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中共恐怖教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一九六三年生人,出生五十六天就上了幼儿园。从记事儿起,阿姨就教小朋友们要爱“毛魔”(毛泽东),每天吃饭、睡觉前,都要对他的像行礼、背语录。

有一天,阿姨把我们带到幼儿园门前的马路边(沈阳市铁西区兴华公园北侧),让我们坐马路边牙子上等着看热闹。我左顾右盼,等啊等,终于听到阿姨们喊:“来了,来了。”只见一行车队出现了,大喇叭哇哇的叫着,不懂得喊的是啥。阿姨说:“快看车上。”于是我看到了恐怖的场面:

每辆敞篷车上都站了好多人,最前面的那个人嘴被铁丝勒着,脑后插个牌子,上面有被打了大红叉的字,头被两边的人使劲的按着,表情很痛苦。阿姨说这些人是去被执行枪毙的。我回家问妈妈,枪毙是啥?妈妈说就是用枪把人打死了。那时不懂得死是件可怕的事,但是那个恐怖的场面深深的留在了记忆中。

因为我胆儿小,妈妈就经常跟我说:“叫人打死,不叫人吓死。”可是没起什么作用,因为上学后,学的课本中,看到的读物中尽是坏人,不听党的话的就杀。记得一次考试时,有一位学习好的女生答错了一道应用题,老师非常奇怪,因为这道题没有几个学生答错呀,于是老师找到这位女生,问是怎么回事?女生严肃的说:“老师,这道题是计算地主应收租的数量,计算结果有小数点,我就进位了。因为这是应用题,老师您想,地主是剥削阶级,能不剥削农民吗?”于是老师给了女生满分,给别的学生扣了分。从那时起,我便讨厌了政治课,因为我们的仇恨几乎来自于中共的政治,而仇恨和恐怖是亲兄弟。

一九七六年时,中央的人相继死去,有人说:“毛某某要没了,我们就完了。”当毛某某死时,我天天害怕。一位阿姨笑着告诉我:“谁死了地球都照转。”

后来我幸运的成为了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家人都说:“学了法轮功,你的胆子变大了。”是啊,摆脱了中共恐怖的人,就是这样的。中共搞恐怖的目的,是想永远把百姓捆在它身上。

当听到有人说“没了共产党,中国怎么办?”时,我就会想起毛魔死时我闹的笑话。中共是即将被宇宙清除的垃圾,它的武器、军队再多也不是强大,因为它在战天斗地的战争中,没有一次打赢的。和中共捆在一起的人,会在天灭中共时成为中共的陪葬品。愿您能战胜恐怖,退出中共的组织,摆脱中共的束缚,为自己和家人铺一条通向未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