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年轻学员得法、修炼和证实法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个在正法末期才走入修炼的年轻大法弟子。转眼四年过去了,回首修炼的历程,这是一个自我提升和有幸被大法和师尊慈悲归正和眷顾的过程。在修炼中有时我做的并不够好,心性时常会降到和常人一样,但我内心一直把修炼放在第一位,知道返本归真才是真我的最终目标。这样每当在我心性降下来时或过关时,我就会按照大法要求努力做好,因为我明白这才是师父所说的修炼的正常状态。

一、得法、修炼与提高心性

从小我就很相信神佛,尽管那时对精神领域还知之甚少。上大学一年级时,我接触到了佛法,我知道我将要走这条路——一条修炼的路。或许是与禅宗有些缘份,我当时开始修炼禅宗。但在我的内心深处,隐约地我仍然在等待着什么。

我是通过网络了解到大法的。我浏览了《转法轮》,在读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时,我感到额头两眉间的肌肉发紧往里钻,就象书里描述的一样,这使我对大法更加相信。

后来我与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有了接触,并得到一本《转法轮》。手里捧着书,看着师父的照片,我感到如此的亲切,好象我很早以前就认识师父了。读完整本书后,我就决心修炼大法、紧跟师尊。我明白了这才是我一直期盼的真正的法。从此以后,我放下了以前修炼的东西,开始以一种奋发和庄重的心态走上了被法归正之路。因为是怀着坚定的信念走入大法的,我由此体会到了大法的许多神奇之处:开始修炼两周不到,我的慢性鼻窦炎就痊愈了;每到晚上我都能感觉到小腹处有法轮在旋转;每次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也能感觉的到;我感受到了两臂内、劳宫穴等处有强烈的能量流动……修炼最初阶段的这些现象加强了我对大法和师父的信。我的心性每天都在提高,我变得待人真诚友善,总是先替别人着想,每时每刻我都知道我是在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在大法中修炼。修炼前我认为自己是个不多见的好人,但通过用“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我意识到自己并不象以前认为的那样好:因为用常人的标准衡量自己,就无法看到自己的许多缺点。

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

“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转法轮》)

修炼最初阶段,我遇到了来自家人的一些干扰:母亲突然得了重病需要住院治疗;教授“无神论政治”的哥哥时常取笑我:“你不是不杀生吗,那你为什么还吃肉?……”面对这些考验,我不为所动,继续坚持修炼和走出去做讲真相的工作,不让周围的环境干扰我拯救世人。师父知道这一切,慈悲地做出安排使我的境遇变的好起来:母亲的病大有起色并出院回到家里;我哥哥的态度渐渐的从反对转变为认同并且开始读《转法轮》了。作为一个与大法有缘的生命,哥哥是被师父指引到修炼路上的。一天我梦到全家人都在一座公寓的楼顶,突然哥哥掉下去了,我拼命地伸手去抓他,但此时空中传来一个声音:“别担心,师父在此”。做过这个梦之后,哥哥就开始读法和打坐了。因为与大法有缘,师父把他的天目部份打开了,让他在打坐时看到天目的通道亮了起来;在做第四套功法时,他还能看到有一个亮球在周身移动,有功柱直指天空……这之后他就开始修炼大法了。母亲也逐渐走入了修炼。当时母亲住的房子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她说屋顶连续几天晚上都出现了一个光圈。而且我哥哥打坐时也看到家乡的老屋出现了光圈。虽然我无法解释这些现象,但我想说我们全家人都对师父充满了感激。师父把大法带给我们,救我们乘上法船。我要向师父致以最高的敬意和感谢!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能在梦里看到不久之后要发生的事情。在成为大法弟子梦中见到师父后,我总能感受到师父对象我这样的新弟子的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关怀。随着正法接近尾声,我越来越意识到这种前世的机缘和自身肩负的使命。

二、在正法时期助师父证实法和拯救世人

开始修炼不到两周,我就加入到了讲真相的项目中拯救世人。越南和中国同属一种政治体制,大多数的新闻和资讯都被审查,因此很少有人知道法轮功,并且大多修炼者都是年轻人或刚来不久的人。二零零八年夏天,我们开始了专门针对中国人的讲真相项目。我们向中国游客发放真相资料,开始时都是用A4纸复印的资料,后来我们学会了从明慧网下载使用讲真相的小册子。那段时期,很多同修,也包括我,都遇到了来自警察和保安的干扰而被拘留了。但后来我们又都被释放了。

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们又开始以发放传单、张贴资料和发送电子邮件的方式向本地人讲真相。我和同修在很多马路上都发放和张贴过真相资料,有时晚上也出去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每次我们的资料几乎都没有损失,我也总能平安地回到家里。

我与中国人有很大的缘份:我和同修一起到过中国三次去帮助那里的有缘人走入大法,虽然讲不了几句汉语,我还是帮六个中国人做了“三退”。记得有一次坐大巴从中国返回的路上,我和同修给懂越语的中国司机讲了很多真相。他说“我既不信共产党,也不信法轮功”,不想做“三退”。在下车过边境的时候,我拥抱了他,握着他的手说:“我们走了几百里路来这里就是为了能告诉你真相,为了你有一个美好的将来,请三退吧”。他被我们的真诚打动了,不太情愿地取了个化名做了“三退”。我们由衷地为他高兴,祝愿他能得救。

每次我们去中国,我们遇到的世人都会感到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是好人。有人甚至主动给我们路费,但我们都没要只是表达了谢意,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要别人的钱。他们往往很受感动,经常通过朋友和熟人捎带小礼物给我们。我们知道这都是师父搭好了桥梁让有缘人听到真相并做“三退”。

有一次,曾听过真相的中国人的一个朋友到越南来,让我们带他到本地特色餐馆用餐。我们主动买单后,他觉得不好意思,于是要给我们每个人一百元人民币作为留念,我们没要他的钱告诉他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随便拿别人的钱。他很吃惊,说这是头一次遇到给钱不要的。吃饭的时候,他讲到他和朋友们除了交给妻子和家人的钱之外,通常都会存些私房钱以备“婚外情”之需。我告诉他婚外情是不对的,你应该忠于妻子照顾好家人。他最后说:“现在我知道了炼法轮功的都是真正的好人,大陆共产党的宣传都是造谣诽谤”。通过这件事,我们顺利的帮他做了“三退”。

我和当地的同修都明白向中国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性,为此我们竭尽所能地去做。有时我们会带着满满一包真相资料和“神韵”DVD光碟到边境去发给中国游客。师父总是能安排世人赶来听到真相。最近一次出门,师父安排了一个中国小伙子坐到我们邻座。车厢里光线昏暗,我祈求师父的加持拯救这个生命。虽然我讲不了几句汉语,但有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配合,我用手机的发光作为照明让那个小伙子看到了大法的真相和一亿一千万国人“三退”保平安的信息。语言虽小有障碍,那个小伙子最终以真名退出了共青团。我默默的感谢师父并为又一个生命的得救而感到高兴。

修炼中我也不是总能守住心性,我的思想和行为有时连好人的标准都达不到,还有很大的惰性没有去掉。每想到此我就会感到难过,告诉自己不能落下啊。我知道修炼的路很窄很窄,走歪一点就会造成很大的损失。怀着对自我提升、跟随师父回家的渴望以及拯救世人的誓愿,我会始终激励着自己更加精進的修炼、踏实地走完最后一段正法之路。

最后,我想告诉中国大陆的同修们世界各地的同修都对中国大陆充满了敬意,希望我们携手助师正法。愿我们在最后的历史时期做得更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