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乎?假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将一滴墨滴入一池清水。在墨溶入水之前,能分清哪是墨哪是水。当墨完全溶入池水,不见痕迹时,您还能分出哪是墨哪是水吗?

师尊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大觉,新宇宙是建立在无私基础上的。那么我是真修弟子吗?真的信师信法吗?这个信是建立在自己无私的最本质之上吗?真的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尊安排了吗?

师尊曾说过:“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修炼大法已近二十年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一遍遍询问着自己,对法到底是不是真信,这个信,是不是发自最内心,最本质的。

后来经过了一次次的生死考验,我觉得自己合格了,觉得自己为了法,可以随时放下生死,觉得自己可以用生命来捍卫法,觉得自己完全是真信,是个合格的真修弟子。

但最近我却突然发现,我并不是真信。我的这个信,是建立在私的基础上,是建立在对信的掩盖之上,而不是在最纯真本质之中。

因此我将我最近在法中的悟道与对真信的认识,写出来,让与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能够认识到问题,共同精進,做一个最纯正的真修弟子。

在这之前,我先讲一个常人中发生的小故事吧:

学理科的人,可能都知道伽利略的钟摆定律。

这个定律非常简单,大概是:假如只在重力的作用下,钟摆垂直静止时,原位在O点,如果将这个钟摆拉到O点右边的一个位置A点,A点离O点10厘米,那么松开手后,钟摆会向左摆回到O点,然后回到O点后,会再继续向左摆动,一直到达O点左侧10厘米处的B点位置,便会静止下来。静止下来后,又会向右摆动,先回到O点,然后又重新摆回到A点停止下来,最后又摆回到O点、B点。如此反复不断。A点到O点的距离,是等于B点到O点的距离的。

这个定律是物理学中的基本定律,是经过了无数的实验证明过的,得到全世界所有的物理学家公认的。

有一个物理教授,他在一堂课中讲解钟摆定律。他问学生相不相信钟摆定律是正确的。所有学生都同时回答说相信。他又问学生,是不是确定相信,发自于内心的相信。

学生对教授的问题有些奇怪,以为教授是讹他们的,就都大声回答,确定相信,绝对相信,毫无疑问地相信,发自于自己内心深处的相信。

教授听后一笑,说了声好,然后他拿出工具开始做试验来验证一下。他问哪个学生愿意上台来配合他实验,学生踊跃举手,教授便挑选了一个回答最坚定的学生上台来。

教授拿出了一个几十斤重的大铁坨和一根粗绳子。然后他将铁坨用绳子系在天花板的固定吊钩上。他让参加实验的那个学生紧贴着黑板站着,背靠着墙,面向着大家。

教授拿出尺子,边测量,边给大家讲解,他测得那个悬挂着的大铁坨垂直悬停在学生头前50厘米处,然后教授将铁坨逆着学生的方向拉开了40厘米。这时教授对学生说,根据钟摆定律,他松开手后,铁坨将朝学生的头部撞来,但会在学生的鼻子前10厘米处停下,再摆回来,不会撞到学生的鼻子。他问学生是不是这样。

这时学生们有些吃惊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他们再三计算确定后,说是这样,不会撞到学生。教授笑了一下,说了声好,然后他对所有学生说,现在他要松开手,放开铁坨了。他问学生们有没有问题。

学生们都睁大了眼睛,有的还吓得直擦汗,女生们干脆闭上眼睛不敢看。而那个参与实验的学生,竟吓得战战兢兢的,他紧靠着墙,后面根本没有退路。最后在教授松开手的那一刹那,他再也坚持不住,吓得拔腿就跑,一口气溜到座位上。

这时,教授再次问大家,是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相信钟摆定律是正确的。这时,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回答。

这个故事虽说是发生在常人中的,但却有其很耐人寻味的一面。我们很多人可能会不屑一顾,觉得自己可以用生命来证实法,这一点就足够证明自己对法的坚信了。但是,问题在于,能够用生命来证实法,确实是对法的信。但“觉得”自己可以用生命来证实法这一点,却可能是掩盖,不一定可靠。就象墨已溶入了水一样,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自己,哪个是掩盖了。

我们不妨这样来试问自己,你真的做到了无私吗?真的将自己的一切都完全交给师尊去安排了吗?

如果回答是。那么再问一下自己:你有隐私吗?你能将你的一切,你的所有东西,包括一举一动,包括思想中的所有念头,都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所有人都看到吗?如果你有任何一个不想公开的,哪怕是再微小的一个念头,一个秘密,那么你就有私。

真正无私的,是完全见光的,是光芒万丈的,是完全溶入大法的,没有任何一丝不可曝光的杂物存在,所有一切都是光明正大,可昭天日的。一切不能曝光的,都是私。

师尊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讲到:“我经常讲佛教中的人不知道怎么修了,就是这个意思。他根本都意识不到了,他那个念头隐藏的很深。现在的人变的非常的狡诈。现在的人这个心,他会掩盖,而且他会用掩盖来掩盖那个心。我一看这种人是真难度。你点化他的时候,他自己甚至都意识不到他包藏的这个掩盖、掩盖的那个东西。而且你点到他实处的时候,我的法身点到他实处的时候,他象对待常人一样,骗我法身,他来个假相:啊,我错啦,然后他又用另外一个掩盖来掩盖他的掩盖本身,用另外一个掩盖。说人都到了这种成度啦怎么度啊!现在还是师父在这儿教、带弟子;你说那个庙里边没有人管,他怎么修哇?人到了这个份上了,你们说怎么办哪!”

静下心来,抛开一切杂念与顾忌,深深剖析自己,向内心最深处去找:我是不是一直在为自己的信,找掩盖呢?那个觉的自己已为法放下了生死的念头,是不是也是为信而找的掩盖?

为什么上帝在创造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的时候,他们是赤身裸体的,不穿衣服,也不知道羞耻,终日无忧无虑。而当他们受蛇的诱惑偷吃了那个“智慧之果”后,却知道了害羞,从而穿上了衣服,将自己的身体私处掩盖起来?

现在我明白了:当初亚当和夏娃不穿衣服,而不知羞耻,并不是他们无耻,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男女色欲之心,在他们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性别的概念,他们那时是最纯真的,无邪的,所以根本不用去穿衣服。后来他们偷吃了“智慧之果”,便开始堕落了,产生了色欲之心。所以他们便相应的产生了“羞耻”这个凡人的智慧和概念。于是便找来衣服作为掩盖,掩盖自己的“私处”,从此他们开始慢慢自私。所以上帝将他们逐出了伊甸园,因为他们已不配再在那个层次中待了。

有私,都会掩盖;有了掩盖,就会保存背离大法的物质;无法完全同化宇宙大法,就觉察不到自身的不正,就无法修正自己。如同墨完全溶入了水,已分不清是墨是水一样。这样,就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在漫长岁月中,一步步的变的不纯,溶入渣滓,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成、住、坏、灭。

而无私,则是完全同化于宇宙大法,将自己的一切交给大法,所以是圆容不破的。

此时,我对师尊的经文《挖根》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感谢师尊,弟子知道现在离真信还有一段距离,但弟子一定尽力做好,一定要做您最合格的弟子,做一个最纯净的,无私无我的大觉。

最后,让我们再问一下自己:我真的对师对法做到了真信?真的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师尊去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