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回忆师尊在广州传法的片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慈悲伟大的师尊从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期间,先后在广州办了五期传法班。法轮大法在南粤大地洪传,并深深的扎下了根。我有幸参加了广州的传法班,现在回想真是觉的太幸福了,这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时光和记忆。

我是个自幼多病,长年以药为伴的药罐子。尤其在参加工作以后,身体每况愈下,由于吃药不怎么见效,就对气功及养生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气功在中国社会出现高潮,各类功法层出不穷,我参加了许多班,都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有的气功班还变成教人治病,更是害人不浅,自己的病没治好,还把别人的病也招来了。就这样转了几年一无所获,对气功失去了信心。但冥冥中,我仍觉得好象在寻找着什么。

一九九三年,我在亲友的介绍下参加了广州的传法班。传法班上,师尊的讲法令我耳目一新。师尊讲他是在高层次上讲法,并说修炼要修心。这是我在别的地方没听说过的,我心情非常振奋。而且传法班上,师尊帮助学员清理身体的神奇效果,也是其他气功师做不到的。

记得一次在上课中途休息的时候,师尊走下讲台向学员了解情况,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师尊,真是惊讶:师尊这么年轻,身体高大伟岸,气色非常好。师尊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逢问必答,学员的情况什么都知道。

九节课下来,我的身体焕然一新,严重的失眠、胃病及许多说不清的不适一扫而光,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从此我与药断绝了来往,修炼十多年再没吃过药。最重要是我得到了能够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这就是我要找的。

下面我把我知道师尊在广州的传法的片段写下来,意在抛砖引玉请当时参加过班的同修都来参与,写出自己的经历,共同见证这段珍贵的历史过程。

播下种子

师尊在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应广东省气协的邀请来广州举办第一期传法班。当时的办班地点在市中心的一个工厂里,有约二百人参加,这期传法班播下了大法在南粤大地的种子,大家人传人,渐渐在华南地区传开。

第二期传法班在省总工会礼堂举办,当时有七百多人参加。当时正处在所谓改革开放初期,广州人的思想重心都放在如何赚钱上,师尊讲法一时听不明白。师尊就因势利导循循善诱,引导学员明白修炼的意义和如何修炼。渐渐大家如梦初醒,知道了修炼的意义,很多气功迷知道了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也开始认真听师尊讲法。

法轮大法在南粤开始蓬勃发展,有缘人纷纷走入大法修炼,许多人通过炼功得到健康的身体,一些被医院判为不治之症,如癌症法治愈了,下肢瘫痪恢复了行走。更多人的道德回升,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做好本职工作不争名,不为利。不断的向更高的道德境界升华,对当时社会的道德回升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被迷住本性的人渐渐苏醒。

上白云山

在广州第三期传法班期间,广州学员见师尊办班讲法很辛苦,就建议师尊利用办班的空余时间到广州市近郊的白云山走一走,休息一下,师尊欣然同意。

一天上午,有学员找来了面包车,车上坐着师尊,随师尊办班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广州学员来到白云山脚的缆车处,坐缆车上了白云山摩天岭。经过“鸣春谷”,广州学员买票让大家進去观赏,师尊一看票价五元,就说:这么贵,别去了。后来见已经买了就進去了。师尊处处为学员着想,尽量不增加学员的负担。

后来转到一个有几个人面对太阳打坐的地方,师尊带我们离开一段距离,悄声说这都是修不成的。现在明白了,没有大法指导,不修炼心性都是修不成的。下山途经“能仁寺”,原寺已不存在了,只在原址处放了一个“功德箱”收钱,有学员向师尊介绍这里原来有个“能仁寺”。师尊笑着说:你看它管你要钱。说着就把那个地方的邪灵、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清理了。师尊告诉大家,白云山原来也是修炼的地方。

大家随师尊下山回家了。一路车上,大家都溶合在祥和的气氛中,谁也想不起说话,都感觉很幸福,很舒服。回到师尊的住地,师尊看着大家都离开了,才转身上楼休息。

大法只传人

广州第四期传法班的办班地点,开始邀请单位宝林气功学校(广东省气协的负责办班单位)选在老地方省总工会礼堂。师尊一下火车就到办班地点去看了一下,这个礼堂刚刚办过所谓的“××班”,地方很脏,就要求改地方。后来找到广州市委礼堂讲了一天课,最后在军区的后勤部礼堂把课全部讲完。

期间发生了一个小事,一般为了方便学员,工作人员在办班前后和课间都会卖些大法书和资料。一天午餐过后,一工作人员在门口卖书,由于天气比较热,来买书的人也比较少,工作人员就有些昏然想睡的状态,这时迷糊中见来了俩个穿绿衣服的人,说要买大法书,工作人员正准备把书交给他们时,发现他们不是人,是礼堂前的两棵榕树,就没有把书交给它们,告诉它们,大法只传给人。它们就走了。

广州第五期传法班的插曲

广州第五期传法班是在广州市体育馆举办的,场地可容纳五千多人,也是国内最后一个传法班。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以至海外都有人来参加班,一票难求。开班后有一些人没票,久久不愿离去,最后在旁边的小馆场安装了同步播放电视转播才解决问题。

关于这次办班情况的文章比较多,这里就写一件小事。开班前,广东省气协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有一个从河北来的小青年,大概十六、七岁,听说师尊要在广州传法,就带着妈妈给他做的一袋馒头,坐火车来广州听法。由于小青年没什么钱,买了票就没钱找地方住了,气协的人就安排小青年住在气协的办公室房间里睡下。小孩来的比较早,离开课还有一段间,他带的馒头都长绿毛了还在吃。广州学员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把这个小青年接过来,安排好生活,让他安心听法。后来工作人员向师尊反映了这个情况,师尊当时就流泪了,告诉小孩要好好修。办班结束后广州学员还出钱买火车票让小孩平安回到家。

在讲法期间,师尊的吃住都很简陋,经常住在小招待所,吃方便面。但是师尊衣着总是非常整洁得体。记的一次为见师尊,我穿的比较庄重,师尊表扬我穿的比较合适,告诉大家要注意形像。

今年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洪传大法二十周年。师尊心系宇宙,苦心救度众生,为众生承受无以言表的巨难。我作为一个受益者,一个大法弟子每每想起师尊为众生,为我们承受的巨难都会泪流满面。也为自己做的不好,不够精進,走过弯路而愧疚。值师尊洪传大法二十周年写下此文,为见证这段历史,鼓励自己要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圆满随师还。

注:文中师尊的话只是大概意思,不是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