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学员:消除党文化 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四日】我发现自己身上有党文化的痕迹。党文化在我身上有四种表现形式:

1、说大话;
2、不坦诚认错,自我辩护;
3、说模棱两可话,说不犯错误的话;
4、说话时先堵上别人可能指出我缺点的嘴。

这四种形式除了第一种背后藏着显示心以外,其余都有保护自己的心在里面,根源则是私。

师父说:“这种自然社会,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平和、为善、心胸开放、很少戒备人的正常生存状态,这是正常的,没有邪党之前的中国人过去也是这样。”(《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理解,党文化的一个目地是不让别人看清自己的内心世界,戒备其他人,保护自己。所以很多德国人和中国人交往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真正看清他的缺点。这种情况在中国学员中也有。

这些党文化的表现形式在有些德国学员身上也有,但对于中国大陆学员来说,这些表现形式是一个普遍现象。同时,党文化的来源和中共邪党有着密切的关系。

1、说大话

发现党文化痕迹的过程是这样的:我答应一位很支持大法的台湾朋友,马上让负责神韵票务的学员和他联系关于买票的事。结果,负责票务的学员因为种种原因,当天没有和他联系,中间又出现了一些波折,直到几天后才把票的事处理好。

后来,台湾朋友见到我说,你为什么说负责票务的学员马上会和我联系,让我等了一天。如果你不能保证,以后就不要说马上。我当时意识到自己做事喜欢夸大的心又出来了。

他接着说,你们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这些毛病。这句话引起了我的警觉,台湾朋友认识的都是柏林的中国大陆来的学员,难道这是我们的通病,那根源是什么呢?我向下挖,发现是党文化的痕迹。我心里由衷高兴,感谢师父让人指出了我的执著。那天我们和台湾朋友长谈了四个小时,他一一指出了我的不足。

2、不坦诚认错,自我辩护

台湾朋友告诉我,大陆来的学员不愿意百分之百的承认错误,就是认错也要辩一下,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原因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古代的中国人能坦诚的认错,即使皇帝认识到错误也会发布罪己昭,承认自己的错误,为自己的错误负责。皇帝有时还会象征性的惩罚自己,比如一天不食;两天抄经;三天诵经等等。

中共侵入中国后,破坏了这一传统文化。中共的合法性来自于它自己标榜的“伟光正”,它自称永远都是正确的,如果中共认错就失去了它执政的合法性。同时,中共内部的权力争斗是你死我活的。一旦认错,不仅会失去权力,还有可能失去生命,这导致了中共几十年养成了从不认错、自我辩解的党文化。六四期间,有一中共高官说过一句话:“退一步,就是退两步,退两步就是全线崩溃。”意思就是一个错都不能认。

这种党文化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大多数大陆中国人,使得中国人近代变成了不会坦诚认错的民族,因为潜意识中我们都知道认错代价太高。象德国这样的非共产社会就不是这样,即使总统认错,也不过下台而已,不会有生命问题。知道错了,又不能直接认错,就想方设法辩解,所以造成了中国人动不动就辩解的习惯。通过修炼我已经去掉了不少党文化的因素,但是在某些地方还有遗留。

3、说模棱两可话,说不犯错误的话

我发现自己有时说模棱两可的话,为的是把话说圆,不要让别人抓住把柄,根源还是保护自己。

在中共几十年的权力争斗中,路线不断的变化着。为了保护自己,很多人在没有看清方向时,学会了说模棱两可的话,说不犯错误的话,这可能是造成这种表达形式的原因。

我以前经常说:“只要我们正念足,就一定能成功。”这句话肯定是对的。问题是只说这句话,而不说怎样才能正念足,为什么该有正念时没有正念,那么单单说这句话只是一个不犯错误的口号而已。

4、说话时先堵上别人可能指出我缺点的嘴

我们的心得交流中最后一句都是:这是我目前对法理的理解,不到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觉得这几句话非常正。“这是我目前的理解”表示我为说出的话负责。“不到之处,请慈悲指正”,表示我接受大家的改進意见,如果前面的理解有欠缺的话,我愿意承认里面有错。

如果把这几句话改成:我的认识一定不是十全十美的,如果有不到之处,请多多包涵。

后面几句话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了。“我的认识一定不是十全十美的”,意思是我不为自己说的负责,因为我已经告诉你里面会有错。同时,既然我已经告诉你了,那么有欠缺的话,请不要再指出来,因为我已经告诉你了。从头到尾基点就是一个保护自己的私心。

用这种狡猾的说法,我虽然堵住了别人的嘴,但却把党文化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种说话方式在处理问题,做出决定时经常能听到。

党文化还有其它的形式,这儿只是我发现的几个问题。

这是我目前对法理的理解,不到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