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囹圄 不忘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作为大法的一粒子,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样,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谨遵师尊的教诲,尽力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即使在被邪恶非法关押期间,也不敢懈怠,依然利用各种形式讲述着大法的真相,救度着迷中的世人。这里将我在看守所讲真相救众生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以证实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无所不能。

一、和同室人员讲真相

我是在北京奥运前被外地恶警绑架的,当天晚上便被送到该地看守所。進到监室,看见那些形形色色的在押人员,我觉得她们好可怜,我想我就是来救度她们来了。于是我主动的接近她们,关心她们,和她们拉家常,在了解了她们的基本情况之后,我就开始给她们讲真相。

我针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从不同的角度去讲。我给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和神奇,讲大法已洪传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讲“藏字石”及“三退”的意义,教她们唱大法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她们有的以前听过真相,但不大相信,有的根本没有听说过法轮功。在我给她们讲过之后,她们全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做了“三退”,有的还主动的给新来的人员讲真相、劝三退。在不长的时间里,她们便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有的得到了病体的康复,有的得到了心性的升华。

陶某刑期十年以上,开庭后思想负担很重,什么都吃不了,一吃就吐,月经也不正常了,情绪非常低落。我就给她讲做人的道理,告诉她人做了坏事是有报应的,就象欠债还钱一样,所以你现在吃点苦也不是坏事。何况你已经做了三退,是有神佛保佑的生命了,你还怕什么呢?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会有好处的。她听了我的话,就盘腿坐在铺位上闭着眼睛一遍一遍的念。之后她告诉我,她念的时候,看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个金色的大字不断的从眼前翻过,象电影的字幕一样。从此她说每天晚上至少念五十遍,经常看到这几个金色的大字。有一次念的时候,感到自己好象站在一座高高的立交桥上,只见这几个金色的大字一个一个的从她的前额進入她的大脑中。这样念了一周左右,她的全部症状消失,身体恢复正常。

监室有个出口成“脏”,为所欲为的牢头狱霸式的人物,大家对她的言行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做值日员时,看到两个人打架,她不但不去劝解,反而朝其中的一个人打去(后来我问她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时,她说我看她不顺眼,就要打)。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子,我在多次和她接触之后,发现她很善良,也很聪明。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主要是家庭教育缺失造成的。了解了她的心结,我就经常和她谈心,给她讲业力的转化,讲人做了坏事,欺负了人是要失德的,而德是用钱买不来的。在她明白了这些道理,懂得了怎样做人之后,她很快就认识到了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罪孽深重,她不无感慨的说:“我要是早点接触法轮功,我就不会犯下这样的大罪了。今后我一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按照大法的标准去归正自己,遇事先为别人着想,做一个先他后我的好人。”从那以后,她真的付诸于行动,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次在放风时,一个女孩无缘无故的骂她,骂得很难听,别人都以为她们会打起来的,可她却一声没吭。

过后有人问她为什么不还嘴时,她说:“要是过去,我肯定饶不了她,现在我要按‘真善忍’做人,不能再造业了。”不到一个月,人们便看到了她惊人的变化,无不感叹大法的威力。

不久,女警又调来一个让她最头疼的人和我呆在一起。那是一个很象男人且有同性恋倾向的女人,平时也是我行我素,想吃什么就找别人“借”,从来不还,打人骂人更是随心所欲,谁都不敢得罪她,用她的话说,就是想把监室搞得鸡犬不宁才开心。女警也拿她没有办法,上手铐,戴脚镣,关禁闭,对她一点作用都没有。

调过来后,她也喜欢和我在一起,什么话都对我说。我就跟她讲做人的道德规范,不该做的事不能做,做了要造业的。还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慢慢的,她的言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亲耳听到别人议论她说她如何坏,她也不和人计较了,只是到我面前说说而已,我都是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从此,她再也没有到监室闹过事了。

这些活生生的事例充分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也使大家真正从心里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人在跑步喊口令时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万岁!”一点顾忌都没有。有人对我说:“阿姨,你就是为我们来坐牢的,你要不跟我们讲法轮功真相,我还真不知道法轮功有这么好呢!”还有人表示出去后就找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

二、给监管人员讲真相

该看守所女监的管理者是一个为人正直做事认真且很严厉的中年女警。她接触过不少法轮功学员,但她对法轮功的真相知之甚少。这从她对我们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来。她接管时,关押我们的监室里有两个大法弟子,开始她虽然没有让我们学《监规》、干活什么的,但却不许我们坐在一起,平时别人干活的时候,就让我们坐在她们中间,一个南墙角,一个北墙角。吃饭的时候,尽管我们的菜是合吃的,也不让我们坐到一起。一个前门口,一个后门边,菜都需要大家给传递。所里规定,监室里的人都要盘腿坐,可她不许我们盘腿,更不许我们炼功,不许我们在监室里讲有关法轮功的事。

见她这样,我便和她讲法轮功真相,告诉她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讲按“真善忍”做人的好处。讲了半天,她最后来一句:“真善忍能当饭吃?还不是要钱哪!”我不灰心,又对她讲了很多明白真相的警察善待大法弟子的事例,她听后只说“我们这里要严些”。除了经常和她面对面的讲之外,我在行动上也要求自己尽量做好,让她真正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范,進而了解大法。在和同室人员的相处中,我也是这样,从不和人计较,总是真诚的善待每一个人,因而也很快赢得了同室人员对我的敬重,这些女警都看在眼里。

除此之外,我还充分利用开号务会的机会证实法,对女警也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因为進去后身体受到很大的伤害,有时开号务会时,我就从这方面讲,如,“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如果不是大法的支撑,也许我早就崩溃了,感谢大法的再造之恩,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法轮大法好!”她看后也没说什么(此前在号务会的记录上是不允许出现“法轮大法”这几个字的,值日员也不敢记)。还有一次,我写道:“昨天出去,偶然看到自己的形像,发现竟是如此的憔悴,如此的苍老,感到好悲哀。如果不是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果我们不被非法关押在这人间地狱,我们这些花甲老人此时正在自己的家中享受天伦之乐呢,一个拥有庞大国家机器的执政党,竟然对几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害怕到这种地步,可悲啊,可叹!”第二天她来批号会,我发现她看到我的发言时,心情很难受。批完号会,她就把我带到办公室,语气沉重的对我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也想放了你们,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权力。”

零九年新年,我在号务会上给师父拜年,她看了也没说什么。我这样写:“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值此新年来临之际,我在狱中给敬爱的师父拜年了,祝师父新年快乐!请师父放心,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牢记真善忍,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负众生的殷切期盼,不负自己的史前大愿”。同年五月十三日,我写道:“今天是五月十三日,是我们敬爱的师父五十八周岁生日,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以往我会用不同的形式迎接这个不寻常的日子。今天我只能在这高墙铁窗之内默默的祝福,祝福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祝愿普天同庆的那天早日来临!”她看了之后,当时没有说什么。

过了几天,她悄悄的问我:“师父生日那天,你哭了吗?”就这样,逐渐的她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这从她和同事的谈话中对我们的称呼上的变化也可以看出来,开始是“法轮功某某某”,再是“法轮功老太太”,后来便是“法轮功阿姨”了。在行为上也不限制我们了,还特意安排我和同修坐在远离其他人员的地方,这样我们就可以自由的学法(一般都是我背《转法轮》)、交流了。就这样,我们共同度过了那段难忘的时光。

明白了真相的女警一直给予我们很大的方便。从進监室之后,打坐炼功是我每日的必修课,每天早晨起床后和晚上睡觉前我都要坐一个小时左右,同监室的人也很支持我,都是主动为我挡监控。若有事要离开一会儿,就会对旁边的人说声“坐到阿姨前面来”。有一次早上打坐,不知怎么被楼上警察发现了,就记了一次违规,传到女警的电脑上,她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就把它给删了。

她还经常找我谈心,对我说了很多心里话,包括对邪党的一些看法。遗憾的是我没有给她做三退,每次谈到这个问题,她都是笑而不答,我也就没有继续深入的给她讲了。我是想在我重获自由之前(邪党规定的日子)再和她认真谈一次的,结果我被提前释放了,而那几天她又正好休假,所以这个愿望一直未了,我相信她以后会有机会得救的。

回顾自己在黑窝里近一年来所走过的路,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呵护着我,点化着我,使我在失去自由的日子里,能够平稳的做好三件事。那里的工作人员,无论是所长、驻所检察官、其他的警察、医生还是炊事员,只要我能接触到的,我都会不失时机的告诉他们:我们只是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说真话,才被抓来坐牢的。是千古奇冤。他们一般都能接受,并对我们的遭遇表示同情。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干扰和阻力,这一切也给了我极大的勇气和信心。

在此,弟子深深的叩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