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员:炼法轮功,显著提高家庭幸福指数(中)

对世界100户家庭调查结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接前文

记者:田老师,您认为这100户家庭婆媳关系由紧张到和谐,应直接归因于婆媳中至少有一方心理动机的优化,并且这种心理动机的优化在100例中至少有六个方面,你能谈谈是哪六个方面吗?

田老师:这六个方面我概括为:顽疾消失心态改良、明白真理理智做人、处处为着他人着想、矛盾面前只看自己、宽容忍耐不计得失、听人劝善萌生正念。这些心理动机都是从100例的具体的事例中提炼出来的。在100例中,“处处为着他人着想”的案例,比例上排名第一,“明白真理理智做人”的案例,排名第二,“顽疾消失心态改良、矛盾面前只看自己”的案例,并列排名第三,“宽容忍耐不计得失”的案例,排名第四,“听人劝善萌生正念”的案例,排名第五。从这里的比例排名来看,“处处为着他人着想”的心理动机,在婆媳关系的改善中起到的作用尤其明显。

序号心理动机优化数 量(人)百分比比例排名
1顽疾消失心态改良1616﹪3
2明白真理理智做人2020﹪2
3处处为着他人着想3131﹪1
4矛盾面前只看自己1616﹪3
5宽容忍耐不计得失1212﹪4
6听人劝善萌生正念55﹪5
表二 世界100户家庭婆媳和睦的心理原因百分比一览表

记者: 那么刚才您举了三个例子,这三个例子,各属于哪一类心理动机呢?

田老师: 我看看。凤华一家的和谐原因侧重于凤华的“明白真理理智做人”,属于“世界100户家庭婆媳和睦的心理原因百分比一览表”的第2种。为什么呢?你看凤华的心理动机——

以前和婆婆闹矛盾时,父母多次劝我别和婆婆打仗,我对父母说:“我都要死在他们家了,你们都不管,你们太自私了!” 而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震动我的心,他平衡着、善解着所有生命的关系,那么慈悲,那么无私,那么打动人。捧着法轮功的书,我读一段想一会儿,我忽然发自内心的想做个好人,再也不想象以前那样了。

从这段心理动机的描述中,我们看到,凤华父母的劝说不能打动她,而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震动她的心,是因为她认为自己找到了真理,能够“平衡着、善解着所有生命的关系”的真理,所以她就能理智的做人了。

秀贞一家的和谐原因侧重于秀贞的“矛盾面前只看自己”,属于第4种。秀贞的心理动机,我们来看看——

有一天,秀贞小叔独自回来看望婆婆,婆婆拿了些现搾的果汁要小叔带回去,碰巧秀贞下楼,婆婆看到她就发作了:“你看,你看你大嫂那个嘴脸,我没把果汁给她,她就摆那张臭脸给我看!”秀贞与小叔当场愣在那儿不知所措。毕竟是修炼人,秀贞当下向内找自己是否还有未去的“妒嫉心”,以及对婆婆始终去除不清的怨恨之心。

某天,不知为何事由,婆婆突然站在阳台上狂骂秀贞的不是,秀贞与先生赶紧来到婆婆身边,她还是骂个不停。住在对面的舅婆被惊动了,站在她家的阳台上对婆婆说:“你媳妇那么好,你还在那边大声的骂她不停,你到底在骂个什么意思?”秀贞与先生好言好语的把婆婆劝进家里坐下后问道:“妈,你不要生气,有什么事情惹您不高兴吗?请跟我说。”婆婆一把推开秀贞,指着她的鼻子厉声骂道:“其实你最希望我死掉!”“妈,我没有这个想法。”话还没讲完,婆婆就说:“你就是这样的想法!”一旁的先生想要帮忙理清,婆婆骂的更凶:“你娶了媳妇忘了娘!”秀贞静下心来向内查找自己的心思,虽然从未有过希望婆婆死掉的念头,但是渴望远离婆婆身边却是不争的事实,自己只是表面上做到为人子媳应尽的本份而已,没有真心诚意的对待婆婆,不是婆婆不可理喻,而是自己有所不足,婆婆这样不就是反映出自己的不足吗?她不断透过学法及与同修交流,恳切的希望从根本处清除恨意,改变对婆婆的负面想法。

面对有着忧郁症的婆婆的无理刁难,秀贞只有一个法宝: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去掉不好的思想,婆媳关系因此得到了显著改善。

珍妮一家的和谐原因侧重于珍妮的“处处为着他人着想”,属于第3种。珍妮的心理动机——

以前,珍妮会觉的照顾老人很麻烦,还曾经想过,又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凭什么尽义务,用这变异的现代观念掩盖着应尽的孝心和责任。但是修炼后的珍妮不再这样想。老人辛苦了一辈子,晚年连儿媳妇的一餐饭都吃不上,多让老人寒心哪。珍妮冰冷的心,在修炼后渐渐的溶化,改变的平和,善良,体贴。

珍妮一家的幸福指数的提高,很显然,要直接归因于珍妮现在能站在婆婆的角度考虑婆婆的感受。

记者:您几次提到一个概念,幸福指数,能简单说一说幸福指数这个名词的涵义吗?

田老师:幸福指数(GNH),是对人们通常所说的幸福感的量化,是人们根据一定价值标准,对自身生活状态,所做的满意度方面的评价。幸福指数,最早在在20世纪70年代由南亚的不丹王国的国王提出的,他认为“政策应该关注幸福,并应以实现幸福为目标”。近年来,美国、英国、荷兰、日本等发达国家都开始了幸福指数的研究。如果说GDP是衡量国民富裕程度的标准,那么,GNH就可以成为一个衡量百姓幸福感的标准。GNH与GDP一样重要,一方面,它可以监控经济社会运行态势;另一方面,它可以了解民众的生活满意度。可以说,作为最重要的非经济因素,它是社会运行状况和民众生活状态的“晴雨表”,也是社会发展和民心向背的“风向标”。

记者:以上您提到的六种心理动机的优化,在促进家庭的幸福指数(GNH)的提高方面,是否有着显著的表现呢?

田老师:表现相当显著,这是调查分析的结论。一般来讲,人们把衡量幸福指数(GNH)的指标可以分为三类:A类:生活满意度,包括生存状况和生活质量的满意程度,包括对住房、医疗、教育、就业、收入、社保等的满意程度,属于认知范畴;B类:心情愉悦度,包括精神紧张程度、心态良好程度等,属于情感范畴;C类:社会和谐度,包括人际以及个体与社会的和谐程度。

我们总结出的六种心理动机,在达成这A、B、C三类指标上,效果异常显著,甚至出现立竿见影的作用。我们还是举例说明吧。

100例中第6号家庭是辽宁抚顺市李丽的家庭,这个家庭婆媳关系的和睦,原因偏向“顽疾消失心态改良”,你看她的自述就知道了——

没修炼之前,一身的慢性疾病,折磨的我痛苦不堪。曾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慢性支气管炎、慢性上额窦炎,浑身的皮肤病(牛皮癣)。还有肩周炎、后背痛、子宫肌瘤、卵巢囊肿、乳房肿块、心肌缺血等等。只为治皮肤病就去过天津、洛阳、沈阳等许多地方,中药、西药、换血、扎针等能用的办法几乎都用过,可也没明显好转,甚至越治越严重。每天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难受,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只好靠吃各种药物维持着。整个人被病痛折磨的无精打采,性格内向、孤僻,动不动就爱生气,三十几岁的人没一点朝气,就象个病秧子。身体不好,心情抑郁,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在家里婆媳关系紧张,爱挑婆婆的毛病,很少去婆婆家。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本法轮功的书,一看感觉太好了。我就又买回了其他大法书和录音带,自己在家里开始学。炼功时间不长,不知不觉中,吃饭香了,晚上也能睡着觉了,浑身各种难受的感觉不见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每天精神饱满,身心愉快,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没扎过一针。随着身体的变好,家庭生活也发生了改变。在家主动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活,以前紧张的婆媳关系变的融洽了。

李丽的“一身的慢性疾病”在修炼法轮功后痊愈,这是个人医疗状况的改善,自然带来生活满意度(指标A)的提高;身体好了,原来的“痛苦不堪”,变成了现在的“精神饱满,身心愉快”,带来是心情愉悦度(指标B)的提高;婆媳关系由修炼前“爱挑婆婆的毛病,很少去婆婆家”演变到修炼后“主动承担起所有的家务活,以前紧张的婆媳关系变的融洽了”,人际关系和谐了,带来的是社会和谐度(指标C)的提高。

100例中第41号家庭是中国大陆吉林省冯淑梅的家庭,这个家庭婆媳关系的和睦,原因偏向“明白真理理智做人”,见证者这样描述——

冯淑梅结婚后就和婆婆住在一起,只因生一女孩,婆婆打内心不高兴。生活中处处刁难她,到处说她坏话,挑唆儿子和她打仗,打她,和她闹离婚。她从不和婆婆辩解,怕她怕得要命。一九八六年冯淑梅又生了个儿子后,开始和婆婆讲理,婆婆一看媳妇敢顶嘴了,就骂她,还要打她,她和婆婆的争斗就这样开始了。她婆婆骂她,她就骂婆婆。有了脏水往院子里泼,心想婆婆有高血压,摔死算了。她丈夫那时在临江闹枝派出所当所长,婆媳的争斗使他很难做人。就给她婆婆在外面买了间房子单独住着。

一九九九年春天,她得了法轮大法,明白了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身心得以净化,得到了人生的真谛,从此改变了她做人的准则,经常带好吃的东西去看望婆婆,家里有了自己的房子后,就把婆婆接回家中,婆婆非常感动。后来婆婆患小脑萎缩,行动不很方便,经常尿床,楼里没有取暖设施,她带着婆婆去租了间平房。有了热炕头,婆婆舒服了很多,但不能到院子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屋里。有一次她丈夫的一位朋友买了很多水果一起来到她照顾婆婆的地方,看到屋里收拾得很干净,一点味都没有,就说:小冯真行,其实我们今天是以看老太太为名,实际是来看你的,这法轮功真是太好了。房东大嫂看到她细心照顾婆婆擦屎倒尿桶的,觉得法轮功太好了,让她儿媳也学法轮功做好人。

转年秋天她家搬进新楼,婆婆理智已不太清醒了,粪便乱擦乱抹,后来也排不出粪便了,用药也不好使,她就用小汤勺把一点一点的往外抠。还给婆婆订了鲜奶,她几乎每天都得上大河洗尿垫。有一天很晚了,婆婆拉得满那都是,她就挑到大河去洗,当她洗完挑着桶往回走时,河坝上有人正为她照亮呢,她走到上面一看是河边守护工地的老头,她问他怎么还没休息,老头说我等着你呢,这河坝太陡,我给你照照亮。

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三,冯淑梅的婆婆终于走完了人生最后的路,安详地走了。亲戚赶来帮忙,看着一大摞洗的漂白的尿垫子,赞叹的说老太太真有福,摊上这么个好儿媳。在办完丧事的宴席上,她丈夫端起酒杯,泪流满面地对淑梅说:真是感谢你啦,这些年全靠你了,我们做儿女的做不到的你都做到了。“ 一位邻居深有感慨的说,小冯是我们楼道里的楷模呀。还有位邻居说她的事迹应该上吉林都市的电视节目里播放。

在这个案例中,“明白真理理智做人”,使冯淑梅一家收获了很多幸福的感受,婆婆被儿媳接回家住,“患小脑萎缩,行动不很方便,经常尿床”,儿媳照顾的比“做儿女的”的还要好,怎能不让婆婆“感动”?这个家庭成员的生活满意度(指标A)怎能不提高?冯淑梅和婆婆不再打打骂骂,冯淑梅的丈夫也不再为紧张的婆媳关系家左右为难,这样的和睦家庭,这个家庭成员的心情愉悦度(指标B)怎能不大幅度提高?一家人的关系理顺了,亲戚朋友、房东大嫂、左邻右舍赞不绝口,视冯淑梅为楷模,社会和谐度(指标C)的显著提高还有谁会质疑呢?当生活满意度(指标A)、心情愉悦度(指标B)、社会和谐度(指标C),都在显著提高,这个家庭的幸福指数得到显著提高,就是毋庸置疑的了。

记者:田老师真是个有心人,数据和分析都很有说服力,我注意到你所举的例子都是婆媳中有一方的心理动机得到优化,带来家庭幸福指数的提高,那么有没有婆媳的心理动机同时都发生优化的呢?

田老师:有的,那就更和谐了。比如100例中第7号家庭,中国大陆甘肃省庆阳市的常秀玲的家庭,就是婆媳同时都发生这种心理动机的优化,过去婆媳之间经常为一些生活琐事闹矛盾、闹意见。全家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婆媳各自的心灵都获得了平静,内心的那些忧虑、烦恼、压抑都感到消失了。全家人和谐相处,真是感到生活的快乐。这样的家庭的幸福感更强烈、更持久,幸福指数就会更高。

记者:这100户家庭幸福指数的提高,您说直接原因是六种心理动机的优化,有理有据,现在有个问题,提高这100户家庭的幸福指数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田老师:根本原因是修炼法轮功。以上六种心理动机的优化从根本上讲,是修炼法轮功的收获,不是说世界上所有的婆媳关系和睦都源于修炼法轮功,但是反过来讲是成立的,所有修炼法轮功的家庭,婆媳关系都有显著的改善,因而使得这些家庭的幸福指数有显著的提高。那么,修炼法轮功对于家庭幸福指数提高的根本性的作用,体现在我总结的六个方面,需要具体的来谈。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