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仙桃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三年,在这场邪党发动的毫无理性的迫害中,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为坚持信仰而被关押、判刑、流离失所,甚至失去生命。

在仙桃这个小城,据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有五人被迫害致死,一人失踪,七十余人次被劫持至看守所迫害,先后被劫持至沙洋劳教所迫害二十余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有六十余人次,被非法判刑的有九人,被骚扰、抄家、勒索难以统计。十三年来,小城仙桃的法轮功学员和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承受着这场被强加的毫无理性的邪恶迫害。

一、仙桃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沈德明,男,曾于九三年在武汉参加师父的传授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沈德明两次赴京上访。第二次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在国家信访办被无理关押,后来被仙桃市接回,随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三十多天,受到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后经家人援救,被索要六千元,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二零零一年,沈德明在深圳打工,为了让人们了解真相,在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家人几天后才打听到他被关进深圳市九街村看守所。半年之后沈德明被放出来,人已是皮包骨头了,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八日含冤去世。

◇张爱姣,女,湖北省仙桃市干河办事处小南村四组村民,曾患严重风湿性心脏病,九四年由于病情严重在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九六年,张爱姣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心脏病不治而愈,她的神奇经历也引导了一些有缘之士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后,张爱姣多次遭到非法关押,并被勒索上万元。全家经常受到市六一零和公安的无理骚扰。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张爱姣第三次被仙桃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长达一百三十六天,并被勒索数千元。释放后不到一个月,仙桃市六一零又将她关进洗脑班继续迫害。它们的迫害手段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将双手吊铐在很高的窗户上;恶徒徐波和杜小华用竹条猛抽张爱姣脸和头部;恶徒徐波曾用脚狠踢张爱姣的头,致使张爱姣失去知觉;野蛮灌食时撬烂嘴巴,打完点滴后造成张爱姣四肢无力,胸闷;有时由几个人架着飞跑,鞋子裤子都磨烂了;刚来了一天的例假再也没有来过。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经过四十多天的折磨和毒打,张爱姣全身无一处完好的地方,下身和腿部有几十处青紫色淤斑,胳膊和面部等处被竹条抽打的伤疤开始发炎、肿胀。腹部和背心还有明显的脚印痕迹。体内多处淤血。由于伤势过重,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张爱姣含冤去世,年仅三十九岁。

◇刘文彬,男,原是仙桃市轻工业局轻工供销公司干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是仙桃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因坚持炼法轮功,长期遭受仙桃市六一零办公室、国保大队及当地派出所等对其进行的身心折磨,两次遭绑架。从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到轻工业局等,只要涉及法轮功的事情都要找他,从伪善的“亲切交谈”到威胁恫吓,从监视、跟踪、电话窃听到非法抓捕关押,从肉体的刑罚到精神的残酷迫害,硬是将身心健康的刘文彬身体搞垮了,心力交瘁,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严重腹水,最终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七日含冤而逝。

◇凡爱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凡爱华进京上访请愿,中途拦回后被非法关押在仙桃市看守所。一周后,恶警曾敬文将她带到一个私人旅店,杨松华、周国怀、高峰等十几个警察(便衣)开始逼供,曾敬文狠打凡爱华的脸,致使凡爱华头脑麻木。经过两天两夜的不许睡觉,加上十几个恶警轮流折磨,凡爱华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身体支持不住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凡爱华被放出来不到三个月,邪恶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贺国华又要将她送进洗脑班迫害。凡爱华写信给‘六一零’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将来会有报应的,他们不但不听劝阻,还污蔑她散布反动言论。又一次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凡爱华强行抓到上次的那个私人旅店,十几个恶警日夜严刑逼供,通过围攻、威胁、威逼、辱骂、欺骗等手段妄想让瓦解凡爱华的意志。在这期间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彭帮庭通过侮骂、用矿泉水瓶和厚书砸、强迫下跪等阴险手段,致使凡爱华全身青紫。在看守所关押七天后,凡爱华被强行送进洗脑班。曹乾玉、武永祥带着六七个恶警、帮教强行将她拖到楼下,致使凡爱华身上多处被他们拖伤、撞伤。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凡爱华又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十几个恶警和犯人强行将凡爱华的手、脚用铁链子锁上野蛮灌食,狱医用开水泡软了塑料管插入她的食管,往里灌糖水,几只大手捂住凡爱华的鼻孔不准呼吸,使她浑身瘫软。

在极度的精神压力下,凡爱华身体被迫害的病变,左乳房长了两个瘤子,看守所干部见凡爱华一天比一天病重,他们怕承担责任,将她带到仙桃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是乳腺癌,报告“六一零”和公安局政保大队,“六一零”的贺国华不相信,后来又经武汉同济医院确诊是乳腺癌,即是这样,他们还不放过凡爱华,还要罚款八千元。二零零四年,凡爱华在历经几个月的痛苦折磨后离世。

◇王玉洁,二零零六年,王玉洁到武汉市打工,幸遇法轮功,从此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王玉洁被武汉市满春派出所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其后,又被武汉市江汉区“六一零”人员秘密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被非法秘密劳教一年,当时她才二十二岁。

法轮功学员王玉洁
法轮功学员王玉洁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王玉洁被绑架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六大队。队长胡芳指使吸毒人员折磨王玉洁,每天罚她蹲下,不让睡觉,全天被罚站,随便找一个借口就给上吊铐。恶警指使吸毒人员曹文莉将王玉洁左脚撇伤,曹文莉和另一吸毒人员周燕又拿手铐、电棍,把王玉洁铐上后,对她拳打脚踢。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王玉洁非法劳教到期。这天九点多钟,湖北仙桃市“六一零”从何湾劳教所侧门将王玉洁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

历经二个多月的强制洗脑,五月十七日,王玉洁由仙桃市“六一零”头目王杨、国保大队肖爱云接回原籍仙桃。此时的王玉洁经过一年多的残酷迫害,精神恍惚,神志不清。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上午,年仅二十四岁的王玉洁含冤离世。中共当局一年多的非法劳教、强制洗脑残酷的夺走了这位健康又纯洁善良的年轻姑娘的生命。

二、仙桃市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刘雅雅,女,一九七七年生,湖北省仙桃市郑场镇关庙村七组,毕业于湖北省荆门市石油化工学校。二零零一年在深圳打工。二零零一年五月去北京上访时与家人通过电话,之后就一直杳无音讯。

三、仙桃市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钟丹枝,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三日晚上,仙桃市六一零办、公安局政保大队(现更名为国保大队)一帮人闯入钟丹枝家中,恶警曾敬文拿出搜查令说要抄家,随后,曾敬文抢走钟丹枝的大法书,并拿出手铐要把钟丹枝铐走,钟丹枝的女儿上前阻拦,被杨松华打了一耳光。钟丹枝的姐姐上前制止,恶警却用手铐将钟丹枝姐姐的手划开了。曾敬文、贺国华、彭帮庭、杨松华等人把钟丹枝从地上按到床上,翻来覆去折腾一两个小时之后,钟丹枝全身无力,手腕上鲜血淋淋。最后恶徒欺骗钟丹枝家人并把她带到宏达路集贸市场旁的一个小旅馆内在二楼的一小房间里。六一零办贺国华指使曾敬文强行要钟丹枝蹲下,钟丹枝极力反抗,曾敬文就拳打脚踢,一直打到天亮,钟丹枝的全身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之后又将她带到另一房间,同样的对钟丹枝施暴不止,钟丹枝的耳朵被打聋了。之后钟丹枝被送到仙桃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了两个多月。当钟丹枝放出来时,政保大队勒索了她三千元,看守所勒索六百元伙食费。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钟丹枝被仙桃市国保大队、公安局、龙华山派出所等恶警在深夜从家里绑架,后被劫持到麻港的洗脑班。

◇刘雄,进京上访过,三次被抓进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再次上京时,中途被截回,劫持入看守所。被关期间,曾被公安局政保大队恶警带出至一小旅社,动用私刑,多名恶警轮番围攻,不让睡觉,三九严冬把他衣服扒光并反吊着打,恶警曾敬文将他双手钉竹签,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陈晔。一九九九年到北京上访后被送回到仙桃市看守所,恶警用电针扎她身体,用电磨磨她的后背,电磨都被磨坏了,也没能动摇陈晔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陈晔回家后,仍被仙桃市国保大队,郑场镇派出所迫害,于二零零二年劳教期满后关进设于仙桃市麻港的“洗脑班”,被非法迫害两个多月。后来陈晔只好流离失所,四处替人打工。

◇梁祝安,现六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六月,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寄给了“六一零”办公室和仙桃市公安局后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八千元取人。梁祝安的小儿子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的大儿子不放弃修炼也没有了人身自由,只有老伴一人在家,哪有八千元呢?“六一零”和公安局的这些邪恶之徒毫无人性,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老太太劫持入“洗脑班”进行身心的折磨,拳打脚踢,直至打的昏死过去,然后又把她放入冷水缸浸醒,恶徒说这就是“洗脑”。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梁祝安在家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

回家后,梁祝安被不法人员迫害得无家可归,背井离乡远去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打工谋生。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左右,又遭到六盘水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洗脑班迫害。

◇胡建国,原在仙桃市教委招生办工作,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底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仙桃市教育局与仙桃市“六一零”、公安局等邪恶之徒合谋两次将其送“洗脑班”,两次押进看守所。后来胡建国被非法劳教两年。胡建国在“洗脑班”绝食以抵制邪恶之徒的非法迫害,曾被恶警粗暴灌食,鼻口呛血,出现生命危险。

◇孙传明,仙桃市实验幼儿园会计,曾被劫持至洗脑班1次,被劫持至看守所1次,在看守所里,恶警对其疯狂迫害,曾将孙传明蒙头暴打得晕死过去。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湖北省仙桃市“六一零”协同仙桃市教育局保卫科第三次绑架孙传明,把他劫持到在仙桃市麻港镇的老财政所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

◇童冬香,原是湖北仙桃市棉纺厂职工,第一次于二零零一年,童冬香坚修大法心不动,绝食抗议迫害一百二十天后被无条件释放。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在自家经营的小店中,被仙桃六一零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邪恶之徒劫持至沙洋劳教所。这是童冬香第三次被非法劳教。其爱人刘雄(也是法轮功学员)刚从沙洋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期满释放,家中两个十多岁的孩子每天苦念着妈妈。
被抓被关4次,劳教1年。

◇郭望兰,仙桃市实验幼儿园退休教师,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五时左右,在家中被仙桃市六一零恐怖组织绑架至武汉洗脑班。被抓被关两次,劳教两年。

◇黄巧云,女,被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赵水珍,女,被绑架、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邬群芳,女,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六日左右,在乡下讲真相途中被恶人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

◇凡四华,二零零三九月,凡四华绑架、非法劳教,后因健康状况被沙洋劳教所拒收,返回家后不久,恶警无视他恶劣的身体状况,又将他劫持到仙桃市麻港洗脑班进行迫害。洗脑班于十一月底解散后,邪恶之徒又将凡四华送往沙洋劳教所,通过“说好话”强行将樊四华劫持入劳教所。

◇陈国华,男,被绑架时,小腿红肿,无法穿鞋,不能走路,被沙洋劳教所拒收,后来恶警将他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

◇肖红彬,男,一九六八年生,仙桃市毛毯厂职工。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左右,肖红彬在仙桃市郭河镇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关进仙桃市第一看守所。他一直绝食抗议,遭到野蛮殴打和折磨,并被犯人用烟头烧烫脸部。二零零八年三月被绑架,后被关押在湖北沙洋劳教所劳教两年。

◇梁香姣,女,武汉市蔡甸区成功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梁香姣母女三人到仙桃市长(土尚)口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当天两个女儿回家了,但梁香姣被仙桃市长(土尚)口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七月二十二日被转到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梁香姣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梁香姣被武汉警察绑架,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汉阳区法院非法判梁香姣五年徒刑。家中私有用品如电脑等被非法抄走、现金几千元被劫。

◇张玉枝,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张玉枝夫妇在张沟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

◇朱寿清,二零零二年七月底,法轮功学员朱寿清、老杨在通海口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其中朱寿清已四次被非法抓捕,大约有大半年的时间是在被非法关押中度过。

为了维持生活,朱寿清在仙桃科委退休干部老王家做保姆。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时,仙桃六一零和纺织工业园的干部在仙桃科委的帮助下,骗开老王的家门,将朱寿清绑架到武汉洗脑班。

◇肖小毛,仙桃市机械厂职工,二零零三年九月,被仙桃市“六一零”绑架到麻港办洗脑班进行迫害。

◇胡又发,仙桃市国税局职工,二零零二年九月,中共邪党召开十六大之前,胡又发被劫持到仙桃市麻港洗脑班;二零零三年,胡又发又一次被绑架到麻港洗脑班;二零零四年,胡又发被绑架到武汉市的“湖北省法制教育学习班”(汤逊湖畔)。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再次被绑架到仙桃市胡场镇麻港洗脑班。

◇陈刚、唐从荣、刘红秀,二零零二年九月,中共邪党召开十六大之前,陈刚、唐从荣、刘红秀被劫持到仙桃市麻港洗脑班。

◇张枝斌,男,个体户,二零零四年九月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强行洗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到仙桃市胡场镇麻港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张枝斌在其商铺里被强行带走,被劫持到仙桃市胡场镇麻港洗脑班。

◇杨莲珍,女,仙桃大洪村村民,二零一零年十月,被劫持到仙桃市胡场镇麻港洗脑班。

◇魏萍,湖北省仙桃市郭河镇红届村法轮功学员,2006年五月二十六日凌晨5点,魏萍被郭河镇派出所一恶警伙同仙桃市区不明身份的5名歹徒绑架。魏萍被非法拘禁在“武汉洗脑中心”迫害。

◇张国珍,女,二零零五年2月二十四日,张国珍在彭场镇发真相资料时被仙桃市六一零恶徒绑架,并于二十六日被绑架到武汉。

◇张剑波,梁祝安的儿子,浙江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一九九八年八月暑假回家,因脑瘤准备到医院做开颅手术,其母叫其看一看《转法轮》,他看到第四讲时,感觉到法轮的旋转,脑瘤也好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九月在攻读计算机专业攻读研究生期间,被不法人员关押迫害至二零零三年三月,时间长达三年半。张剑波的研究生学籍和户籍亦被无理注销,至今仍没有户口。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张剑波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在散发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公安不法人员抓捕,随后被非法劳教2年,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

◇袁运兰,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中午时分,湖北汉阳侏儒镇消泗九沟村法轮功学员袁运兰,被消泗派出所恶人田胜洋伙同仙桃六一零恐怖组织绑架至仙桃市第一看守所。被绑架时,该法轮功学员正在午休,连衣服鞋袜都未穿齐。

◇詹俊梅、王君霞,二零零五年七月,仙桃市西流河镇法轮功学员詹俊梅和天门市法轮功学员范君霞在仙桃市西流河镇发放资料时,被西流河镇派出所绑架,惨遭西流河派出所副所长张国怀和一李姓副所长殴打,并被西流河派出所动用黑社会毒打,手段极其残忍。当时两人已出现生命垂危,但仍被仙桃六一零劫持至武汉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王冬梅,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湖北仙桃法轮功学员王冬梅在家中被仙桃六一零绑架至麻港洗脑班。法轮功学员王冬梅已被4次非法关押,这次她才被从沙洋劳教所放回不到一年。

◇艾小姣,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钟,艾小姣被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恶人张光怀伙同武汉市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湖北省仙桃市第一看守所。

◇陈木英,女,五十多岁。仙桃市国税局干部。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湖北仙桃市法轮功学员陈木英(女)被仙桃恶警秘密绑架,遭受迫害。不久被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随后被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长达1年半,于二零零八年底被判刑四年,后被关押在湖北省女子监狱。

◇毛桂平,男,一九六九年生。仙桃市实验幼儿园厨师。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长达一年之久。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被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期间,毛桂平身体多次出现全身麻木,双手颤抖。其父因儿子被抓伤心过度去世,儿子因父被抓生活困难不得不中途辍学,外出打工谋生。

◇付令军,男,仙桃市第八中学语文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国保大队恶警田华等人胁迫学校政教处,将付令军从夜宵摊点上绑架,在拘留所关押一周后又送到胡场镇麻港洗脑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仙桃市教育局保卫科郑科长伙同学校副校长李玉斌,将付令军从学校骗上车,妄图送到胡场镇麻港洗脑班,付令军从出租车上跳车,后流离失所半年。二零零四年五月,付令军被绑架至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深夜,仙桃市国保大队、干河派出所恶警近十人,冲进付令军的家绑架他,并抢走三台电脑,打印机二台,书籍、光盘若干,其妻当时怀有八个月身孕,受尽惊吓,其父病重。工资卡被抢,全家妻儿老小生活无着。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被判刑三年半。在看守所被绑架期间,付令军体重从一百八十斤锐减到一百三十多斤,身体浮肿,麻木,曾多次晕倒昏厥。

◇李金阳,男,仙桃市西流河镇人,以经营出租车为生。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麻港洗脑班。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又被仙桃国保大队伙同西流河派出所绑架,被判刑3年,其出租车被掠夺。后被关押在范家台监狱。

◇刘军,男,某饲料厂销售员,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深夜一点左右被仙桃市邪恶“六一零”与国保大队破门而入,绑架、关押在本市第一看守所一年多,身体被迫害得非常严重,出现肝炎、肾炎、脱肛等症状,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送到医院,被判刑三年。

◇胡飞雄,男,一九七三年生,仙桃市杜台村人,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被绑架到仙桃市麻港洗脑班,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后被判刑三年。

◇周彦才,男,仙桃市机械厂职工。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左右,周彦才在仙桃市郭河镇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关进仙桃市第一看守所。他一直绝食抗议,遭到野蛮殴打和折磨,并被犯人用烟头烧烫脸部。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

◇郑东英,女,武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四日找仙桃市长(土尚)口镇劳动管理所所长胡玉雄,请他帮忙营救其亲人王玉洁,被胡玉雄的妻子构陷,在湖北仙桃市被警察绑架,之后被投入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

◇毛义祥,仙桃市三伏谭毛场人,二零零九年七月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

◇王仙枝,湖北省仙桃市龙华山办事处杜台村人,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被仙桃市龙华山派出所恶徒伙同其它部门十几个恶人绑架到麻港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二点左右,王先枝的家被龙华山派出所恶警和杜台村委治保主任一起非法潜入抄家。当时王先枝家中无人,隔壁一老太太问这些恶徒“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谎称是抓赌博的,邻居又说“人家俩人都不摸牌赌博”。邪恶之徒敲了半天门,见无人就说:她上的是夜班现在应该在家的。于是又从隔壁新建楼顶翻窗而入,劫走私人财物。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于九点钟左右在上班期间被六、七个恶警绑架至武汉洗脑班。第二天,一盛(音)姓警察(可能是仙桃市国保大队的)找到杜台村治保主任到王家给其拿换洗衣服。仙桃国保的邪恶人员还要杜台村出洗脑班的费用。

四、停止迫害,呼唤善良

自古以来,邪不胜正,恶人恶行必定会受到正义的惩处。天理昭彰,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希望在邪党的迷惑下曾对大法产生仇恨的众生能快点清醒,希望曾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公检法人员能快点明白,用实际行动挽回无知中所犯下的罪行。

中共邪党的大厦已经摇摇欲坠,天灭中共在即,在这个真相逐渐显现的时刻,仙桃这方热土上的众生啊,请静心倾听法轮功学员的声音,明白真相,清醒过来,不要成为邪党覆灭的陪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