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散谁造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名字叫孙健,今年四十三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我原来在辽宁省盘山县农行工作,妻子在中学教书,有一个活泼伶俐的女儿,生活上无忧无虑,其乐融融的。

然而,一九九九年,江××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打破了平静的生活,我几次被邪恶绑架、拘留、劳教、判刑,我的父母、妻子多次遭到恶警的威胁、恐吓、骚扰,身体和精神,名誉与经济等方面备受折磨和摧残,原本一个美好祥和的家庭终于承受不住无端的打击,致使妻子和我离婚,一个温馨的小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流氓集团给拆散了。

世界上都在反恐,其实中共才是这个世界上货真价实的邪恶恐怖组织,自它夺取政权以来,迫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以来,上演着对亿万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众的红色恐怖,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打死、打残、活摘法轮大法学员器官贩卖、展览尸体等等,犯下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史无前例的滔天罪行。

我十几年的痛苦遭遇,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如果您有耐心倾听一下我这些年来的经历,或许能帮您了解大法真相,清醒认识中共的邪教本质,及时三退远离中共邪恶组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大有益处。因为那是我们最感到欣慰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盘山县石新镇派出所警察杜洋、代文到我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所著《在瑞士讲法》等五本书。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的女儿刚刚出生十八天,盘山县石新镇派出所所长赵宏伟、指导员曹志友、王耀辉等人将我绑架盘山县拘留所,后来骗家人交二千元保证金,只打了一个白条。我在拘留所炼功时,遭到所长李洪满、张希明的拳打脚踢。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十一日,盘山县政法委书记刘成元来到石新镇,逼迫我放弃大法,诬蔑大法是×教。我和他讲大法洪传使亿万民众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的道理,他不听。下午,将我连同当地的佟先春、许兰华两同修一起绑架到盘山县拘留所。拘留四十二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盘山县农行行长刘怀群害怕我进京上访,串通盘山县公安局,在我回家的路上,叫曹志友、金伟庭将我绑架,关押在盘山县拘留所两个月,后转到盘山县看守所,关两个月,之后,送到盘锦市劳教所劳教一年。盘山县政保科科长王德金曾经给盘山县多名法轮功学员劳教,二零零二年,王德金遭恶报,肝硬化死亡。

盘锦市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负责迫害的院长张守江特地带警察到抚顺等地去学习迫害经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如整天坐塑料凳、强迫背雷锋日记、劳教守则、看假新闻、诬蔑大法的光盘、罚站、蹲着、电棍电、关小号等。五月二十五日,由于叶喜明同修挨打我参与制止,警察刘大汉、陈长力和四防劳教分子马刚对我拳打脚踢,电棍电,用胶皮棒打,鼻梁打歪,嘴里肉打豁,鲜血直流,他们才骂骂咧咧罢手走了。后来,我又遭到顾振和、刘大汉、刘明华等人的毒打,用胶皮棒打,浑身青紫,上厕所蹲不下去,睡觉只能趴着睡。

二零零二年我正常上班,警察曹志友、杨衡等人白天监视我,晚上还不时的登门查看骚扰,看我在不在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我上班时,曹志友、杨衡等人到单位里诱骗我回家,借机到我家翻书好再次绑架我,我识破他们的伎俩走脱,至此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在路上,我被曹志友、金伟庭开着警车撵上绑架,抢走了我的二八架永久牌自行车,所长赵宏伟命令给我戴上手铐送到盘山县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狱医崔大夫对我插管灌食,撬我的嘴用开口器撑开,牙齿变形松动,我不配合,他就用针灸的针在我的脸上、手上、腿上乱扎,折磨我。后来鼻子里肿了,插不进去,就打点滴,绝食十天,血管发瘪,扎不进去,找来他老伴帮忙,也扎不了。看守所姓代的所长怕我死里头担责任,把我送到盘山县医院继续迫害。盘山县公安局政保科、盘山县农行、各乡镇派出所三班轮换“看护”我,晚上,把我的一只脚铐在床上怕我跑。十月十二日夜里大约十点钟,在师父的加持,同修的正念帮助下,我伴着“看护者”熟睡的鼾声轻飘飘的走出医院。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我和阜新同修刘淑芬在乘坐的出租车上,被阜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六、七个便衣拦截绑架,随后他们又绑架了阜新同修马清原、陈晓英,并且抄家,抢走了IBM笔记本电脑一台,惠普1015激光打印机一台,现金四千多元,碳粉八瓶,订书器一架,手机两部,切刀等物品。晚上,把我交给阜新市细河区分局审讯,姓李的大队长对我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连夜将我和陈晓英送到新地看守所。绝食期间,狱医张立军、牛满山、姓崔的、王姓的(女)狱医对我疯狂插管灌食,狱警王中宏、邵开启、崔建光用电棍电我,每次半小时,牛满山用板鞋抽打我的脸,脸肿痛,牙松动,当时打掉一颗牙,耳朵如穿孔一样疼。又给我铐上脚镣子,戴上手铐,同时固定在严管间铺上的铁环上,腰脚伸不开,一天两次小便,四天一次大便。阜新市细河区法院对我和马清原、陈晓英、刘淑芬四人在看守所非法开庭,公诉人姓潘,根本没有通知我们家人,雇来的指派律师做有罪辩护,就是摆架子的。我和马清原判四年,陈晓英、刘淑芬判三年。在看守所呆了近一年,我一百四十几斤的体重,临出来时只有七、八十斤。

在锦州监狱,法轮功学员由四个犯人包夹,上厕所都跟着,不许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联系。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我看的大法书被恶警牛宝金搜出,恶警崔元岐、牛宝金给我关小号,“抱凳”折磨二十五天,致使手脚麻木。从监狱回来时,我的牙齿只剩下七颗。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在盘锦环球电子城打工。九月二十六日,盘锦市公安局兴隆台分局国保支队的警察黄海鸥、王春生等五、六人在我租房处绑架了我,抢走了我的华硕笔记本电脑,现金八百多元,还有手机、U盘、MP3、大法书等物品。对我非法拘留十五天后,非法批我一年劳教,背铐着送入本溪威宁劳教所。去本溪的路上,天一直在下雨。

本溪劳教所黑窝的警察个个阴险,表面伪善,心怀鬼胎。在一间荣誉室里,堆放着的大法书有上千册,录音机、横幅等物品若干,都是他们诱骗从而上当转化的学员上交的。恶警刘绍石、郭铁鹰、郑涛、苏正伟等人轮流上课转化学员,座谈诱惑欺骗,放蔡朝东等痞子的报告录像洗脑,强迫学员背规范三十六条等等,不听话、不转化的关小号,送其他大队劳动体罚。如本溪市桓仁县的张运生被关小号一个月,我被放到六大队强劳三个月。到期时,恶警郭铁鹰给我加期一天。

大法师父曾讲过:“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1]十几年的邪恶迫害今天虽未停止,但最终会以失败告终。回头看看,法轮大法不但没有被禁止,反而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世界各地竞放,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尽泄天机-——中国共产党亡。三退大潮此起彼伏超亿人,大法真相户户传看,中共已到了风声鹤唳、土崩瓦解之时。经历风霜血雨的磨砺,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更坚。我虽然失去了人间小家,但我正走向通往真正觉者的家园。衷心的祝愿您从内心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及时三退远离灾祸,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