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十八年前我亲见传法场上殊胜景象

石家庄法轮大法讲法传功班的亲身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早在九三年,我父亲就在某气功杂志上见过介绍法轮功和师父的文章,觉的很神奇,便四处打听办班消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就有幸得知天津要办讲法班,当时老父亲正发着高烧,几乎不间断的咳嗽,吐痰,坐都坐不住,痛苦之状无以言表,但说什么也要参加学法班,非去不可,而且无论如何也不让我们任何人请假陪同,我们全家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执拗不过他,只好忧心忡忡的把老人送上了开往天津的列车。看着他半躺着斜靠在车窗上的身影,我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底:“他能撑住吗?万一……”当时这个揪心哪。

几天后父亲跟换了个人似的,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回到家中,向全家人讲述他参加学法班时,身体上种种神奇变化的经历,并带来令大家都兴奋不已的消息——师父近期将到石家庄来办班传法。

苦寻觅 终得正法大道

那是在九四年初,春寒料峭之际,闻听师父来石家庄传法教功的消息兴奋不已,立即奔走相告,将生活在不同省份的亲人及其子女都通知来参加学法班。

开班那天上午,在省军区礼堂前聚集了好几千人。不一会儿,从远处驶来一辆白色面包车,缓缓停在礼堂门前,大家顿时眼睛一亮,只见身材伟岸、高大挺拔的师尊,身着浅咖啡色夹克上衣,从车里出来,白里透红的面庞上带着慈悲祥和的微笑走向礼堂,人们便潮水一般地跟在后面鱼贯而入。

第一堂课,师父便娓娓道来,将博大精深的法轮佛法介绍给所有到场的人们,我们都被深深的吸引和震撼。

接下来,我参加了在棉二礼堂办的传法教功班,我感到心灵深处从未有过的惊奇和强烈的震撼。几千人的大礼堂里鸦雀无声、宁静而祥和,聆听着师父阐述法理,见到了许多令人惊喜和神奇的景象:礼堂里见到数不清的一尺多高的浅黄色人形光影不停的飘来飘去,后来得知,那是师父数不清的法身在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时而祥和,时而风趣幽默,令人耳目一新。学员们来自全国各地,相互之间说话都彬彬有礼,互相谦让,让人感觉人与人之间是那样的纯洁和美好。

我身边坐着的是位北京来的小伙子,他和北京一起来的几位同修已经跟了好几期学法班了,还在不停的跟班学法,师父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儿听法。他发现我还没有法轮章时,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佩戴的法轮章取下赠给我,又将他录制的讲法录音带借给我回家翻录,并教给我如何制作大法轮,将比例和尺寸教给我。我与他素昧平生,让我感受到修炼人那颗金子一般的心,与现实社会的自私自利、尔虞我诈形成了太鲜明太强烈的对照,我不由得感慨万千。这个功法真好,真神奇,真伟大,能使现实社会人心向善。

师父坐在讲台上,我看到巨大无比的浅黄色光柱穿过大礼堂顶部直通天外,师尊身后重重叠叠的厚厚光影构成的另外空间的奇特景象,隐隐约约好似成千上万装扮不同的各路神仙陪伴左右。这太令人震撼了,一起来的家人们也都激动不已,我们苦苦寻觅到如今,终于找到正法大道,找到了能真修正法的机缘啊!

我的外甥女和侄儿也有幸参加了学法班。侄儿当时就开了天眼,他看到师尊身上爬满了手指高的小婴孩,在师尊身上不停的淘气:有的在师尊鼻子上打滑梯,有的拽着师尊头发“打秋千”,有钻耳朵、钻鼻子的,玩什么的都有,侄儿当时不到六岁,从未见过这种景象,于是吓得悄悄的哭起来,他父亲问他为什么哭,他就把他见到的景象说了出来。我们坐在他身边,都好奇的听着,然后都告诉他不要怕,是开天眼了,是好事。过了两天,孩子还是害怕,老想哭,师尊就把他的天眼关了,他再也没看到什么,也就不害怕,不再哭了。

九天学法班结束了,所有的学员都强烈的感受到心灵的震撼,身心的神奇变化巨大无比。

学法班结束后,学员们都争先恐后要求与师尊合影留念,于是专门安排了半天时间在体育馆广场上照像。师尊始终慈悲的微笑着,满足了几千学员的要求。我当时想,师尊这么有耐心,这来回来去的被学员拉着照像,好几个小时得不到一分钟休息,换个人早就不耐烦了,可师尊如慈父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不吭一声慈悲祥和的一直坚持到最后。师尊太慈悲了,不过也真让人心疼啊。

大家期盼着师尊来年再来传法。但由于种种干扰未能如愿。

大法多么神奇,师尊多么慈悲伟大,还有太多的故事不能一一叙述。每位修炼者都有数不清、说不完的大法神奇的故事啊!