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保定市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在2012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操纵各乡镇、村委会、以及各单位监控、骚扰法轮功学员,有的不法人员还跟踪、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也有的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张跃贤,男,五十多岁,祖籍是河北蠡县百尺镇百西村人,2007年下半年任蠡县第三任防范办(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邪恶机构)头目以来,积极推行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政策,对蠡县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监控、骚扰、恐吓、绑架、非法抄家、敲诈钱财、肆意捏造伪证、构陷冤判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14名法轮功学员;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把三位老人逼死;给蠡县法轮功学员带来巨大的苦难,也给当地带来可怕后果。

下面列举张跃贤的部分犯罪事实:

一、骚扰、绑架、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把三位老人逼上黄泉

蠡县公安局长郭建民、袁丁春等绑架法轮功学员赵彦梅时,她的老母亲正病重,突然见家中来了二、三十个恶警抄家,老母亲吓得哭了一宿,之后糖尿病更加严重,心脏病也复发了,一天比一天严重,不久便去世了。

法轮功学员朱丽华被绑架,一直都是朱丽华为其护理的公爹,因为孝顺儿媳被绑架,着急上火,病情加重,仅仅四个多月,老人便含泪离去。

张跃贤和田利辉在2009年和2010年多次到法轮功学员王平均家中骚扰,还把王平均80多岁的老父亲正在看的一本《转法轮》书抢走,老人受到惊吓,不久就去世了。

二、利用各种流氓手段蹲坑、监控预谋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跃贤长期鬼鬼祟祟蹲坑、跟踪、监控、栽赃构陷,把他预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制成黑名单上报。他经常在晚上躲在垃圾桶后面,鬼鬼祟祟地监控法轮功学员谷香瑞、赵彦梅、齐芳伟、阎小格等人,这些善良的百姓不干任何违法的事,可张跃贤却把他们制成黑名单上报,非法绑架和劳教。

张跃贤给法轮功学员赵丽梅打电话说她家周围有张贴他的传单,以后对她就不再顾及什么了。于是赵丽梅家就经常有陌生人监控、往门锁眼里插东西。他还指使教育局、电大不法领导一天两次向610汇报赵丽梅的个人情况,掌握了她的一切情况之后,赵丽梅家中从2009年1月5日起到现在,就经常有人用万能钥匙到她家中偷偷搜查,搞恐吓、流氓活动。

三、一天绑架14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劳教

张跃贤操纵公安局于2009年9月23日一天绑架了14名法轮功学员。并于9月26日下午,将6名女法轮功学员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她们是:朱丽华、赵丽梅、谷香瑞、田俊芳、齐芳伟、刘荣珍;将朱彦龙、朱军强2名男法轮功学员送进高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赵小昌酷刑折磨、非法秘密庭审、栽赃构陷并非法判刑2年。法轮功学员阎小格、刘民、赵艳梅被非法关押多日后放回家。张跃贤的阴险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巨大灾难。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老实本分、心地善良的人,他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从不伤害任何人。他们都在兢兢业业的上班,本本分分的做生意,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只是因为张跃贤自己列了一个名单,指使公安局照单抓人、非法抄家,抄家时没有见证人,更没有抄家清单。恶警们随意掠夺个人财产,非法绑架。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证据,把这些人无辜的送进劳教所遭受迫害。

1、赵小昌:蠡县南关村人。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赵小昌帮朋友掰玉米刚回家休息,一伙公安如狼似虎般闯进赵小昌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对赵小昌非法绑架并抄家,抢走他家的电脑主机和大法书籍等很多个人财产。

在县看守所赵小昌受尽酷刑,多次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还把他带的手铐、脚镣连在一起,使他站不能站,立不能立。

因赵小昌曾在集市上为其妻鸣冤叫屈,揭露610、公安暴行。张跃贤对其恨之入骨,欲加大迫害,想对其判刑。在县看守所恶警们勾结邪党检察院及邪党法院对其非法庭审两次,从不告诉他的亲人,肆意栽赃,对赵小昌冤判两年。

2、朱彦龙:2009年9月23日晚8点左右,在610张跃贤的操控下,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林堡乡派出所20余人,非法闯入该村法轮功学员朱彦龙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不容分说便将朱彦龙强行绑架并在朱彦龙家中乱翻一气,将大法真相资料、书籍、学生用复读机、复印机一台等一起非法抄走。

3、朱军强: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多辆警车突然包围了朱军强的住宅楼,恶人用大板斧把防盗门劈开了。进门后一恶警用毒瓦斯喷在朱军强和他妻子脸上,令他(她)们几乎窒息过去。就这样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强行把朱军强绑架到公安局。还疯狂抢劫其个人财产:电脑主机、DVD、MP3,打印机,保险柜,刻录塔。不经过家人见证就私自撬开保险柜抢走现金和存折大约十几万元,还冻结了存折。恶警们抢走那么多东西,任何手续都没留下。

蠡县公安局利用手中职权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捏造罪名把朱军强绑架到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4、刘民:2009年9月23日晚7点30分,一群恶警非法闯进刘民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大喊:“是法轮功的事,跟我们走一趟”。

他们把刘民带走后一群恶警开始非法抄家。一恶警把刘民的笔记本电脑抢到手里(电脑里有刘民家来往买卖的帐目)。之后一恶警拿出一张白纸让刘民的家属签字。刘民的家属说:“你们让我往白纸上签字,你们想往上边写什么呀?我才不给你们签呢。再说是你们抢走我们的东西,应该你们给我们签字才对,让我们给你们签字是什么道理呀?”恶警理屈词穷,无话可说,但还是把笔记本电脑抢走了,还把刘民所有银行的帐户全部封掉。

5、 朱丽华: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被一群恶警非法绑架抄家。抢走电脑一台、手机两个、及部份大法书籍。并于26日被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朱丽花炼功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都好了,在单位兢兢业业做个好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四大队后,恶警们连打带骂。朱丽华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淋巴肿大,浑身疼痛。

6、赵丽梅:2009年9月23日晚7点左右,一群恶警绑架了刚刚走亲回家的赵丽梅。抢劫了她骑的电动车和手提包,包中有家门钥匙及7000元钱的存折(赵丽梅的前夫给孩子的抚养费)。然后,一群恶人就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很多个人财产,还把朋友送的陶瓷白鸽----赵丽梅孩子的储蓄罐摔在客厅里,满屋子一片狼藉。9月26日,赵丽梅被非法劳教一年,送进石家庄女子劳教所。610和公安部门没有依法给赵丽梅以及亲属送达所谓的“劳教书”,致使赵丽梅近80岁的老母亲以及其他亲属很多天后还不知道她被送到哪里去了,老母亲因为着急上火,神情恍惚,走路不稳,有一天突然一个趔趄,仰面朝天摔在了水泥地上……赵丽梅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好不容易回家后,在2011年十月一前夕,张跃贤又指使教育局有关人员监控迫害她,怕她去北京上访,在银行门口、车站和各路口派人把守。教育局局长佟玉玺还派人多次去保定赵丽梅的儿子家骚扰,赵丽梅怀孕的儿媳由于害怕和惊吓,导致胎儿夭折。

7、齐芳伟: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齐方伟正吃晚饭,突然闯进十几个人来,象土匪一样把她开的书店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她家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身份证、优盘、手机一部。县拘留所勒索齐芳伟现金225元。

8、赵彦梅: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赵彦梅去亲家给不满周岁的孙女送吃的,在回来的路上被一群恶警绑架,还非法抢劫了她家的电视机、录音机、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真相币几百元、还有炼功垫和门帘等。赵彦梅被关押期间,她老母亲正病重,她多次要求回家伺候病重的老人,恶人根本不理睬。赵彦梅从看守所回家后,听家人说,那天到她家来了二、三十人,她母亲被吓得哭了一宿,之后糖尿病更加严重,心脏病也复发了,一天比一天严重,不久便去世了。

9、谷香瑞: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蠡县公安局的展鹏飞带领四人,不带任何手续非法闯进谷香瑞的家,不由分说便把她绑架到县公安局。并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很多个人财物。看守所勒索了她300元的伙食费。

10、刘荣珍:2009年9月23日晚7点钟左右,法轮功学员刘荣珍正在家看孩子,照顾怀孕的女儿。十来个恶警突然闯进家中,没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抓人和抄家。抢走刘荣珍家的大法书籍、手机和电脑主机。刘荣珍七十多岁的婆婆因为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血压急剧升高,弄得一家子人终日哭哭啼啼。在非法抄刘荣珍的家时,一个恶警竟然撞到刘荣珍怀孕的女儿的小腹上,其女儿当时手捂肚子,疼痛得不得了。这群恶警却视而不见,不理不睬,只管抄家抓人。在刘荣珍被送劳教的第二天,其女儿被送到医院,医生说胎儿的胎心已经很微弱了,有生命危险。不得已其女儿提前做了早产。

11、刘玉环:2009年9月23日晚七点钟左右,张跃贤密谋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玉环时,恰好刘玉环不在家。恶人就放出风说:她是网上在逃人员,还要抓。给刘玉环和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她的丈夫到处托关系,请客求人。因为怕恶人再次绑架她,就几次搬家,每天提心吊胆。一年多过去了,一家人稍稍松了口气,以为终于没事了。没想到恶警趁刘玉环去银行办事之际又秘密绑架了她。并且为了加重迫害,封锁消息,敲诈钱财,绑架后直接送到保定看守所。敲诈了3万多元钱之后,才放了她。没想到回家后没几天,恶人又去绑架她。真应了老百姓的话:“抓了放,放了抓,不抓不放没钱花”。

12、 田俊芳: 2009年9月23日晚上7点,田俊芳干了一天活还没来得及吃饭,一伙人就闯进田俊芳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在他家就乱翻开了。抄走了她丈夫用来记账的电脑,上面有重要的会计数据。还抢走炼功带和大法书。之后,几个人连拉带扯的把田俊芳带到了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问。第二天送到了蠡县拘留所,逼迫她给家人打电话要钱,一天15元,先交200元。(没给开任何收据)然后就把她的手机和家里的钥匙扣押了。突如其来的灾难打乱了一个家庭的正常生活。本来田俊芳的女儿面临结婚,母亲被带走,女儿没有了主心骨,整天哭哭啼啼,其丈夫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情急之下,其丈夫四处奔走,托人请客送礼,心想不论花多少钱也要把田俊芳救回来,为女儿主持婚礼。但一切奔波成为泡影,万般无奈,他只得独自操持为女儿举办了婚礼。

13, 阎小格:2009年9月23日傍晚7点多钟,一群恶警开车窜到法轮功学员阎小格的老母亲家。老母亲摔伤了腰,阎小格的妹妹正在家侍奉母亲,恶警上去就把她抓到了车上,大喊大叫:把阎小格带走。小格的妹妹吓坏了,大哭起来。老母亲也吓得几乎昏厥过去。本来都是老实本份的善良百姓,哪见过这样一群持枪的土匪!后来恶警才弄明白绑错人了。就又逼迫阎小格的妹妹给阎小格打电话,恶人把阎小格绑架后,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迫害。阎小格指问张跃贤,张跃贤边后退边说:“这不怨我,是上边让干的”。还说让阎小格配合呆几天,阎小格坚定的说:“不行,都是你干的,这些人都是好人,抓好人会对你不好,对你的家人也不好,你赶快放我回家。”张跃贤无奈只好放了她。但却以送她回家为由,威胁其丈夫:家里有什么法轮功资料赶紧拿出来,要不拿出来等抄出来罪更大。

14、张霞:女,1969年出生。蠡县国土资源局工作,2009年9月23日,恶人又一次企图抓捕她、被她正念走脱。公安局不听其丈夫劝阻,当时,家里老人脑溢血已经瘫痪,丈夫说老人二次溢血谁负责任,他们仍不顾劝阻非法抄家,把家里的打印机、耗材、老师法像和平时看的几本大法书都搜走了,直接影响了老人的身体状况,后来老人又去保定住院。

四、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抢劫并敲诈大量钱财

2008年3月26日晚上8点左右,在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的操纵下,610、城关派出所、经贸委等单位的50多人闯入原蠡县大食堂学法点,将正在一起学习《转法轮》的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他们是:何琦峰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赵玉红、董大菊、翟亚宁。其中有两名已70多岁,一名六十多岁,三位老人质问看守他们的公安:“那些杀人放火的,偷盗抢劫的你们怎么不抓,我们修心向善不做坏事,抓我们干什么?”公安说:“那些我们管不着”。

六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敲诈了大量钱财才回到家中。恶人收钱后,不开收据,把钱据为己有。其中何琦峰老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被敲诈了5500元;赵玉红被敲诈1000元;董兰菊被敲诈8000元,加上家人被迫请客送礼共一万多元;翟亚宁被敲诈了4600元,为了敲诈钱财,张跃贤还恐吓其家人要将其劳教 ,并威胁不要给他们上网曝光。恶警们还在抓人现场抢走法轮功学员潘秀花的一个包,内有工资卡、医疗卡、钱包等物。就因为这个包,张跃贤逼迫要挟潘秀花不炼功的家人写“保证书”,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灵创伤。还向其家人敲诈了5000元钱。

五、凌驾于法律之上,操纵公、检、法、司,捏造伪证,冤判四位法轮功学员

蠡县南关三名法轮功学员冯文珍、崔树美、崔小先于2007年9月被绑架,之后崔小先、崔树美被非法判刑三年、冯文珍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入石家庄女子监狱。冯文珍的丈夫赵小昌因为在大街上挂牌喊冤,揭露610和公安暴行,张跃贤忌恨,利用职权,肆意栽赃,对赵小昌冤判两年徒刑。在整个过程中,张跃贤指使、操纵蠡县公检法人员炮制伪证,陷害无辜。

因为国保王军昌捏造伪证,检察院一次次退回卷宗,让公安局捏造、补充伪证。案子拖了一年多,开庭时律师见起诉书漏洞百出,法官当庭修改证据,律师依法无罪辩护,当庭未果。家属找到执行庭询问结果,执行庭说:“三个院长早已事先开会作出决定,无论律师辩护得多好,证据多么确凿,也没有用,开庭只是走走形式。”家属又找到院长质问:为什么明知是冤假错案,还要枉判好人?院长回答说:我们说了不算,都是政府(610)施压指使我们做出这样的结果。

在两次开庭的当天,张跃贤等610全部人员都到法院现场操控,限制旁听人数,封锁消息。张跃贤和田利辉藏在车里给在法院门口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录像,并以此录像迫害法轮功学员。蠡县法轮功学员辛玉昌、朱小占、赵丽梅、谷香瑞就是因为此录像而被绑架的。

蠡县公安局伪造证据,对此,蠡县检察院、法院都非常清楚。但是为什么他们还继续执法犯法呢?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有蠡县县委书记吕坤力、副书记宁洪茂和政法委书记马义民、610头目张跃贤等人在幕后指使、操纵这件事情。而张跃贤更是指使、操纵、并直接参与迫害的主要元凶。

六、奥运期间绑架法轮功学员,并强行扣押法轮功学员身份证

奥运前夕,蠡县610头目张跃贤纠集恶警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向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和其家人勒索赎金,中饱私囊。

张跃贤为了敲诈钱财,先放出风说:“法轮功学员7•20要到北京去,或者有其它什么行动。”然后让法轮功学员的单位领导把法轮功学员叫到单位去谈话。而后张跃贤、公安还有扛着摄像机的人员突然出现,绑架法轮功学员,预谋栽赃法轮功。蠡县粮局法轮功学员辛玉昌、发改局法轮功学员朱小占;教育局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谷香瑞就是这样被绑架的。

张跃贤把人抓走之后,还让单位出5000元钱,还得派两个人看管。

张跃贤还给各单位领导和各乡镇领导施加压力,逼迫他们强行扣押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骗取法轮功学员的像片。有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到现在也没归还。

据不完全统计,仅城内被骗走扣押身份证的法轮功学员有:原商业部门职工:李淑英、赵玉红、朱军强;蠡县中医院的朱丽华、农业局的潘秀华、刘玉环、刘桂玲;教育局的赵彦梅、谷香瑞、赵丽梅;民政局的刘荣珍;城关镇的齐芳伟;电力局的刘锡坤;交通局的阎小格;劳动局的王平均等。

七、张跃贤伙同蠡县国保给高阳检察院出具伪证陷害蠡县法轮功学员蔡桂菊并绑架蔡桂菊的丈夫刘锡坤

2008年6月30日,河北法轮功学员蔡桂菊和内蒙法轮功学员欧阳占东到保定市高阳县去发真相资料,被高阳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当天下午,高阳一伙恶警就到蔡桂菊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切刀和大法书籍、真相光盘等。

开庭时律师指出高阳县检察院出示的所谓指控证据没有见证人不能成立。于是高阳检察院串通蠡县610张跃贤和蠡县国保做伪证。蠡县610和国保人员在恶人非法抄蔡桂菊家时都不在现场,他们不敢以个人名义签字做伪证,却以单位名义盖公章、做伪证,证明高阳恶人对蔡桂菊的非法抄家所抄东西及数量属实。没有具体见证人的单位举证是无效的,而邪党保定中级法院、高阳检察院、法院等部门以及蠡县的610、国保却这样肆无忌惮地陷害法轮功学员,高阳法院非法对蔡桂菊枉判四年冤狱。目前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008年7月9日下午4点,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城关派出所通知蠡县绑架法轮功学员刘锡坤(法轮功学员蔡桂菊的丈夫),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和公安局经保股伙同电力局不法领导到刘锡坤单位辛兴供电所绑架了刘锡坤。

八、搞株连政策,把迫害扩展到全民

张跃贤大搞株连制,胁迫各单位进行“帮教”,要“五包一”。意思是安排五个人监视、监控一位法轮功学员,让他没有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旦达不到610的满意,这五个人就要受到株连。本来都是很好的同事和朋友,修炼法轮功的人在单位都是人人称道的好人,心地善良。单位领导迫于压力,迫害他们,事后心里又都感到歉疚,良心受到很大谴责。

蠡县610张跃贤胁迫各单位出卖良心、迫害善良,使很多人失去良知与正义,使社会道德急速下滑。

张跃贤自上任后,还组织六一零人员胁迫各单位和乡镇领导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填表,制造恐怖气氛,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巨大精神压力。

2007年12月,张跃贤布置各单位下乡包村包片揭撕、涂抹大法标语,看到大法资料要追究来源,看到哪里有三条大法标语就要罚负责本街道的人2000元钱。看到五条大法标语就罚款10000元。并对单位领导进行处分。要求各单位每天向610汇报。

看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有大法资料要追根到底,要搞所谓的“端锅”,由“610”督查。骚扰法轮功学员时进屋就翻。

2008年7月10日,蠡县610下发文件,令各单位、各村往上报法轮功学员名单,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保定小白楼进行洗脑迫害。

2012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张跃贤操纵各乡镇、村委会、以及各单位监控、骚扰法轮功学员,有的还跟踪、蹲坑监视,也有的直接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有的单位不让法轮功学员休假和正常休息。还雇人到街上撕法轮功粘贴,往传单上抹黑,用棍子把传单划烂。

蠡县区号:0312
河北保定市蠡县610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610头目 张跃贤 13633228299
张跃贤父亲张南、其弟张小宾、其姐张荣俊、其姐夫张小八都是蠡县百尺镇百西村人。其妻汪恩学,野陈佐人。
张跃贤家庭住址:蠡县劳动局大楼西侧胡同从南数第五个大门

蠡县610头目张跃贤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