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师父面授班结束后 我收到二十元退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岁,是个非常幸运的老太太。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我有缘参加了李洪志师父的湖南郴州面授班,亲眼见到了师父,聆听了师父的讲法,亲身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神奇功能。

郴州法轮功面授班的奇特经历

一九九四年七月,盛夏的南方小城,天气闷热,一丝风都没有。湖南郴州女排训练基地简陋的体育馆内,没有空调,没有座椅,八、九百人垫着报纸坐在地上,十分拥挤。郴州法轮功面授班就在此举行。

当时五十二岁的我病入膏肓,医院都束手无策了。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妇女血崩、美尼尔氏综合症,脑膜炎后遗症,动脉血管瘤,慢性肝炎等等,我身上应有尽有。夏天不能洗冷水,腿疼的不便行走,度日如年。

我坐着出租摩托车来到体育馆,坐在前排。师父面容慈悲祥和,身材高大,声音洪亮。我和周围的学员一样,汗流浃背,拿张报纸使劲扇风。师父笑着说:“那扇子越扇越热,你不妨放下,就会有习习小风在你周围转。”我听师父的话,一放下报纸,真的就感觉有习习小风在周围转。我惊喜的对旁边的人说:“是真的!”

我看到周围的学员盘腿坐着,十分羡慕。我也想盘上腿,但我的腿单盘都翘得象“高射炮”。我使劲压腿。这时听到师父在上面说:“你的腿现在盘不上没关系,以后修炼慢慢会盘上的。”我放下心来,专心听师父讲课。

听着听着,我打起瞌睡来了,心想,听师父的课怎么能打瞌睡呢?这是对师父的不尊敬。我就使劲的掐自己,不让自己打瞌睡。这时,师父又在上面说:“你想睡就睡吧。我讲完了,你也睡醒了。因为你脑子里有病,不给你锁着,调整起来你会受不了的。”“原来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我明白了。一节课我都似睡非睡,但醒来后却感到非常精神,很舒服。

课间休息的时候,师父走下讲台,学员都围了上去,问这问那。师父面带微笑,一一回答。我在心里责怪这些学员:“天气这么热,你们却把师父围得水泄不通,怎么不让师父休息几分钟呢?”师父仿佛毫无疲倦之意,一直答复学员的问题,又接着讲课了。听完第一天的课,我就感觉一身轻松,竟然能自己走路回家了。从女排训练基地到我家近一小时的路程,我走路就象一阵风,感觉很轻松。同去的单位同事都很惊奇。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患有非常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不善于行。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这个功真神奇,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师父救了我的命!”

面授班结束后退给我二十元学费

师父的面授班一般都要办九天,收费标准是每人五十元。这种收费标准在当时在全国范围来讲是最低最低的了,其它门类的气功办班都要高出好多倍。郴州面授班由于特殊原因只办了四天。其实,虽然只有四天,但师父的付出一点都没有少,该讲的、该给的全都讲了,给了,不缺一样,在四天内师父也讲完了所有的课程,师父是利用白天、晚上加班授课。

学习班结束后,七月底,我单位的张某(师父的传法传功班工作人员)找到我说:“学习班学费只收三十元,退你二十元。”我追问:“为什么要退钱?一般气功班都是在结束时加钱,你们还要退钱。八、九百人都要退,怎么找得到人?”说实话,我只见过多收费的,头一次见到主动退钱的。张某说:“是,一定要退,师父要求的!因为压缩了学习班的时间,师父说一定要退学费。”我接到钱,心中感动的禁不住流下了泪水:“这个功好正啊,法轮功师父太好了!”

听说很多学费是在学习班结束后,工作人员一个个陆陆续续找到本人退回的。直到一九九七年,郴州法轮功辅导站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最后一位学员的学费已退回。她是一位北方的老太太,到这里来走亲戚参加了学习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操纵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竟然诬蔑说师父“敛财”。师父对此一笑了之。师父的人格有多伟大,这只有师父的弟子才知道,那些跳梁小丑,除了唯主子之命是从、黑白颠倒之外,还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