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根本执着 无私无我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的,当时看完《转法轮》这本书后,觉的修炼真善忍挺好的,能使身体没有病,还能摆脱六道轮回,特别看到书中写到觉者的大自在:“所以将来他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转法轮》)觉的太好了,我就开始修炼了。

没过多久,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由于当时对法理解不深,不敢去北京证实法,就在家里抄了近八遍《转法轮》,还有其他讲法。后来,师尊开始陆续发表新经文,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证实法,救度众生。此后,本地区证实法的项目,只要我知道,我都积极参与。比如:挂条幅、喷油漆、做资料等等,觉的自己很精進了,同修也说我精進,因此忽视了向内找。

由于忽视了向内找,被邪恶迫害两次。即使在劳教所,我也是想尽办法反迫害证实法,比如喊口号、不签考核、抵制迫害、给大队写真相信等等。再加上自己很重视背法,所以得到同修的认可,加重了自己认为自己精進这颗心,由此也遭受了几次身体上的严重迫害,当时自己也想不明白,经常问师尊:“师父,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师父,到底为什么呢?”

直到半年前我从劳教所回来,身边的矛盾开始突出,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跟孩子爸爸离婚近二十年,在我第一次被迫害的时候,他看过孩子几次。因为当时迫害形势严重,考虑到孩子需要照顾,我就同意让他搬回来住。这些年我们各居一室,我从来没有在色欲这方面做错过。在各方面,我都是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生活上关心他、照顾他,在钱财上从不跟他计较。直到今年孩子回来坐月子期间,他一分钱不拿,什么活也不干,吃现成的还挑毛病,这时我的心里就不平衡了。

我开始向内找,为什么身边的环境变成这样了?而且一直支持我修炼的孩子也开始不理解我、疏远我。我想可能是我俩这种关系不应该住在一起,因为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是要留给后人做参照的,我就考虑不能再住在一起了,要不他走,要不我走(因为我还有一套房子出租)。当我下决心这样做时,我就越看他越不顺眼,心里愤愤不平,利益之心也起来了,最后只要听到他的动静,我的心里就烦的慌。

这时,在教养院认识的一个外地同修来看我,知道我俩的现状后,同修说,以前没修炼时不知道法理,没做好跟他离婚,现在得法了,为什么不跟他复婚反而要赶他走呢?我说出一堆理由,同修说,你没有慈悲心,你没修到那个境界,你包容不了他。你没想想这个生命跟你在一起是多大的缘份,你要是把他推出去,他不就变的越来越坏了吗?

同修的话震撼了我,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开始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找自己。这一找,真是让我如梦初醒,原来这么多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私为我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我平时精進的表现,是因为我知道只有达到师尊的要求才能圆满。这种精進的表象把我自己都蒙骗了。因为觉的自己修的好,所以什么事情都用“我”来衡量,与同修相处时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但自己还觉的自己是在证实法,法理清晰,对法坚定。其实这恰恰是法理不清的表现,同修都在不同的境界,法对同修有不同的标准,怎么能用自己的认识去改变别人呢?这恰恰是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替别人着想的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典型表现。这个东西隐藏很深,很根本,却又很狡猾,它能引申出很多败物,比如证实自我的心、同修间的间隔等等,甚至亲朋好友的不理解,根子都来源于它。

当我找到这个根本的执着时,慈悲心油然而生,再干什么事情,我会站在对方的角度为他考虑,想想对他会不会有什么伤害,他能不能承受的了。当我有了这个改变后,周围的环境随之也在发生变化,孩子爸爸能主动关心我,帮我干点家务活,家里的开支他也承担了很多;孩子也不再干扰我救度世人。我想这就是师尊要求我们在修炼中达到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正法正悟的觉者的那种境界吧。

同时我又明白了师尊讲过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法理的更深一层内涵。以前我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去改变别人时,是想人为的形成整体,现在我明白了整体不是通过改变别人强为达到的,是通过我们自身在法上归正后自然而然形成的。

以上只是我在目前这个层次上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