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大概是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天,我们炼功点,来一个六十多岁的新学员,只见他腿也伸不直、胳膊也伸不直、腰也挺不起来,走起路来侧侧棱棱的,上前一问,才知道他叫李俊富,是邮局退休的老干部,脑血栓后遗症造成这个状态。炼功时,一至五套功法中,没有一个动作能做到标准的。

因此有的同修向辅导员提出,这个人可能不适合炼法轮功,动作严重不符合要求,时间长了,会不会把老师给下的气机、机制带偏了,出了问题,会给大法带来损失的,能否向他说一说,他这种情况不适合修炼法轮功。但他炼功的态度非常坚决,辅导员和同修也不能强制人哪!随其自然吧。

他虽然走路不便,速度很慢,但是每天的晨炼、晚上的集体学法,他笨鸟先飞,总是早早到场等同修。随着岁月的流逝,学法炼功时间的延长,他的身体也在向好的方面转变,炼功的动作与标准要求的差距也越来越小,到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镇压之前,走路已接近正常人了。那时他脸又白又胖,人也爱说话了,舒畅而又高兴的心情,无限的喜悦,时时挂在脸上、挂在眉梢。他天天把邮局家属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由于他的变化,一向不相信气功的妻子也走進大法修炼中。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在邮局家属院外的马路上偶然与其相遇,他人变的又黑又瘦,非要我到他家坐一坐,盛情难却,只好顺从。我们坐下后,我问他现在身体怎么样?他痛苦的说:“不行了,不炼功了,来了许多的病。”我说:“暂时不敢公开炼功,那就先在家自己悄悄的坚持炼吧。”他说:“炼不了了,东西都没了,动作也忘了。”原来他是邮局退休的副局长、老干部。由于受中共几十年的党文化的灌输、毒害,在九九年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初,中共邪党的党性在他身上发挥了作用,他把所有的大法书、师父讲法录音带、炼功带等毫无保留地全部交出去了,功也不炼了。

在二零零一年那个邪恶猖獗而又疯狂的年代里,我又是被中共恶人重点监控人之一,在这群山围绕的十分闭塞的迁西小县城里,我实在没有能力给他去请大法书、炼功带啊!我们相对坐而无言,曾经修炼过法轮大法,在回家的路上感到无比幸福的人,如今叫邪党活生生把这条大路给堵死了,他那个表情,真是悔恨到了极点、痛苦到了极点、绝望到了极点、我也跟着无奈到了极点。最后,真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洒泪而别。

其实,他是与叶浩、关贵敏在年龄方面不相上下的人。叶浩一九三七年生,是在公安部很有名气的科研人员,曾经患过失眠症、一顿饭要吐几百次的怪病、患有传染性的乙型肝炎,因坚持修大法,现今七十多岁,仍脑袋非常清楚、身体非常轻松;著名的歌唱家关贵敏,一九四四年生,八三年患肝病,四处寻医,千方百计也未治好,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立竿见影,肝炎症状消失,半年左右,就彻底好了,如今年近七旬,仍然活跃在舞台,他那嘹亮、动人的歌声,博得观众一阵又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而我们昔日同修李俊富却因听信了邪党骗人的谎言,停止修炼大法,于二零零三年,在好几种病的痛苦折磨中,带着永远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世人哪!你能从李俊富的永远的遗憾中悟到点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