬陷法轮功和师父的大批宣传,同时在“六一零”和政法委恶警的指使下,各地恶警便肆意、大规模抓捕、关押大法弟子。一时间,法轮功学员失去了和平的修炼环境。为了师父的清白,为了证实大法,也为了我们能自由、合法修炼,大法书籍合法出版,为了维护信仰自由,大法弟子们放下生死和一切,开始了这十多年来的艰苦的反迫害、证实大法的修炼路。

我先去本地区市信访办、省信访办上访。上访无门,反被抓,我只好把自己通过修炼感受到的大法超常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大法的美好都写在上访信中,坐车去了北京信访办送去我的信,告诉政府,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没有政治诉求,对社会、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赶快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给予大法弟子们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

我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为坚持大法的信仰,遭受严酷的迫害:被抄家,关拘留所,多次关看守所、洗脑班、北京天安门广场场前派出所、关北京昌平县拘留所、北京牛街派出所、当地劳教所等。我当时的认识是走到哪里都要洪传大法和证实大法。

北京不给大法弟子说话的地方和机会,我们只好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当时正是降旗的时候,我和北京的学员象母女俩走到跟前,观看的人群里布满了穿制服、拿电棍的警察,还有更多的便衣在人群中。当降旗一结束,成千上万的人群都将离去,虽然身边左右都是警察,我也顾不得那么多,猛的从袖口抽出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被重重的象铁板一样推倒在地,蜂拥上来的一群人暴打猛踩,右手当时就骨折了,但我没感觉疼。后来,我对他们什么伎俩都不配合,不报姓名,绝食,最后是他们没招了,要我报个假地名、假名字,放我走。我说:无条件放我。又僵持一天,他们用小车送我到北京西站,我顺利的回到家,骨折的右手,炼几天功,就好了。

在拘留所内向犯人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被绑架,非法关到拘留所。拘留所的每一个监室里只关一名大法弟子,其他是普犯。面对这里面关的六个犯人,我应该怎么修呢,还是洪扬大法。所以,我就对吃了牢饭就抢时间打牌的其他几个犯人说:你们愿不愿意听故事呀?她们异口同声的说:愿意!我就开始给她们讲释迦牟尼修炼的故事,讲耶稣的故事。当时,我告诉她们,回去自己要拜读《转法轮》,我只是讲的这部天法自己理解的一部份。听完后,其中一个普犯甲说:我的天哪,原来法轮功这么伟大神奇呀,我们这些人都是因为犯了法才坐牢的,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只炼个功就要来坐牢?早知道有这么好的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和我丈夫就不会因卖假烟、假酒而坐牢,钱一分也没赚到,都被警察没收了,家里几个孩子和公公婆婆无人照顾。听说我们的案子我俩分别要判六年。

其他几人也都说,如果我们早学了法轮功就都不会做那些犯法的事,也就不会来坐牢了。我对她们讲:我们师父就是来度人、来救人的。你们想学法轮功就只能出去再学。但真想学,我现在就教你们学。如果你们真心想学想修法轮大法,你们的命运都将被师父改变,都变成美好的。从此她们不再打牌,更没人骂人、吵闹了。利用号子里每天早上“反省”“悔过”的时间,我教她们背诵七十二首《洪吟》,也教给她们五套功法。在高墙内,在严酷的铁号子内,得大法的生命背法时的那种虔诚令我感动。每天几次巡查狱警一过,我们全体抓紧时间炼功,我们都睡在一张大板子上,晚上我们就背法。

一次甲早上醒来告诉我,她昨晚做梦,梦着一车轮带着她飞快的在一条宽广的大道上飞奔。还有一个轮子带着她往山上跑等。我告诉她,师父已经在管你了。后来,她成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一直到现在。当时她本来要判六年的,结果只判了一年半,又改为在监外执行。在狱中帮助大法弟子做了很多保护大法弟子的事。其余得了法的人,也都减刑很快出狱。当初向明慧网投稿题目:“因祸得福”就是写的甲的故事。

一个月拘留的时间到期,我感觉很快要离开她们,她们七十二首《洪吟》全已背会、五套功法全部学会、《论语》只背会了一半,另一半我叫她们想办法抄写下来保存好,每个人都要背熟(当时号子经常出其不意的抄监,个人物品都倒在地上,发现纸,笔,字尤其是大法书、经文,都会用铐子吊铐起来的。每次抄监都是被褥、衣物等一片狼藉。藏经文是需要超常的智慧和神的护佑的。)

向公检法司人员讲真相

第二天清晨,我住家的户籍警用警车把我拉到区洗脑班强制洗脑。这个洗脑班关着七、八十名大法弟子,配备了全区各派出所、公、检、法、司、政府机关、各街道办事处、各公司、各企事业单位等几十人每天分四班来做“转化”。大法弟子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而存在的,我开始了对每天来洗脑班的上述人员讲真相,讲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大法弟子高境界的心性、品德,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大法弟子用修出来的纯善的境界,使老一批的公检法司人员几乎都明白了真相。

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检察院年轻的检察官听明白了真相后,对我们说:从明天起,我再也不参加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你们都是修佛的好人,我的妻子正怀着孩子,我才不愿让我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受牵连遭报应。这工作我不干了,明天跟单位讲,他们谁愿意来谁来,我是不来了。从此,他真的再没来。

有一位政法委的书记,多次听我讲真相后终于明白了,在洗脑班,等别人都睡了后,她来到我的房间,要我教她全部功法,她说她学会后,回去再教她母亲炼。又一次轮到她来洗脑班上班,她悄悄对我说:你能不能帮我请大法书。我说我被关在这里,哪有书呢?她说,你可不可以叫外面的法轮功学员帮你送来,我说我怎么通知他们呢?她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跟我说,你告诉他把书拿来,从左边门递進来,我在门口等着。

我试着给能记起的一位同修的电话号打了电话〔打完后立即删除〕请同修将《转法轮》《大圆满法》包好送来。不一会,同修送来,她悄悄叫我去拿進来给了她。她千谢万谢,她说她母亲急着要看。第二天早上交接班,她对接班的说:“昨天晚上班上一切正常。”说完急急忙忙带着书跑回家去了。我看到了众生是多么渴望得法啊。

我们就是利用一切时间,向来洗脑班做“转化”工作的公检法司及各界人士洪扬大法,讲清真相。一位卫生局派来的工作人员在我向卫生局长洪法讲真相时,她在一旁听完后对我说:我们来之前,上级交待我们,不要和法轮功的人讲话,他们都是走火入魔了,所以我一直不敢理你们。现在听你们讲话,讲得非常有道理。那位局长说,我听明白了,可能你们是真的被冤枉的,可能是真的国家搞错了,那就等着为你们平反吧!

我对一群警察讲真相,他们说,阿姨,我们来上班几次,都听明白了,我们都知道了,法轮功学员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您看我们现在来上班,根本不管你们,我们连门都没锁,我们也想等着全世界大同的一天大家都修法轮功。

当我又一次被非法关進另一个看守所时,我利用一切时间向号子里的犯人讲真相,从不跟她们争食物、争热水(冬天全号子人给一盆热水)。有一天,我把头一天剩的饭用水管的冷水泡一泡准备吃,有一个犯人突然来把我的碗夺过去,把剩饭倒掉了,然后给我添了碗热饭,说:“共产党这样整你,把你关起来,你还替它节约!”

这个看守所是新修的现代化的看守所,号子里安装了监控器、呼叫器。待号子里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就按呼叫器,找干部“谈心”,为的是全面洪法。中共干部明白了真相,告诉我她也在修,她说她在修佛教。我告诉她,佛教的始祖是释迦牟尼,释迦牟尼佛告诉他的弟子,他的法只能传五百年,五百年后,是末法时期,末法时期他的法度不了人。现在是二千五百年了,更度不了人了。现在的庙里,前面敲磬,后面打麻将,玩女人。共产党的处级干部、科级干部是无神论者跑到庙里当主持。现在都乱套了。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就要找正传大法。法轮大法是末法时期唯一的高德大法。是唯一的救人大法。我们谈得很深,她整个班就是在和我交谈,别人找她有事,几次她都不去,直到下班。她说这里关了这么多大法弟子,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谈的这么深入。说以后找机会再谈。

有一次,我所在地的管段户籍,把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晚上,他看着我,我炼我的功,他说:你叫我不带任何观念看三遍《转法轮》,我看了,看不進去。我说那是你的缘份未到。他又说:“若你们大法真的治病那么神奇,我叫我父亲跟你们学。我的父亲得了晚期肝癌,住院花了两万多元,我弟兄几人都不管了,推给我一人管。”我说:你想的美,你在这迫害法轮功,却要你父亲跟我们学法轮功好他的病,那怎么可能?你所管段的大法弟子,你都参与迫害送去劳教,你父亲就是因你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报的。你兄弟们都不管要你一个人管,因为是你造成的。大法祛病健身神奇殊胜。你马上不迫害法轮功,立功赎罪,并你和父亲真心诚意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诚心读《转法轮》,学法炼功真正走入大法修炼,那可能会出现奇迹。他要求调离这个工作,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了。

经过大法弟子们讲真相,原本来给我们洗脑迫害的工作人员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思想反被我们净化了。邪恶急了,租下了一栋三层楼,安上铁条封闭门窗,层层都安上铁门上锁,大院子外也安上大铁门紧闭上锁,从此,我们这个区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被转移到这个封闭洗脑班班,经历了强制洗脑。这中间完全不准家人和世人来看望大法学员。同时,将参与洗脑的人员全部换新,两个人负责“转化”一个大法弟子。

负责转化我的是一位法院的庭长法官和一位区委干部。我照样给他们讲真相洪扬大法。那位法官有一天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里做笔录,问了很多问题。我给他讲了自己得法前后的变化:自己是因病走入大法的。当时有病不能照顾孩子和家庭给家庭带来的矛盾和困扰,修炼以后无病一身轻,以修炼人的心态对待家庭和工作,如何无私的付出,生活变得充实、美好,并讲了一些真实、生动的故事,告诉他:法轮功对社会、对国家和所有人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并对他提出的问题一一做了回答。

看得出这位法官明白了真相,我的故事震撼了他,他说:你不应该呆在这里,从你谈话中,你不是什么要“颠覆国家”的人。但他们可能现在已把你们定为“敌我矛盾”,你要早点离开这里。我说我根本就不想在这里,是被绑架来的。如果要出去就要签名或写什么“保证”之类的,那是我绝对不可能做的。南方夏天的那个大热天,洗脑班内门窗紧闭,屋子里闷热,又加上有很多蚊虫,他就买了很多芭蕉扇来给学员。学员很感谢的收下了,并都付了钱给他。他说,你们大法弟子从不占别人的便宜,那我只好把钱收下了。

过了不久,这位法官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進门就听见我儿子叫我:“妈妈,您好!”我惊喜的说:“儿子,你怎么来了?”儿子说是这位庭长叫我来做妈妈的“转化”工作的。我知道妈妈的命是师父救的,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我说,你知道修炼以前,妈妈犯病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住院不但不能照顾你们姐弟俩,还拖累你们,每天还要给我做饭送饭。师父和大法没要我花一分钱,从根上治好了在医院都治不好的病。我洪扬大法的目地,也是想人能够那些跟我一样处在疾病痛苦中的人得以解脱从而获得健康的身体。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信仰自由,我自己的路自己选择,谁也改变不了。儿子,我跟你说,以后不管是谁,以什么方式叫你代妈妈签什么名,你一定不要签。妈妈现在不能照顾你们,只要你们做得正,师父会照看你们。儿子说:妈妈我知道。后来,庭长来了,儿子站起身来说:妈妈多保重,不要惦记我们。转身对庭长说:庭长,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炼炼功。她有信仰,我们也不能强求她。谢谢你。

过了不久,这位庭长神情严肃的对我说;你一定要出去!我说我一天也不想呆在这里啊,让我签字是不可能的,他说,不要你签字,我把你的管段户籍叫来,你不要做声,不要又跟他洪法什么的。我没有做声。庭长催管段户籍来后,急忙叫我清东西,叫了一辆的士离开了洗脑班,回到家中。

后来我又碰到这位庭长,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你又来了,快注意安全吧。我心中默默的说,善待大法弟子的都会得到福报。

十三年严酷的迫害,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遵师命慈悲救人。十三年来,多少大法弟子因邪恶迫害,为坚持信仰而被迫害致残,致伤,致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一家多人失去宝贵的生命。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是上天所不容的。天灭中共已成必然。望国人早日清醒,脱离中共邪党,给自己选择光明的前程!

我在这十九年的大法修炼中,体验师父的洪恩浩荡,大法的美好与殊胜,这是任何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