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资助贫困生十余年 李纪南再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昆山市长江街道分管政法的副书记、街道副主任叶昆南带着手下几个人,以“看望”为名,告知李纪南:中共十八大期间,还要象二零一零年的“世博会”一样,不许李纪南离开昆山,要进行二十四小时贴身跟踪监控。结果,就这样一位修炼“真、善、忍”的老年妇女被邪党派来的几十个“尾巴”尾随、监视,劳民伤财,严重干扰和伤害李纪南和家人。

法轮功学员李纪南,女,今年五十八岁,原政府部门公务员,过去是一名教师。研究生学历,曾长期资助贫困学生。

就在这次谈话结束后,李纪南家所在的祝家厍小区十二号楼的居民就发现有人把“监控器”安装到楼里边来了,引起了这幢楼居民的反感,就把监控器摘下来了。中共的特务们很快又来安装了第二个,再次被摘下来。没几天,又在楼梯旁边安装了第三个监控器。就这样,十月份折腾了一个月。

其实,为了监控李纪南,几年前就已经围着祝家厍小区十二号楼的四周,安装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监控设备,详细情况在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资助贫困生的好心人走出冤狱后仍遭迫害”一文中已经揭露了昆山市在李纪南出狱以后,到世博会期间的迫害。

就在第三个监控器被摘下来之后,从十一月一日起,昆山的国保大队、“六一零”(中共为专门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机构)就直接派了一大群“尾巴”来骚扰李纪南的正常生活了,实行的是“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的方法。和上次世博会期间一样,排好了值班表,白天是街道、社区、居委会的人,夜晚是派出所的人。加上小区的门卫,还有电脑机房里守在监视屏幕前的警方人员,共有几十个人参与对李纪南的监控。

这种监控,无耻到走一步跟一步的地步,只要李纪南一出门,“尾巴”马上就会跟上来,零距离的紧紧跟在身边。如果值班的“尾巴”慢了一步,电脑监控室里边盯着监视屏幕的人,马上就会电话通知“尾巴”紧紧跟上来。李纪南一出门就有人跟踪,这种“尾巴”现象成了昆山市一道奇怪的“景观”。简直不可思议,好像“尾巴”没有紧紧地跟在李纪南身边,这位老年妇女就会飞了一样。百姓们真是看不懂,共产党怕什么?不就是开一个换届的大会吗?为什么这样草木皆兵?而且特别害怕修炼真善忍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

世博会期间,邪党人员就使用这种最流氓的办法,监控了李纪南长达七-八个月的时间。国保大队和“六一零”派出这么庞大的监控队伍还嫌不够,还专门准备了一个监控记录本,让“尾巴”们每天记录,李纪南几点出去的、去了什么地方、和什么人接触了、几点回来的等等,并且威胁什么人不愿意参加这种监控,就让谁“回家”(用剥夺工作权来威胁)。为了不被骂、不被单位开除工作,于是“尾巴”们明明知道李纪南是好人,也要认认真真执行这种最流氓的命令。

不要说正常生活的买菜、购物了,李纪南就是去浴室洗澡,也有两个男人守在女浴室的门口,瞪大眼睛看着,一步不离地监控着。

小学放学的时间,李纪南去接孙女,“尾巴”也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从小孩六周岁上小学一年级起(正好是世博会期间),就发现有特务、有“尾巴”跟在后面,这对一个未成年的儿童来说,身心是何等的伤害。做老人的,该怎么对六岁的孙女解释这一切?孩子身后紧紧跟着的“尾巴”就是中共“和谐社会”的特有现象吗?这些“尾巴”们也是为人父母的人了,而且听法轮功学员讲过很多次真相,起码明白李纪南是好人,可是连让这些“尾巴”们远一点跟着,不要让孩子发现的劝告,都不肯听。孩子回家了,“尾巴”就守在小孩家门口。做人的起码良知哪里去了?!现在孩子上三年级了,“尾巴”还要跟在后面多久呢?

不但围在李纪南家四周、楼里边安装了监控器,现在连孙女家的前门和后门(住一楼)都安装了监控器,严重侵害正常公民的日常生活。

李纪南做好人多次被骚扰、迫害

李纪南女士曾是政府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于一九九三年开始资助山东沂蒙山区临沭县的一个贫困儿童宏刚上学。当时小宏刚才上小学二年级。李纪南不但在经济上无偿地资助他,还经常用书信和他交流。为了减轻他的负担,每次去信都是把回信的邮票和信一块给小宏刚寄去。十多年的资助和交流增进了两人母子般的情谊。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纪南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人的联系就此中断。第二年,宏刚以突出的成绩考入了大学。他接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李老师去信,可是,宏刚的信被邮局以“查无此人”而退回。宏刚入学后,对李纪南老师的思念与日俱增。他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记者。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昆山日报》便以“好心的李老师,您在哪里”为标题作了报道,并借此替宏刚寻找这位长期资助他的好心人。

很多人都被感动了。在世风日下的社会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不图名,不图利,更不图回报。然而,更令人们想不到的是,此时的李纪南正在监狱中受中共迫害,原因就是因为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纪南终于走出了监狱。可是当地“六一零”、国保警察却一直对她严密监控,她只好流离失所。

零九年五月,李纪南从外地回家后,当地警察更是公然地在她住房的南、北两面的对过楼上安装监控设备,窗口对着窗口拍摄,红灯一闪一闪的。尽管房子的北面是厨房和卫生间,警察仍窗口对窗口的近距离监控,每天如此,终年不断。警察还在她家住宅楼的旁边专门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怕天黑以后看不清楚出入的人,又对准楼梯口的位置,安装了一个大大的探照灯。当地政府还安排和收买了社区、居委会人员、小区的门卫、附近的邻居等等都加入到监控中来。李纪南只要一出门,就有多名特务贴身跟随。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李纪南年过八旬的母亲千里迢迢赶到昆山探望女儿,不料,一下火车就受到惊吓,一大群人追着李纪南赶到火车站,来的人也都是“六一零”、国保、街道、社区、居委会等等人员。无论是母女一道出门买菜,还是散步,都有特务步步不离的紧跟。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李纪南陪着老母亲去本市的古镇锦溪去散散心,结果一大群“尾巴”开着小车追到古镇的旅游景点。令人发指的是,即使母女两个去浴室洗澡,警察也要派人跟踪到浴室。如此毫无人性的精神折磨,给老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老妈妈要去上海看望亲戚,女儿陪着老妈妈刚刚走到火车站,跟踪的特务早已电话通知了警察,于是又一大群“六一零”、国保警察惊慌失措地追到火车站,声称不许李纪南离开昆山,否则就抓人。无奈之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只好眼含泪水,一个人离开了昆山。

如今,中共六一零、国保人员再次故伎重演,伤害着善良的李纪南和她的家人。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昆山市政法委
昆山市公安局
昆山市国保大队
昆山市“六一零办公室”
昆山市长江街道
昆山市长江街道副书记、副主任:叶昆南
昆山市长江派出所
昆山市长江街道西河社区
西河社区主任:俞惠林
西河社区副主任:顾惠康
西河社区副主任:小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