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法拉盛讲真相的见闻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五日】上周末我和多伦多的同修到纽约,参加了法拉盛图书馆前举办的“声援退党潮、谴责法拉盛黑色暴力”大集会和讲真相的活动。以下是自己的一些所见所闻和体会与大家交流,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1)救人是我们的目地

第一天集会时下起了大雨,天国乐团每次演奏完一首曲子,路边一些挑动的人就开始乱叫了。也有行人谩骂的、有狂叫的,很多人都是慌慌张张的匆匆而过。带着采访任务的我就想:这种情况下怎么能采访到东西呢?当我意识到我是带着做事心而来时,我就对自己说:我来这儿的目地是救人!

调整好心态后,我把相机放進背包里(免得别人有戒备心),就开始跟一些观看的路人聊起来了,才发现有很多是想来听真相和了解法轮功的。他们的疑问,他们的盼望,令我感到自己来这的神圣使命感。我明白了这次活动的意义后,我就开始一个个的去讲了,语种还真不少:粤语、国语、韩语、英语、台山话、福建话、潮州话、客家话,虽然我不全会讲,但很奇怪我好象都能听懂他们的对话。我就顺着他们的对话,跟他们聊了起来。

更令我惊讶的是,在这种看似邪恶来势凶猛的情况下,居然有很多的路人敢顶着邪恶的恐吓接受我们媒体的采访,来表达他们是支持法轮功的。而我这次最大的進步是每当我采访完后,我都会问一句:“您退党了吗?”然后他们都起了名请我帮他们在大纪元网站作退党声明。

有一位在大陆原是省级机关干部的先生接受采访后对我说:“我很支持法轮功,也经常有法轮功学员说我很像法轮功学员,其实我觉得我不配,因为他们很伟大,什么都可以牺牲,而我做不到。”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总觉得还有什么话要跟他说。我就追上去,他正在上巴士,我把他拉了下来,告诉他:“我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我说:“您回去看看《转法轮》好吗?”他听后眼圈突然红了,对我说:“我试试吧。”我紧接着强调一句说:“你一定要看。”他说:“好吧,一定!”我这才放心的让他走,他连连回头说谢谢。

2)采访中的正念

每当在我采访一个人时,就会有挑动者过来对着被采访者说一些讽刺或恐吓的话,开始我只能正念支持被采访者,后来听同修的交流说对于一些专搞破坏的挑动者,只要对着他眼睛发正念,他马上就退缩。后来我一试,果然见效,但因欢喜心一起,居然好几个围了过来,我一双眼睛就对视不过来了。而这时我的被采访者正说到要点上,他绝对不能被干扰,我这一念一出,我就一边录音,一边对着挑动者发出清除邪恶的正念。不一会儿,这几个人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3)被蒙蔽者的可怜

假扮者的无知,挑动者的可怜,受蒙蔽者的语无伦次,令我觉得这些人的可悲。但在这次的经历中,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对于这些人师父都给予他们知道真相的机会。

一位操着福建口音的女人对发报纸的同修说她很支持法轮功,说愿意接受采访,而当接受我采访时,她又说她是法轮功学员。我只问了两个问题,她已经漏洞百出了,我知道她是被中共收买了假冒法轮功学员的。我就从做人要有基本的良知说起,谈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受迫害,从侧面给她谈受中共的收买是没什么好下场的,最后她说:“如果被它收买而做出伤天害理的事,那可真是缺德和无耻了。”我就对她说:“你明白就好。”她对我点点头说:“我明白了。”然后她与我挥手再见,就离开了现场。

第二天的集会,为了安全起见,警察已把我们的队伍和挑动者的人群分开在不同的马路边了。

我走到一堆操福建话的人群里,听着他们一时明白、一时糊涂而语无伦次的话语,我真觉得他们可怜。看着对面在炼静功的队伍,他们中的一个说:“你看法轮功多厉害,他们把太阳都给正出来。”一会儿又说:“你看这么多人炼,看来五湖四海都有人炼了。”我就顺着他们的话说下去,我说:“是啊,你看人家在那打坐多安静,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呢?”他们好象也在思考,但不一会又大骂出口了。对着这样的一群人,我真不知从何谈起。

我正想着不知如何跟他们交谈时,有一个指着我说:“你知道法轮功多厉害吗?他们动不动就叫警察捉人呢。”我正想顺着他们的话跟他们交谈时,一位同修看到我好象在孤军作战,就过来对他们说:“你们不打人,法轮功会报警抓人吗?”那些人发现我是法轮功学员,他们也就不怎么肯跟我交谈了,不过一个象是头儿的对我说了一句:“你们法轮功今天是全面获胜了。”后来听当地的同修说,这个头儿前几天可嚣张了,现在慢慢气焰就没了。

其实这是一群挺可怜的人,无论是在中国还是逃到了海外,他们都是生活在社会的低层,为了一点金钱利益,现在又被中共利用。但我们还是没有放弃救他们。

4)邪恶看似来势凶猛,其实不堪一击

在第一天的集会后,我们得到中共特务要在第二天如何行动的消息,媒体马上就给予了曝光。到了第二天,他们什么招都使不出来了。

在集会期间,一个特务就站在我们两位女同修面前津津乐道的用电话汇报着情况。汇报完后,一位同修就对他说:“你辛苦了,汇报得这么卖力。”另一位同修就给他照相,他紧张得赶紧双手捂住脸就逃跑了。

一个中年妇女在一堆人群里说:“我就是法轮功学员。”接着就讲一些诬蔑大法的话,一位穿便装的同修就质问她:“你真的是法轮功学员吗?让我拍个照。”她马上就逃了。

5)大法弟子要更精進

这次有机会与一些纽约的同修在一起交流,受启发很深。有位同修交流说,这次的机会是给众生的,也是给我们大法弟子的,因为看到了很多以前不出来讲真相的这次出来了;看到以前不怎么精進的这次变的精進了;而精進的就变的更精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