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永年县610及公安是害死齐建朝的祸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籍法轮功学员齐建朝,30多岁,毕业于河北大学,在保定中兴(田野)汽车公司工作,原河北省保定市田野汽车制造厂职工。1999年12月至2000年1月曾两次进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真相,被绑架后非法遣送到保定市,曾被保定劳教所长期摧残,人折磨的快不行了,公安局怕人死在里面,无法交待,才打电话联系其父母,并叫其父写下担保书才把人接回永年县老家。

齐建朝本来是在河北省保定市得法的法轮功弟子,永年县相关人员是有行善条件的,一句话,一份正义的举动就能制止这次恶行,让无辜受害的齐建朝免遭迫害冤狱、虐杀,或者推诿不管推出去的。但是永年县610及公安却积极配合河北省610及邯郸市610的指使,在2000年4月12日下午,永年县公安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亲自从齐建朝的家中将法轮功弟子齐建朝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据报导,在保定劳教所,齐建朝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如上绳、蹲小号、坐飞机、背宝剑、吊铐、毒打、用烟头烫(胸口留有碗口那么大的烟头烫的伤疤),犯人和恶警经常毒打他,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的一只手的大拇指被吊铐得已经失去知觉而残废,齐建朝的右手大拇指致残,身上、胳膊上伤痕累累。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保定劳教所恶警李大勇威胁齐建朝:“你再不转化,我就让你妻子跟你离婚。”一个月后齐建朝家人向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在这之后的三个月中,齐建朝做出多方面努力,要求与家人通话,被恶警蓄意阻挡,要求与家人见面也不予理睬,就连给家人的信都被扣押,致使在齐建朝与妻子没有机会沟通的情况下,法院单方面强制非法判了离婚。因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精神恍惚。2003年新年刑满释放。

齐建朝被释放后,就应该有自由了。可是,邯郸市永年县610却对他又进行了长期的监视、跟踪、骚扰,他人走到哪里,你们就有人跟到哪里,不给其自由。由于长期的迫害,他的身体和精神恢复不了。于2003年7月15日,齐建朝被他父母送到永年城二院。第二天晚上又转永年县中医院,人时昏时醒,且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化验科把痰液提去化验至死也没化验出是什么病毒来)。7月29日(十天后)下午4点左右被夺去了生命。

河北省永年县610指使县公安局小龙马乡派出所两个恶警从齐建朝的家中将他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进行非法劳教,以及后来的监视、跟踪、骚扰,长期迫害,致使他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是直接导致大法弟子齐建朝被迫害去世的主要责任者之一!

邯郸市永年县610及公安,是迫害齐建朝的祸首!齐建朝被迫害致死,你们认为那是保定劳教所干的!你们以为:“我们是执法人员,只能执行法律和听从上面的命令”。可是你们知道吗?你们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与纳粹战犯同罪的罪恶!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已经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现正遭受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严厉通告,在不久的将来---法轮功昭雪的那天,你们用“执行法律”的托词都不能作为以后豁免的理由,所有的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罪责;而“盲目听从执行上面的命令”那也是一种愚蠢的选择,用这样的说法就可以推卸得了罪责了吗?不,参与迫害过齐建朝的人是有罪的;所有参与迫害齐建朝的人,包括长期监视、跟踪、骚扰的,你们都是有罪的!是你们把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关进了人间地狱——中共的劳教所。作为邯郸市及永年县610指使县公安局和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你们深知中国劳教所的黑暗,把齐建朝送进去,那会是受尽凌辱,九死一生。那里执行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死了算自杀”的邪恶指令:酷刑折磨,摧毁神经,凌辱、虐杀,……这一切,你们是清楚的。

负主要责任的人:
原610;王世嫌、刘保虎
原永年县公安局局长:王保世
原公安局政委;刘朝彬
政保股股长;陈聚山
原2000年-2004年的小龙马乡派出所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